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5章 是離間還是炒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5章 是離間還是炒作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3章第二卷總裁歲月

第75節第75章是離間還是炒作

王效金一輪敬下來,大家都有了幾分酒意。

王效金高興地說,好好,黑總啊,誰說你酒量不行?一杯下去了,氣都不帶喘的?!

黑鐵膽搖了搖頭說,不行了,頭暈眼花了!

王效金拿起筷子說,來,弟兄們,吃點菜,壓壓酒。

這一桌子菜,可是正宗的「淮陽菜」。

王效金說,今天到了安徽,就讓弟兄們好好嘗一嘗這淮揚菜中的「三頭」。

杜天龍問,三頭,都是哪三頭?

王效金笑笑說,清蒸蟹粉獅子頭、扒燒整豬頭、拆燴鰱魚頭。

黑鐵膽說,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扒燒整豬頭啊,這麼大,好傢夥!

王效金說,這是揚州菜中工藝極為複雜的功夫菜,取新鮮豬頭,刮洗凈,取下雙耳,去骨去腦,入清水浸泡。待漂盡血污后,入沸水鍋中焯20分鐘左右,撈出,再入清水中漂洗。接著,剜去兩眼,除去睫毛、舌苔,再將整豬頭放入清水鍋中焯燒兩次,約七成熟時出鍋,在鍋中重換清水。鍋內放竹墊,上鋪薑片、蔥段、香料袋、少許醋,將豬頭放進后加鍋蓋用大火燒煮至熟透,再以文火燜4小時,直至肉酥爛,湯汁稠,即可上桌。

黑鐵膽說,好好,我已經忍不住了。聞一聞奇香撲鼻,看一看垂涎欲滴。

黑鐵膽嘗了一塊肉,感到其味道濃厚,甜中帶咸。果然是上品。

王效金說,這樣的豬頭,有人說它是「食之越年,尚齒頰留香」!

大夥吃了一會菜肴,王西山又起身給大家敬酒。他這一次的力度雖然沒有王效金來的大,但也足夠讓人膽戰心驚的了。他用的是高腳玻璃杯,這一杯下去,足足有三兩。

黑鐵膽想,酒不能這樣的喝的,剛才已經有半斤了,這再喝三兩,那就是八兩了。後面還有兩位副總沒有敬呢,這要是喝下來,每個人豈不要在一斤以上了?

想到這裡,黑鐵膽就說,王總啊,我的酒量有限,已經不行了。你總不能看著弟兄喝趴下吧!?這麼好的菜,你總得讓我每一樣嘗一嘴吧?!

王效金說,好,西山啊,那就少整點。多吃菜、少喝酒,聽老婆的話、跟黨走嘛!

王西山說,那行,我喝滿的,給弟兄們敬半的。

雖然減成了半杯,但也有一兩多啊!

黑鐵膽接過酒杯,裝作極為難受的樣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喝了下去。

王效金說,好好,不錯,鐵膽不錯。

待杜天龍、白崇光和李大白他們都喝完了,王效金又大聲地說,鐵膽啊,都是自己弟兄,你現在每年拿多少工資?

黑鐵膽沒有想到王效金會問到這個話題,略一沉思說,王總,我們幾個都是集團的副總,其中,白崇光老大哥拿的是年薪,每年100萬。我們幾個,分的是紅利,每人佔總股份的0.5%。一年下來,差不多也是100萬吧。

王效金一拍桌子說,100萬太少。鐵膽啊,我這人說話不喜歡拐彎抹角,這樣吧,我真誠地邀請你加盟我們古井,年薪不低於300萬。你看怎麼樣?

