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88章 割肉補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8章 割肉補瘡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3章第二卷總裁歲月

第88節第88章割肉補瘡

黑鐵膽和杜天堂正在談著無錫那個老太太鄧斌的時候,白崇光和李大白也來到了他們當中。

白崇光說,不錯,不錯,這個鄧斌是太厲害了。當年的那個新興公司,可是大名鼎鼎。從1989年到1994年7月,新興公司在長達6年多的時間裡,非法集資達32億元,遍及全國12個盛市的368個單位,涉案人員達200多人,其集資之巨,涉案人員之多,造成危害之重,均為建國以來所罕見。

生命和死亡是同時降生的。在一開始,當鄧斌炮製出高達60%的年集資利息時,災難就已經來臨了。據金融專家介紹,現在全世界的資本利潤一般都在15%以下,30多億的巨額集資最多只能收到百分之幾的利潤,要償還60%的年息,簡直是天方夜譚!

然而,人們卻相信了,瘋了似的把錢投了進去,並迅速形成了一股投資熱潮,奔騰洶湧勢不可擋,一股腦兒地衝進了鄧斌的魔洞。

李大白說,1995年11月,無錫超級老太太鄧斌被槍決了。當時的罪名是受賄、貪污、投機倒把、挪用公款和行賄罪,1998年才正式定罪為「非法集資」。

李大白還說,鄧斌可是一個集資「天才」。她原是江西樟樹人,出生3天後便被母親帶到無錫,19歲考入無錫衛校,21歲嫁給海軍軍官,後來當過護士,也做過隨軍家屬,1978年前一直在無錫市變壓器廠做工人。

這個女人天生一張利嘴,再加上好賭的天性和利益驅使,早在做工人期間就玩過集資遊戲。

1978年,鄧斌在工廠當繞線工時,就到處炫耀自己的丈夫是海員,可以買到自行車、彩電等緊俏貨。在當時物品極缺的情況下,眾人經不住鄧斌的誘使,紛紛拿出錢來讓她代買。錢到手了,鄧斌卻遲遲沒有買來,實在逼急了,就將別人的錢貼上,到市面上高價買些貨物應對。窟窿越捅越大,鄧斌因此被開除出廠。

然而,不安分的鄧斌並沒有就此吸取教訓,反而更加執著於集資之道。在做幾筆小生意未果后,鄧斌決定繼續包攬代買緊俏貨。錢到手后,買不到貨的只能故伎重演,向更多的人集資以堵之前的窟窿。

因為經常出現漏洞,鄧斌先後被人告發,進過派出所,寫過悔過書,但她想的是把教訓變成「經驗」。

憑著巧舌如簧和強烈的金錢**,這個貌似平常的女人,在十多年後,終於將集資遊戲玩到爐火純青。

提前退休后,鄧斌不甘心就此平庸地養老,在改革開放剛起步的80年代,鄧斌義無反顧地南下深圳,投身商海。

1985年,鄧斌來到深圳后,剛開始做三合板生意,不過,這個能說會道、世故圓滑的老太太卻並不安分,她要借雞生蛋了,也就是以合作經營某商品為名,以高利吸引別人投資。

鄧斌四處宣稱生產出口一次性注射器、醫用手套、絲素膏等產品贏利很大,收攬錢財,動輒上千萬的資金紛紛找上門來,鄧斌依葫蘆畫瓢,與人簽訂聯營協議,樂此不疲,每筆資金規定的年利率都在60%以上。

鄧斌當然不是經商天才,從最早的壓縮機到後來的手套、注射器,每個產品都不過是填補上一個窟窿的新項目而已。但在天才鄧斌的運作下,總能找到新項目填滿老項目的窟窿。在這個老太太手裡,集資—還款—再集資竟然成為一個行得通的「商業模式」,而且這個模式運轉起來比滾雪球還快。

