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83章 醉八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3章 醉八仙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3章第二卷總裁歲月

第83節第83章醉八仙

黑鐵膽剛當上集團的總經理,他說話、辦事越發地謙虛謹慎了。他知道,自己這次能順利上位,他的能力和業績是一方面,他主動地借勢與運作是另一個方面。兩者缺一不可。

在借勢與運作方面,因為他有足夠的細心與耐心,整體來看,效果是明顯的,他的上位也基本上是水到渠成的。

黑鐵膽就想,這要感謝那已經逝去的王大森了。也不知道大森在天國的日子過得怎麼樣。

經過一年的大發展,白沙集團掙了大錢,杜天堂非常高興。

這一天,他又喝高了,在集團的大院里,杜天堂又放了幾槍。然後連夜召開了一個班子及營銷經理會議。

在會議上,杜天堂宣布,白沙集團從今天開始組建一個「醉八仙」的團隊。醉八仙的組成是:酒王杜天堂、酒侯黑鐵明、酒將白崇光、酒相李大白;酒妖李秋水、酒魔李春山、酒鬼石中國、酒怪白黃河。

石中國是石中玉的弟弟,白黃河是白崇光的兒子,他們兩是在早些時候相繼加盟白沙集團。

李秋水的地盤是在華北,李春山是在中原,白黃河是在西北,石中國是在東北。

當然了,白沙集團在華東、華中、華南、西南還有幾個大區經理,只是他們的成績比不上妖魔鬼怪這四個人而已。

杜天堂解釋說,酒中之王侯將相,指的是管理層;而妖魔鬼怪則選定的是四個營銷做得最好的大區經理。另外,妖魔鬼怪並不是貶意,而完全是褒義。指的是這些營銷經理的鬼點子多,成績大。

李大白說,王侯將相、妖魔鬼怪,好啊,妙埃可是我原來的名號是酒鬼,而白總原來的名號是酒仙,這乍一改,還真不習慣。

杜天堂說,王侯將相、妖魔鬼怪,比此一后咱們就統一了,也顯出了整體的戰鬥力。你和崇光兩個人,名號本來就很大,這次改個名頭,委屈你們了。

白崇光捋了捋山羊鬍子說,沒事沒事,我這個酒將的名頭很貼切啊!

杜天堂真的是喝高了,會議結束后,他又把醉八仙這個八個人都留了下來。

杜天堂自豪地說,咱們有了醉八仙,白沙老酒再搞不好,實在是說不過去了。

黑鐵膽說,有意思,八仙中有個何仙姑,咱們集團也有個女將李秋水。李秋水這名頭也厲害啊,酒妖。杜總啊,你是咋想出的這個名號?

杜天堂笑笑說,其實,業績最好的就是這個李秋水。另外,她在營銷也是妙招連連,堪比狐妖。故稱其為酒妖。

黑鐵膽說,巾幗不讓鬚眉,好!

李秋水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哪裡話,我差得還很遠呢。其實,我倒覺得,這一次應當讓杜天紅和白如玉兩位老總入眩我們幾個營銷人員,也就算了。

杜天堂說,不不,天紅和如玉兩位老總乾的是不錯,但我們在座的這8個人,那才是釀酒、賣酒的主力軍。

李大白說,秋水說的也在理啊,杜總,要不再議議,重新排排座次。

杜天堂哈哈一笑說,就這麼定了。另外,我還有一個提議,就是咱們這醉八仙今天晚上就結為異姓兄弟。不,是異姓兄妹。

黑鐵膽想,杜天堂果真是喝醉了。不過,這種提議也符合杜天堂的性格,這不就是上海灘杜月笙常玩的那一套籠絡人心的辦法嗎?

李大白大聲說,好,好啊!

