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79章 高山流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9章 高山流水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3章第二卷總裁歲月

第79節第79章高山流水

這天晚上,花莎莎安排黑鐵膽他們在高爐酒店下榻用餐。

餐廳的前面還有一個小型的舞台,黑鐵膽他們一邊吃飯,一邊看節目。

其中的一個節目,黑鐵膽覺得是花莎莎特意安排的,那就是戲曲《花木蘭》選段。

但見一位漂亮的姑娘身穿戲衣,略施粉黛,唱腔洪亮,字正腔圓。「花木蘭羞答答施禮拜上——尊一聲賀元帥,細聽端詳,陣前的花木利就是末將,我原名叫花木蘭那,是個女郎。

都只為邊關緊,軍情急,徵兵選將,我的父,在軍籍就該保邊疆,見軍帖不由我愁在心上,父年邁弟年幼,怎敵虎狼?滿懷的忠孝心烈火一樣,要替父去從軍,不容商量。

我的娘疼女兒她苦苦阻擋,說木蘭我發了瘋啊,言語癲狂,為從軍比古人我好說好講,為從軍設妙計女扮男裝,為從軍與爹爹俺比劍較量,膽量好,武藝強,喜壞了高堂,他二老因此上才把心來放。

花木蘭藹—花木蘭改木利,我的元帥啊,恁莫怪俺荒唐——自那日才改扮哪喬裝男子,越千山涉萬水親赴戎機,在軍陣常擔心哪我是個女子呀,舉止間時刻刻怕在心裡,惟恐怕被發覺犯了軍紀,貽誤了軍情事難退強敵。

那一日在軍陣中箭傷臂,蒙元帥來探病又把親來提,那時我賴箭傷裝腔作勢,險些間露出來女兒痕,隨元帥十二載轉回故里呀,收拾起紡織台哪嗨嗨咿呀嗨,穿上我的舊時衣呀——」

黑鐵膽帶頭鼓起掌來,他對同桌高爐集團的朋友們說,這小姑娘唱的真不錯。花莎莎呢,這一齣戲,她應當好好聽一聽啊!

高爐集團一位姓劉的副總對黑鐵膽笑笑說,黑總啊,舞台上的這位花木蘭就是我們的花莎莎副總,她是特意為你登台獻藝的。

黑鐵膽不由大吃一驚,是嗎?真沒想到,她唱得這麼好。出乎意料,出乎意料!

黑鐵膽一邊說,一邊就起身鼓起掌來。

舞台上的花莎莎也把雙手搭在胯旁,給他們施了一個禮,道了一聲萬福,還似乎對黑鐵膽做了一個鬼臉。

花莎莎卸下戲裝,洗把臉,就又來到了黑鐵膽他們這邊。

黑鐵膽再次輕輕鼓了鼓掌說,花將軍,你真是太厲害了!

花莎莎笑笑說,這段話,正好是花將軍對賀元帥唱的。我唱給你聽,算是戲有所值。

黑鐵膽歪了歪腦袋說,我們這個黑姓,本來就是念作賀的。花將軍唱給我,正好。不過,我去提過親嗎?

花莎莎起身說,我白唱了,算是對牛彈琴!

黑鐵膽故意說,我還以為是高水流人呢!

兩個人的對話引得眾人哈哈笑了起來。

花莎莎說,黑元帥,小女子唱得如何?

黑鐵膽說,好啊,超級的!

花莎莎就倒了一大一小兩杯酒說,黑元帥,我唱的好,我也希望你喝的好。我的酒量一般,這兩杯,我喝小的,你喝大的。

黑鐵膽說,我覺得男女平等是天理,尤其在喝酒上,不能有性別歧視。

那位姓劉的副總說,黑總啊,我們花總畢竟是女同志,她能用小杯喝,就相當不錯了。

黑鐵膽也捏著嗓子唱起了《花木蘭》中的唱詞,「劉大哥講話理太偏,誰說女子享清閑,男子打仗在邊關,女子紡織在家園,白天去種地,夜晚來紡棉,不分晝夜辛勤把活干,將士們才能有這吃和穿,恁要不相信啊,請往那身上看,咱們的鞋和襪,還有衣和衫,千針萬線可都是她們褳藹—有許多女英雄,也把功勞建,為國殺敵是代代出英賢,這女子們哪一點不如兒男——。劉總啊,你說,女子哪一點不如兒男?」

劉總笑了笑無言以對,倒是花莎莎鼓起掌來,她連聲說黑鐵膽唱的好。

黑鐵膽就說,既然這樣,咱們兩個要麼都用小杯,要麼都用大杯。

花莎莎說,好,都用大杯,誰怕誰呢?!