後來,鄧斌還挑了個好日子,1991年8月8日,無錫新興工貿聯合公司正式開業。身為總經理,她大擺150桌宴席,給每位嘉賓288元紅包,一時轟動無錫上下。

不久,鄧斌找到了一個更大的靠山——北京年輕的副廳級幹部李敏。此時鄧斌已經集資達3.86億元,造成虧欠數千萬元,鄧斌需要依靠李敏去籌集更多的資金填補漏洞。

攀上李敏之後,鄧斌的關係網很快從無錫鋪到北京,故事越說越圓,但窟窿卻變得越張越大,但鄧斌並不擔心,因為面對外界的質疑,已經有一批李敏似的幹部幫她澄清。

在鄧斌的活動下,數年間,甚至有10個機關單位給她頒發過獎狀和榮譽證書,鄧斌還先後榮獲「女企業家」、「十佳新人」、「先進工作者」等桂冠。

在大旗的掩護下,截至1994年5月,直接與新興公司簽訂集資協議的一級集資者就有7個盛市的368個單位,31名個人。至於二級、三級集資者更是數不勝數,一場浩浩蕩蕩的集資風暴席捲全國。

1992年底至1993年上半年,集資風潮登峰造極時,鄧斌平均每個月都不少於8000萬進賬,到1994年事發時,集資總額已經達到32.15億元之巨。

除了不斷翻新的故事,鄧斌還推出不少集資明星鎮,江陰就是其中之一。一個鎮就為新興公司集資3900萬元,其中2700萬元為個人集資款,涉及3000多戶近4800人,佔全鎮總戶數一半以上。而這些地方後來都成為集資案的重災區,至今仍沒有完全緩過來。

在1992和1993年,鄧老太最風光的那兩年,她儼然成為整個無錫市的財神,只要幫她集資,就能輕鬆成為百萬富翁。

真正嚴重的是,無錫不少企業家因此放下主業,乾脆為鄧斌「打工」,一時間,無錫的諸多產業都因為資金和人才流向鄧斌而停滯,只有娛樂業獲得空前發展。無錫民間至今仍有不少人認為,一個鄧斌使無錫的發展倒退10年。

新興公司空前繁榮,鼎盛時,每天都有近億元進賬,但在繁榮的背後,是越來越大的黑洞。

自啟動新興公司集資以來,鄧斌只利用巨款做過幾筆小買賣,以虧本為主。原因很簡單,鄧斌不僅天生沒有經營的才華,更沒有經營的心思,靠經營來錢太苦太累太麻煩。

1991年至1994年7月,新興公司總共虧損萬元,要支付高達60%的年息,不僅需要不斷擴大集資,還需要模擬經營。鄧斌為保持新興公司的貿易外衣,每年都拿集資款上繳利稅,使新興公司看起來很實在,很美。

然而紙終究包不住火。真正燒毀鄧斌美夢的不是欠息欠債越來越多,而是國家從1993年起不斷緊縮銀根,鄧斌的新集資變得越來越困難,集資規模不斷減少,而欠息越來越大,遊戲難以為繼。

為了苦撐自己的「信用」,尋求轉機,鄧斌仍堅持為繳稅,並拿出數億為前期集資款付息,但終究抵不住新集資額的急劇下滑。

1993年4月,新興公司集資高達萬元,5月就降至4345萬元,7月又降至1450萬元,8月更是一下子猛跌至450萬元,到10月份,只有30萬元!

鄧斌徹底走到了末路。

1994年7月14日,政府正式批准,對鄧斌集資案進行追查,最終不僅鄧斌本人罪責難逃,她的幾大靠山也無一倖免。

1994年7月28日,鄧斌從深圳潛回無錫時落入法網,1995年11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新興案6名主犯的終審結果,鄧斌、姚靜漪被判處死刑,並於當日上午執行槍決。

白崇光說,這個老太太很會迷惑人,很會給自己罩上光環。

她謊報經營利潤,多交370萬稅金,她耗資91萬元邀請黨政領導幹部及其家屬分三批出國旅遊她花費850多萬向黨政機關、社會團體慷慨贊助她花70萬元競爭拍回一名大學生的科技成果,然後束之高閣她出手10萬元為秘書陳怡捧回一項「無錫小姐」冠軍的桂冠她捐資15萬元為開元寺鑄鐘她撒出30萬元為吳文化公園建閣。

她為掩蓋非法集資的真實面目,串通不法港商將非法集資款人民幣兌換成1818萬美元,由北京興隆公司匯給香港友和貿易公司和香港華利公司,再由這兩家公司匯至新興公司萬元,辦了28家假合資企業,並以此大吹大擂,做足了文章,為自己罩上美麗耀眼的光環。

杜天堂笑笑說,這就是包裝啊,看來這個老太太的思想很超前啊!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