杜天堂便引著眾人來到了集團的陳列館,陳列館正面的堂案上,供著一尊酒祖杜康的塑像。

一行人分列在杜天堂兩邊,杜天堂在杜康的像前插上了三根香,點上了,作了三個揖。又讓黑鐵膽在堂案上擺了八隻青磁小碗,每個碗里都倒滿了晶亮的「白沙鑽」。

然後杜天堂用洪亮的聲音言道,我白沙集團醉八仙諸人在酒祖面前起誓,從今以後,結為異姓兄妹。不願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從今以後,兄弟姐妹同心同力,把酒祖的事業發揚光大,讓我們白沙集團在中國的白酒市場上一枝獨秀,獨領風騷。

杜天堂言罷,率先跪在了地上。

黑鐵膽見杜天堂就這樣了,也只好和眾人一道跪到了地上。

每人都把手中的那碗美酒舉過了頭頂,然後在杜天堂的帶領下一飲而荊

杜天堂還把手裡的這隻空碗叭地一聲摔碎在了地上,眾人一看,也紛紛效法。

李秋水是個姑娘,一摔之下,她的那隻碗並沒有碎,而是滾落到了杜天堂的身邊。

李秋水想上前拾過來,重新摔一次。哥哥李春山扛了扛她,示意不能摔第二次。

大家起身後,分別說了說各自的年齡。

沒想到,白崇光排第一,杜天堂排第二,李大白排第三,石中國排第四,白黃河排第五,李春山排第六,黑鐵膽排第七,李秋水排第八。

其它人都好辦,唯有杜天堂和黑鐵膽是個難題。

他倆一個是董事長,一個是總經理,但在年齡上,一個第二,一個第七。

白崇光說,咱們醉八仙這大哥的位置還是應當讓杜總來當。我這個老頭子,不合適。

沒想到杜天堂哈哈一笑說,咱們這是弟兄,又不是在主席台上排座次。從今以後,你們只管向崇光兄叫大哥,我嘛,那就是你們的二哥了。

李大白帶頭笑著說,大哥、二哥好!

接下來,還有一個難題。

那就是輩分的問題,李大白是李秋水和李春山的親叔,而白崇光又是白黃河的父親。

黑鐵膽說,這隻能是各喊各叫了。比如,我向崇光兄叫大哥,也向白黃河叫六哥。大哥和六哥之間,那隻能是以父子相稱了。

杜天堂說,好好,就按七弟說的叫。

李大白笑笑說,有點亂啊!

杜天堂說,三弟,依我看,一點也不亂。

白崇光說,不亂,一點也不亂。不管你們怎麼叫,白黃河總歸是我的兒子。

白崇光的話,引得大家紛紛笑了起來。

白沙鎮上的人們聽說白沙集團誕生了一個「醉八仙」,都覺得好奇。不久,就有好事者把白沙鎮上的美女們也排了座次,定名為「五朵金花」。這五朵金花分別是李飛雪、白如雪、白如玉、杜天紅和小米。

文化站長小米聽說了這個排名,覺得自己的名次有點靠後了。不過,鎮政府的小文卻說,小米啊,你不錯了,像我們這些,什麼也沒有排上啊!你說,我們虧不虧?

小米就說,小文啊,虧,絕對虧,誰不誰差呢?

不久,又有好事者又弄了一個「五朵銀花」,算是對小文她們的安慰。五朵銀花指的是小麗、小蘇、小文、小美和黑鐵梅。

小麗和小蘇都是白沙集團的人,小美是衛生院的護士。黑鐵梅是黑鐵膽的妹妹,眼下還在外地上學。

一時間,白沙鎮上出現了「醉八仙」、「五朵金花」、「五朵銀花」,真有些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味道。

派出所指導員張小霞,也就是杜天堂的老婆有一天笑著對胡四海的老婆古明月說,明月啊,咱們真是的人老珠黃了?你看這鬧的!

古明月說,小霞啊,你當年可是咱們白沙鎮上的一枝花,在我的眼裡,你可不是人老珠黃,而是更有女人味了。什麼金花、銀花,都是狗尾巴花。

不知怎麼,有人就聽到了古明月的話,就有好事者把昔日的那些曾經的老美女們,也就是那些褪色美女們也拉了出來,湊出了「五朵狗尾巴花」。她們分別是黃豐英、張小霞、古明月、姚青青和王文靜。

黃豐英是白如雪和白如玉的母親,張小霞是杜天堂的老婆,古明月是胡衙內的母親,姚青青是阿雪的母親,王文靜則是黑鐵膽的母親。

聽到這種傳言,古明月氣壞了。

張小霞安慰她說,明月姐,好歹,咱們也是花啊!至少曾經是金花。

對於這些傳言,黑明理私下裡暗笑,他的老婆王文靜和情人姚青青雙雙入尋狗尾巴花」,諷刺啊!

還有,他那一明一暗兩個女兒,阿雪是金花之首,鐵梅是銀花之尾,也很有意思啊!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