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80章 雄獅與頭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0章 雄獅與頭羊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3章第二卷總裁歲月

第80節第80章雄獅與頭羊

黑鐵膽他們回到白沙集團,杜天堂擺了一大桌為這幾們老總們接風洗塵。

李大白和白崇光都顯得相當興奮,而杜天龍則有些憂心忡忡。

李大白有些激動地說,杜總啊,出去看看,大有收穫。現在看來,每個酒廠都有自己的絕活,我們的壓力不校不過比一比、看一看,我對咱們白沙集團是更有信心了。

杜天堂說,好好,有收穫就好,有信心更好。

白崇光說,杜總啊,這次鐵膽也給我們、給外省的酒廠老總們都上了生動的一課。

杜天堂說,是嗎?

白崇光笑笑說,在河南宋河集團,鐵膽和那裡的周思源大談老子,結果讓周思源對我們這幫人是刮目相看。在安徽的古井集團,鐵膽又和那個自視甚高的董事長王效金大談哲學,什麼內因了、外因了、盤中盤了,結果王效金這個酒罈怪傑也對我們,特別是對鐵膽那是佩服的緊。在安徽高爐集團,鐵膽的風度和談吐,我看已經迷倒了他們那裡的一位女副總,叫花,花……

李大白說,花莎莎。

白崇光說,對,就是她。她稱我們鐵膽為黑元帥,鐵膽稱她為花將軍。那傢伙,兩個人算是對上眼了,把我們涼到了一邊。

杜天堂說,是嗎?咱們的鐵膽是有本事、有魅力的。

黑鐵膽笑笑說,白總和李總這是在鼓勵我,我哪會有這麼厲害。

白如玉和杜天紅一聽黑鐵膽和高爐集團的花將軍對上眼了,都抿著嘴在笑。

大家在一起吃了一會兒、喝了一陣,白如玉還私底下小聲對黑鐵膽說,鐵膽啊,看來你這次出去又撞上桃花運了。艷福不淺啊!

黑鐵膽說,別聽他們瞎忽悠。你能不知道,我是一個純真的人。

白如玉說,算了,你的純真,我早就領教過了。

黑鐵膽說,就是嘛。

白如玉說,不過,真想你了。

黑鐵膽說,哪兒想我了?

白如玉說,壞死了,你!

黑鐵膽又說,那換句話,你想我哪兒了?

白如玉說,你,壞死了!

這天晚上的接風宴吃到很晚才結束,黑鐵膽還說,杜總啊,這兩天我會抓緊時間,整理一篇考察報告的。

杜天堂說,好,好,把建議和對策好好弄弄。

李大白說,這次外出,我們幾個走一路、商量一路,還真有不少想法需要整理呢。

杜天堂說,如此看來,這一次真的是不虛此行了。

白崇光說,那當然了,杜總這麼支持我們外出考察,不考察出點東西,對不住良心啊!

杜天堂笑笑說,好好,有你們幾們弟兄的操持,我們白沙集團能不快速發展嗎?

此時的黑鐵膽也有幾分醉意了,他看著杜天堂說,杜總啊,羊群走路靠頭羊,陝北起了**。領頭的名叫劉志丹,把紅旗舉到半天上。草堆上落火星大火燒,紅旗一展窮人都紅了。杜總啊,你就是我們白沙集團這個羊群的頭羊,你就是劉志丹。我們白沙集團能走到今天,還不是因為你只頭羊。

李大白說,就是,就是。

杜天堂揮了揮手說,哪裡,哪裡,魚兒離不開水,瓜兒離不開秧。

杜天堂原來常講,他就是那一頭帶著一群羊的雄獅,今天黑鐵膽把他比作了頭羊,想一想,也很有道理。看來,他杜天堂從此以後不能說「帶著一群羊的雄獅」這樣的話了,這句話有點傷弟兄們的自尊啊!

眾人四散后,杜天龍也趁著幾分酒意,再一次給杜天堂講了他對黑鐵膽的擔憂。

杜天堂笑笑說,天龍啊,你這次外出進步不小,學會觀察問題、思考問題了。不過,這件事,你放心,我心裡有數。

第二天上午,杜天堂還專門翻了翻書,以明確獅子與頭羊的異與同。

他還看到了一篇散文,讀了讀,他居然發出了會心的微笑。看來,還是當一隻頭羊的好。

「走在最前面的羊是頭羊,頭羊不是羯羊是饞羊。它肥碩英武,高傲自信,不時仰起頭,抖擻著大將的帥氣和霸道的風度。頭羊把整個羊群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身後,在頭羊面前沒有哪一個羊子敢出群、敢另類、敢開小差。它的選擇成了整個羊群的選擇,它的愛好就是整個羊群的愛好。頭羊的這個位置同樣是用力量、勇敢、智慧佔有的,沒有誰不服氣它。」

走在羊群最後面的人就是放羊漢,也叫羊倌。他在羊群里是唯一的另類,絕對的首長。他手裡握著一桿飄著紅纓纓的鞭子,身後插一柄光滑的羊鏟,他用羊的語言和人的語言媾和后的語言指揮著頭羊,最終統率著羊群。

「羊倌與頭羊總懷有一種默契,他決不敢因為自己是站立的人,而欺辱頭羊。他和頭羊在很多方面、很多情況下是平等的,頭羊對他的了解,勝於他對頭羊的了解。頭羊完全能在他的一舉一動、一吆一喝中清晰地領會其思想,按照他發出的每一個信息來引領整個羊群。有時候放羊漢也會被狡猾的頭羊耍弄,頭羊輕蔑而得意揚揚的咩咩叫聲,就會一直飛上那高高的黃土山圪,表露出它對勝利的歡悅……」

綠汪汪的莊稼滿溝沿鋪陳著,莊稼的馨香對羊的誘惑絕不亞於好婆姨對放羊漢的誘惑。面對那一片又一片水格靈靈、嫩格蓁蓁的綠葉兒,羊們顯得比放羊漢遇到好婆姨還勇敢、還精明。

「這時候,頭羊往往會放慢步子,故意顯出弔兒郎當的樣子,而眼睛卻若隱若現地斜睨著放羊漢,觀察和分析著他的一舉一動,恰到好處地捕捉著每個稍縱即逝的機會。一旦抓住這樣的好機會,頭羊就會風馳電掣般地帶上它的子民們閃進地里,它們只要得逞就會勇氣倍增、赴湯蹈火,就會令放羊漢很難收拾。

事實一再告誡放羊漢,這時候是絕不能聽風走眼的,即便那黃土山圪梁樑上正站著個好婆姨,放羊漢的眼睛也不允許過多地貪戀,他必須警惕老奸巨猾的頭羊。頭羊也有判斷錯誤的時候,一旦露出端倪,放羊漢就會舉起長長的羊鞭,甩出幾聲吧吧吧的脆響,鞭聲唬羊,頭羊就再也不敢左顧右盼、心猿意馬了……」

讀到這裡,杜天堂不由拍了拍桌子說,妙啊,太妙了。哪怕你黑鐵膽真的能變成一隻頭羊,可你還得挨我杜天堂這隻羊倌手裡的鞭子啊!

辯證法,這絕對就是辯證法!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