花莎莎和黑鐵膽都拿起大杯,當一碰,雙雙一飲而荊

李大白點點頭說,黑元帥與花將軍真的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啊!

黑鐵膽說,同道中人,同道中人。

這天晚上,大家又說又笑,喝了不少。

最後,黑鐵膽沒有醉,倒是花莎莎有些腳步踉蹌了。

花莎莎還給黑鐵膽撥了一次手機,並大聲說,這是花將軍的號碼,黑元帥可得記准了。別哪天給你打電話,裝作不認識。

黑鐵膽說,豈敢,豈敢,打死也不敢。花將軍來電,那一定是烽火狼煙,有重大軍情。

第二天上午,花莎莎又帶著黑鐵膽他們在雙輪池集團里轉了轉,並對下一步的發展重點和方向同黑鐵膽做了交流。

黑鐵膽說,花將軍,咱們雙輪池的重點和方向都是明確的,只要按照既定的目標一步一步走下去,雙輪池的明天一定會更加燦爛輝煌。

花莎莎說,黑元帥,講幾點中肯的嘛!

黑鐵膽就說,雙輪池該怎麼走,我沒有發言權。不過,作為我們白沙集團,我想下一步的重點,一個是集團的品牌與文化,一個是產品的差異化與標準化。

花莎莎歪著頭想了想說,說的好,說的好。眼下白酒的同質化太厲害了,很難在競爭中一枝獨秀、脫穎而出。

這天上午,黑鐵膽覺得他和花莎莎聊得很開心。

在原定的行程中,還有幾個地方要去,但白沙集團要開大會了,黑鐵膽他們就提前結束了這次考察。

黑鐵膽只得同河南的龍酒廠、湖北的稻花香酒廠、湖南的酒鬼酒廠的老總們分別打了電話,對這次不能如約前往表示謙意。

不過,黑鐵膽已經心滿意足了,他想借勢提高自己身價的目的已經百分之百地達到了。

在回去的路上,李大白和白崇光都很興奮,他們覺得這次外出是大開眼界,收穫了很多東西。

黑鐵膽說,古人講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那是很有道理的。我也覺得,每一次到外面走一走、看一看、聽一聽都會有很大的收穫。

李大白說,是啊,鐵膽啊,以後有機會,咱們還一塊兒出來。我發現你知識淵博、談話風趣,和你一塊兒,不寂寞啊!

黑鐵膽說,哪裡哪裡,弟兄們一道兒出來,說說笑笑,心情自然是好。

李大白還私下對白崇光說,這次近距離地和黑鐵膽呆了十來天,我再一次深深地感到,黑鐵膽是一個干大事的人!

白崇光說,深有同感。咱們以後得多多支持他,說不定,咱們集團以後就指望黑鐵膽了。

李大白說,不錯,不錯,咱們得幫幫他。

白崇光問,如果讓他領導你,你服不服?!

李大白說,我舉雙手擁護,他少年老成,深謀遠慮,是個領頭羊的材料。

白崇光說,好好,我可是難得聽到你酒鬼稱讚過別人啊!

李大白說,不,對有本領的人,我是不惜讚美之詞的。

而杜天龍則有些心事重重的樣子,一臉的苦相。

黑鐵膽自然是猜出了杜天龍的心思,他就想,你杜天龍這一臉苦相,就證明了我這次行動的成功。

杜天龍仍在想,黑鐵膽這傢伙是有能力,但他能力越強,對他們老杜家來說,威脅就越大。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必須讓杜天堂堅定壓制黑鐵膽的決心,最好是讓黑鐵膽離開白沙集團。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