黑鐵膽見王效金如此真爽,只好笑笑說,王總啊,我們集團的杜總對我不錯,還有,我們在座的這幾位副總們也相處得很好。因此上,我從來也沒有想要離開白沙的念頭。謝謝王總對我的偏愛了!我剛才也說過,外因的作用至關重要。也許離開了白沙,我就什麼也不是了。

王效金大手一揮說,不急,不急,我的話是永遠算數的,我們古井的門也永遠對你開放。有什麼想法,你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

黑鐵膽點了點頭說,好的,好的。

李大白聽了王效金的話,頗為不解。當著他們的面,王效金為什麼這麼講呢?莫非,他看到黑鐵膽是個人才,故意用一招「反間計」,想在杜天堂和黑鐵膽之間製造矛盾,讓白沙集團起內訌,從而在競爭中擊敗白沙集團?!

如果是這樣,這個王效金可太不地道了!

席間,杜天堂借故出去了一趟,他是特意給杜天堂打電話的。

杜天龍在手機中有些急切地對杜天堂講,哥,這次外出我看到很多情況,必須儘快向你彙報!

杜天堂呵呵一笑說,天龍啊,怎麼,你也受到刺激,得到啟發了。有什麼發現,說說看。

杜天龍說,哥,我覺得黑鐵膽這小子很可能是咱們白沙集團的內奸。

杜天堂說,天龍啊,怎麼能這麼講呢?

杜天龍咬著牙說,我是有根據的。在宋河集團,那個周思源,是他們的副總,私下和黑鐵膽談話,被我聽到了。說宋河的董事長想請黑鐵膽到他們宋河來,年薪是200萬,職務是總經理。現在,我們是在古井集團,這裡的董事長王效金居然當著我們的面公開邀請黑鐵膽加盟他們古井,職務自然仍是總經理,年薪他媽的說是300萬!

杜天堂說,有意思。黑鐵膽是怎麼說的?

杜天龍說,這小子反覆表示他從來也沒有離開過白沙集團的打算。不過,誰知道他心裡是怎麼想的。

杜天堂笑笑說,天龍啊,今天這個話你不能再對任何人講。你能想到這一層,說明你開始進步了。很好。

杜天龍說,哥啊,我總覺得這個黑鐵膽就是咱們老杜家的剋星,以後對他你可得當心點。

杜天堂說,好了,好了,我心裡有數。

杜天堂掛了電話,點上一根煙悶著頭抽了一會兒。

他在想,杜天龍剛才說的這個事的確是個事。

宋河和古井都力邀黑鐵膽加盟,如果認真分析起來,怕是有三情況。

第一,說明黑鐵膽這個人是有大才的,別人是真心實意邀請他的。第二,也許是別人用的離間計,在白沙集團發展勢頭最好的時期,想挑起集團內部的窩裡斗,以更渾水摸魚。第三,也許是黑鐵膽不甘於副總這樣一個現狀,利用別人來抬高自己的身價,從而來將他杜天堂的軍。這,是一種炒作。

想來想去,杜天堂覺得,這三種情況都有可能。但不管怎麼說,黑鐵膽的確是個難得的人才。這幾年白沙集團的發展,客觀上講,黑鐵膽是居功至偉。不過,至於說他黑鐵膽是個陰謀家、野心家,甚至要背叛他杜天堂、背叛白沙集團,那倒不至於。從骨子裡講,黑鐵膽不是這樣的人。

想到這裡,杜天堂覺得,應當好好地考慮一下對黑鐵膽的使用問題了。

這天晚上,黑鐵膽躺在古井賓館那舒服的大床上,卻久久不能入睡。喝得太多,胃裡難受啊!

黑鐵膽就在想,自己的那個老同學石磊果然不錯,看來是真的給宋河了、古井了等酒廠打過招呼了。因為這裡的老總對他黑鐵膽表現出了格外的垂青。

黑鐵膽想,石磊是不可能認識周思源、王效金他們的,但石磊是k省省委副書記汪大洋的秘書,也許他是通過河南和安徽的省委辦公廳的夥計們給這些酒廠打了招呼。看來效果不錯,周思源和王效金他們對他黑鐵膽的所思所想那是心領神會啊!

黑鐵膽覺得這個石磊真的夠意思,是真哥們!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