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0章 三個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0章 三個女人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3章第二卷總裁歲月

第60節第60章三個女人

這天下午,黑鐵膽還帶著白如玉一塊兒到北京大學辦理了自學考試的相關手續。

白如玉說,鐵膽,不錯啊,要學本科了。

黑鐵膽說,不學不行啊,你都研究生了,我才是個中專生。

白如玉說,其實,我這個研究生還沒有你看的書多。

黑鐵膽說,我那是瞎看,不系統。

白如玉笑咪咪地看著黑鐵膽說,好好學吧,我支持你。對了,自學考試有外語,外語過了,再通過論文答辯,就可以拿到學士學位了。

黑鐵膽說,我黑鐵膽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外語來找我說話。

白如玉笑笑說,沒事,我幫你。

黑鐵膽說,好好,一言為定。

這天晚上,黑鐵膽和白如玉就離開北京去了上海。

江白帆本是要來送行的,但他的胃部實在是疼,只好在電話中同黑鐵膽講了不少抱歉的話。

黑鐵膽說,白帆啊,這幾天沒少麻煩你,我真是有點過意不去了。肚子痛,也得好好檢查一下。這樣吧,方便的時候,回中州一趟,咱哥們兒再好好聊聊。

江白帆嘴上沒說,心裡在想,哪裡是肚子痛啊,分明是心在痛。

江白帆原本想在電話中在同白如玉說幾句,可他覺得實在是無話可說,也就同鐵膽說拜拜了。

江白帆在心裡為自己打氣,男子漢當以事業為重,兒女情長的事,還是讓鐵膽和白如玉這些小地方的人們去弄吧。他江白帆在中組部工作,那是註定要干出一番事業的。

想是這樣想,但胃還是一直痛。看來,兒女情長這種事,不是你想拋開就能拋開的。

經過在外面20多天的實地考察,更加堅信了鐵膽對白沙老酒「提度提價」的設想。鐵膽決定,一回到家就對杜天堂暢開地談。

黑鐵膽他們剛回到白沙集團,杜天紅就迎了出來。

杜天紅的眼光在黑鐵膽和白如玉的臉上來回端詳,似乎要從中撲捉一些什麼。

黑鐵膽當然從杜天紅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疑慮,他雖然心裡有些發虛,但他也只得主動迎上杜天紅的目光說,天紅啊,這些天,集團的事,挺忙吧?

杜天紅拿眼睛的餘光掃著白如玉說,家裡是忙,不過,你們在外面更辛苦。

杜天紅髮現白如玉的脖子上新戴了一塊玉佩,心裡就咯一下。她在想,不會是黑鐵膽送給白如玉的吧?

杜天紅的擔心並不為過,在北京的時候,白如玉給黑鐵膽買了一件風衣。到上海的時候,黑鐵膽就給白如玉挑了一塊玉佩。這塊玉佩據店家講,是產自河南省南陽市獨山上的「獨翠」,產量極少,是玉石中的精品。商家還講,玉石講究的是高料精工,玉料好只是一個方面,還有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要有高手來加工。這塊玉佩,是河南鎮平縣的老玉雕大師黃金剛用「昆吾刀」手工打磨出來的,那自然是身價百倍,彌足珍貴。不過,今天正好是我們店開業10周年的店慶之日,所有商品都是特價。你們算是趕上好時候了。這塊玉佩,我們只賣8888塊錢。如果你們明天再來,那就是18888塊錢了。

黑鐵膽並不知道獨翠,也不知道黃金剛,更沒有聽說過昆吾刀,但聽了店家這一番話,鐵膽就明白,獨翠了,黃金剛了,昆吾刀了,那肯定都相當了得。不過從讀心術的角度講,這也許是店家在自吹自擂,想賣個好價錢。特別是一對青年男女前來,那對店家來說,自然是約好的商機。

黑鐵膽想,上海的店家自然是懂得消費心理學的,因此,鐵膽就故意隨便地掃了一眼說,這能是獨翠,能是黃金剛的作品?算了,我們還是到別處去看看吧!

白如玉已經喜歡上了這塊玉佩,她顯得有些遲疑地說,再看看?

黑鐵膽說,當然了,走。

店家忙追出門外說,玉是有靈性的,講究一個緣分。既然這位女士喜歡這塊玉佩,那價格的事,好說。咱們可以商量嘛!5888塊錢,怎麼樣。我這可是成本價了,誰讓今天碰上有緣人呢!

白如玉就想回頭,鐵膽卻拉上他的手大步往另一個玉器店走去。

店家已經追到了二人的前面說,二位留步,我看這位男士氣度軒昂,這位女士秀外慧中。這樣吧,我也不說成本家了,算是交個朋友,以後還望二位多多關照小店的生意。

店家故意湊近鐵膽小聲說,3888元,什麼也不講了,算是老哥我送給這位女士的。

黑鐵膽故意問,多少?大聲點!

店家說,不能讓同行們知道這個價,不然的話,我會挨罵的。我剛才說的是2888元。

黑鐵膽說,不會吧,就那麼一塊小小的玉佩,還要這個數。

店家說,算了,交個朋友,以後多光顧。1888元,送給二位了。

到最後,這塊高料精工的玉佩以888元成交。白如玉要去付款,鐵膽笑著說,如玉啊,你可不能打擊我作為紳士的風度啊!

走在街上,白如玉傍著黑鐵膽的胳膊說,鐵膽啊,今天真讓我大開眼界埃沒想到,你還是一個殺價的高手。

黑鐵膽說,雖說黃金有價玉無價,但任何商品都會有它一個相對合理的價格。你可不能聽店家瞎掰,南京到北京,買家沒有賣家精。

白如玉說,服了你了!

黑鐵膽本想再給杜天紅買塊玉,但同著白如玉的面,他又不便如此。後來,鐵膽又想,如果白如玉戴上這隻玉佩,他再送給杜天紅一塊玉,那怕是不同性質的玉鐲,也怕杜天紅多心。想到這裡,鐵膽就放棄了紅杜天紅買玉的打算。

晚上,鐵膽一個人又跑到了號稱不夜城的上海南京路,在第一百貨,鐵膽給杜天紅買了一塊1680元的瑞士手錶。給妹妹阿雪賣了一件價值999元的玉鐲。

三個女人,杜天紅1680元,阿雪999元,白如玉888元。

雖然黑鐵膽與杜天紅之間並無任何與愛有關的承諾,但黑鐵膽知道杜天紅喜歡自己,早已把他看成了戀人。而他黑鐵膽也對杜天紅很有好感。另外,此前,他們倆到底還發生過一次親密的接觸。

這次外出,他把杜天紅與白如玉做了比較,他發現,他對這兩漂亮女人的感情是不同的。對杜天紅,他更多的是敬佩,而對白如玉,他更多的是情愛。

但不管怎樣,黑鐵膽總覺得,他對人家杜天紅是有些不公平的。心裡有愧啊,一狠心,就買了一塊相對是天價的手錶。

黑鐵膽回到白沙集團后,杜天紅與白如玉如果碰了面,杜天紅就會不自覺地看端詳白如玉脖子上的玉佩,而白如玉也會有意無意地瞄一眼村天紅剛戴上的瑞士表。

黑鐵膽就想,女人啊,女人!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