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91章 走麥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1章 走麥城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3章第二卷總裁歲月

第91節第91章走麥城

黑鐵膽笑笑說,二哥,這些都是我們的份內工作。照我看。市場是一個捉摸不定的東西,期間充滿了很多不確定的因素。我們能做的,那就是要盡量掌握著大的走勢。你們看,就連那個料事如神的索羅期也有走麥城的時候。

李大白說,這傢伙還會走麥城?!

黑鐵膽說,是啊,1998年,意猶未盡的索羅斯又將觸角伸向了中國香港,但這一次卻成了索羅斯金融生涯中的一處敗筆。令索羅斯沒有想到的是,他不慎被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其身後堅挺的中國政府打亂了計劃,因此,索羅斯只得放棄中國香港市場,悻悻而歸。

白如玉補充說,1998年8月5日至28日,以索羅斯為首的多家巨型國際金融機構聯手同中國香港特區政府在匯市、股市、期貨市場鬥法,雙方投入巨資「激戰」約兩周時間,以港府初步勝利暫告一段落。

香港政府出面干預匯市與股市,炒家拋,香港政府就收,戰事一直處於膠著狀態。

8月初,外匯市場對港幣的炒賣氣氛積聚,謠言四起。以索羅斯為首的炒家們大規模狙擊一開始,生指數一路狂跌。

眼看炒家如意算盤告捷,港府卻突然出手,予以回擊。8月5日,國際炒家們聯袂出擊,在香港大量拋售港元和生指數期貨,一天內拋售了200多億港幣。索羅斯等認為港府會以提高銀行利率來應對。如果利率上升,股市會立刻下跌,期貨指數也會跟著下滑,炒家由此能夠在期貨市場低價平盤,大獲期利。出人意料的是,香港金管局一反過去被動的做法,運用政府財政儲備如數吸納,將匯市穩定在7.75港元兌1美元的水平上,銀行同業拆息率只上升了2%3%,令炒家們大失所望。在連續兩天中,索羅斯等炒家又拋售港幣200多億元,與前一天合計500億港元,比1997年10月風暴還要多。金管局再出新招,不僅如數吸納,還將美元購進的港幣存放回銀行體系內,使銀行銀根寬鬆,維持穩定同業拆息率。

杜天堂說,鐵膽啊,這個時候,咱們全國上下都在抗洪搶險,沒有想到,在香港同樣發生了這樣驚心動魄的事。

杜天紅說,是啊,那個時候,鐵膽的手上磨還出了28個血泡。

白崇光說,我覺得,香港政府這一次敢於挺起腰桿和索羅斯真刀實槍地干,離不開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

杜天堂說,香港剛剛回歸,就遇上了這麼一件驚天動地的事,中央政府絕對不可能坐視不管。

黑鐵膽說,我們的祖國強大了,索羅斯怕是也低估了我們整個中國人的力量。

香港政府出來干預后,按政府發言人的公開說法,這回金管局的行動並非干預市場,而是代表庫務局從財政儲備中提取美元換回港元,主要是為了財政需要。但外界看得明白,這回是香港政府「干預市潮又進了一步。據測算,兩日相加金管局已承接了約300億至400億港元,遠遠超過本財政年度預計的214億港元的財政赤字;而炒家拋出的港元,也接近1997年10月金融風暴時的水平。

香港政府在這種情形下入場托高股市,不僅是違背自由市場原則的錯誤,還是違背經濟規律的錯誤。同時,索羅斯也在國際上大造輿論,聲稱香港這個國際自由港在當地政府宣布入場干預股市時,便徹底消失了。「所以,這是一個全世界應該致哀的日子。」

這場金融戰爭是國際大鱷索羅斯為首挑起的。為了維護市民的財富,為了維護正常的市場秩序,為了抗禦金融領域的突襲,政府不能不維護聯繫匯率,同大鱷打一場自衛戰。8月7日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總部會見香港新聞界時說,維持聯繫匯率是特區政府一項最堅定不移的政策,我們完全有能力和決心去維持。

黑鐵膽說,經過索羅斯與香港政府兩個星期的纏鬥,8月28日是雙方決鬥的最後一天。

杜天堂說,驚心動魄啊!

李大白說,可能這個索羅斯沒有料到香港政府會這麼頑強。

黑鐵膽說,在決鬥的最後一天,照理說,這一天是到期指數期貨合約結算日,可誰都知道今天才是真正的生死關頭,無論是香港政府還是以索羅斯為首的國際炒家,都不會放棄最後的一博。這將是數百億港元的出入。

國際炒家一開始便打出了狂拋兩個重要指標股:豐控股及香港電訊,試圖將恆指打下來。香港政府全力退守7860點,每5分鐘推高12個價位,以拉高期貨指數的結算價。

開市僅5分鐘,成交量已超過30億港元,其後,生指數和期貨指數幾乎停止在7800點上下。一般說來,多空平衡時,如果沒有成交量,只能說明市況清淡,但這一天的情形非常激烈,成交量直線升,突破100億港元僅僅是半個小時的時間。

下午開市后,拋售壓力仍源源不斷,成交額一路攀升,但指數卻穩如泰山。

一天的慘烈決戰終於結束。生指數收報7829點,期貨指數收報7851點,全天成交額高達790億港元,平均每分鐘成交量達3億元。

李大白感嘆道,厲害,大手筆啊,一分鐘成交3個億,一天成交近800億,實在是驚心動魄。

黑鐵膽說,在這場股市保衛戰中,香港政府至少購入了800億港元的藍籌股,取得了對數家大藍籌股公司的絕對控股權。財政司司長曾蔭權宣布:打擊國際炒家、保衛香港股市和貨幣的戰鬥,香港政府已經取得勝利。

索羅斯也承認:「無疑,群羊效應是我們每一次投機能夠獲利成功的關鍵,如果這種效應不存在或者相當弱的話,那麼幾乎可以肯定,我們難以取勝。」

然而,他始終沒有透露量子基金在這次世紀金融大戰中的收支情況。只有流傳在行內的兩種說法,一是《紐約時報》稱索羅斯在此次決戰中贏利5億美元;另一種說法是《亞洲華爾街日報》等香港媒體,估計索羅斯損失8億美元左右。

黑鐵膽說,我相信這一次索羅斯在香港損失了至少有5億美元。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