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67章 拿文化說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7章 拿文化說事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3章第二卷總裁歲月

第67節第67章拿文化說事

接下來,周思源又給杜天龍、白崇光、李大白等人每人敬了一大杯。大家喝罷酒喘息片刻,便聊起了中國的酒文化。

周思源說,中國人,不喝酒可不行,不喝成更不成。我聽說,一人醉酒後立於一棵小樹旁便解,完事後不慎把小樹揶於腰間,一時難以脫身,竟大聲喝道:「都喝成這樣了還不讓走。」最後竟下意識地打了110報警。

李大白說,這種事不誇張,在我們的周圍常有這種經典鏡頭。

為了盡量少喝酒,這天晚上黑鐵膽就盡量多說話。

黑鐵膽吃了一口菜說,賈平凹《廢都》中有一句順口溜:「革命小酒天天醉,喝壞黨風傷了胃。喝得老婆背靠背,老婆告到紀檢會。書記說:該喝不喝也不對!」

此言即出,便被人們竟相演繹,在網上看到一則很完整的改寫版:「革命的小酒天天醉,喝紅了眼睛喝壞了胃,喝得手軟腳也軟,喝得記憶大減退。喝得群眾翻白眼,喝得單位缺經費;喝得老婆流眼淚,晚上睡覺背靠背,一狀告到紀委會,書記聽了手一揮:能喝不喝也不對,我們也是天天醉;老婆告到人大常委會,人大主任說:這筆開支早就在預算內;老婆告到婦女聯合會,婦女主任說:我家那位也是天天醉;老婆告到市委聯席會,市委書記說:喝死了我們為他開追悼會。

周思源說,所以說嘛,如果人們都戒酒了,那咱們怎麼辦?白沙和宋河也只能是關門了!

杜天龍說,就是,咱們做酒的,就是要鼓勵人們喝酒、拚命喝酒!

黑鐵膽見杜天龍被人家周思源牽住鼻子,忙岔開話題說,剛才咱們說到的這個淳于髡,根據《史記》上的記載,雖然出身貧賤、其貌不揚,卻博學多才,成就了一番大事業。

司馬遷說他是齊國的一個入贅女婿。身高不足七尺,為人滑稽,能言善辯,屢次出使諸侯之國,從未使國家受過屈辱。

齊威王在位時,喜好說隱語,又好徹夜宴飲,逸樂無度,陶醉於飲酒之中,不管政事,把政事委託給卿大夫。文武百官荒淫放縱,各國都來侵犯,國家危亡,就在旦夕之間。

齊王身邊近臣都不敢進諫。淳于髡用隱語來規勸諷諫齊威王,說:「都城中有隻大鳥,落在了大王的庭院里,三年不飛又不叫,大王知道這隻鳥是怎麼一回事嗎?」

齊威王說:「這隻鳥不飛則已,一飛就直衝雲霄;不叫則已,一叫就使人驚異。」於是就詔令全國72個縣的長官全來入朝奏事,獎賞一人,誅殺一人;又發兵禦敵,諸侯十分驚恐,都把侵佔的土地歸還齊國。齊國的聲威竟維持達36年。

周思源說,這傢伙是厲害。

因為黑鐵膽對王大森傳授他的讀心術做了深入研究,而這個淳于髡恰恰又是一位「讀心」的高手,因此黑鐵膽對他很熟悉。

因此,黑鐵膽就說,淳于髡這個人可是精通讀心術的大腕,通過察言觀色,一問一答,他就能把對手看個透。

周思源問,他有那麼厲害嗎?

黑鐵膽說,那是當然了,剛才那個例子,他為什麼用打比方的辦法來勸解齊王,那還不是怕直接提意見傷了國君的面子。在這一點上,他和齊國的那個鄒忌很像啊!都是諷諫的高手。

周思源說,不錯。

黑鐵膽又說,又有一次,那是齊威王八年吧,楚國派遣大軍侵犯齊境。齊王派淳于髡出使趙國請求救兵,讓他攜帶禮物黃金百斤,駟馬車十輛。

淳于髡仰天大笑,將系帽子的帶子都笑斷了。

威王說:「先生是嫌禮物太少么?」

淳于髡說:「怎麼敢嫌少1

威王說:「那你笑,難道有什麼說辭嗎?」

淳于髡說:「今天我從東邊來時,看到路旁有個祈禱田神的人,拿著一個豬蹄、一杯酒,祈禱說:『高地上收穫的穀物盛滿篝籠,低田裡收穫的莊稼裝滿車輛;五穀繁茂豐熟,米糧堆積滿倉。』我看見他拿的祭品很少,而所祈求的東西太多,所以笑他。」

於是齊威王就把禮物增加到黃金千鎰、白璧十對、駟馬車百輛。

淳于髡告辭起行,來到趙國。趙王撥給他十萬精兵、一千輛裹有皮革的戰車。楚國聽到這個消息,連夜退兵而去。

這仍是一次諷諫,這也是他講話的慣用手法。在讀心術上,他還有更絕的。

齊宣王即位之初,貪於酒色而不重視人才。當時魏國的梁惠王在各國用重金厚禮招納賢士,知名的學者鄒衍、淳于髡、孟子等人都到了魏國。

淳于髡剛到了魏國時,在梁惠王的兩次接見中都一言不發。

事後,梁惠王十分不解,有人對他說,淳于髡善於「承意觀色」,之所以在接見時沉默不語,是因為發現惠王心神不定,一直在思考駕車打獵、音樂娛樂之類的事情。

惠王聽后,十分驚訝,坦然承認第一次接見時,恰好有人獻上了一匹好馬,第二次時,又有人進獻舞伎,所以自己兩次都心不在焉。惠王感嘆淳于髡「誠聖人也」,再次接見了淳于髡,兩人一連交談了三天三夜而毫無倦意。

梁惠王對淳于髡的才學十分佩服,想任他為卿相,淳于髡推辭不就。在魏國期間,雖然魏王對他禮遇優厚,但他不為所動,一直沒有出仕做官。

周思源感慨道,厲害,太厲害了。就連人家心裡想的是馬,是歌舞他都能看透。太不可思議了!

周思源說到這裡,突然一拍大腿說,光聽黑總發表高論了,我們董事長的心情還沒有表達呢。哥幾個,你們也給黑總他們敬酒啊!

同桌的宋河集團的那幾個副總就紛紛說,就是就是,我們都聽迷了,把主題給忘了。黑總真是太厲害了!

黑鐵膽連忙起身說,好好好,不過,咱們可是惟酒無量,不及亂啊!這是孔夫子說的。另外,咱們也得記住淳于髡的話,酒極則亂,樂極則悲啊!

周思源說,就憑黑總今天晚上這番話,我們也決不會讓你們多喝!

黑鐵膽說,這就對了,細水長流,天長地久!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