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92章 神聖而光榮的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2章 神聖而光榮的病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3章第二卷總裁歲月

第94節第94章神聖而光榮的病

功夫不大,白天彪就開著小車停在了王天恩的樓下。王天恩上得車來一言不發,白天彪也不便多問,直接開到了縣委。

王天恩和白天彪一前一後走進了書記辦公室,坐下來后,王天恩給白天彪扔了一根煙,自己也點上了。抽了兩口,王天恩這才開言道,天彪啊,我遇到麻煩了。

白天彪有些吃驚,王天恩這個縣委書記還能有什麼麻煩。如果他說有麻煩,那肯定是大麻煩。

想到這裡,白天彪就說,王書記,有什麼事?

王天恩嘆了一口氣說,沒有想到,有人要陷害我。給你直說了吧,林業局有個副局長林紅葉,對,就是他,想當林業局的一把手。三番五次地往我這裡跑,還給我送了20萬元的現金。我退給了他多次,他仍死心改,前幾天又把錢放我這了。沒有想到,他送錢是假,陷害我是真。他居然把和我談話時的情景進行了錄音,並反映到了紀檢部門。

聽到這裡,白天彪的臉有些漲紅,他憤憤地說,這個林紅葉,真不地道!

王天恩看了看白天彪說,天彪啊,這種事情一到紀檢部門就說不清楚了。因為你是我最親近、最可信賴的人,這個事,我只能對你一個人說。

白天彪挺了挺胸說,多謝王書記對我的信任。王書記,你說,我能為你做什麼?你只管吩咐。

王天恩故意有些為難地說,這,這……

白天彪有些急了,他走近王天恩的身邊說,王書記,有什麼交待你就說,我白天彪對你,你也知道,那是沒說的。

王天恩說,這個事,讓你來辦,我怕你會受到牽連。

白天彪滿不在乎地說,王書記,我是光棍一條,無牽無掛,我什麼也不怕。

王天恩像是下定了決心說,天彪啊,下面我說的,僅供你參考。如果你有顧慮,全當我沒說,我不會怪你的。

白天彪連聲說,沒事沒事,王書記,你只管吩咐。

接下來,王天恩斷斷續續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就是,林紅葉這件要讓白天彪介入。

具體是這樣,林紅葉是給王天恩送過20萬塊錢,這不假。王天恩親自退了兩次,但林紅葉最後又把錢送過來了。王天恩就把這錢交給了白天彪,讓他聯繫並退給林紅葉。

白天彪說,王書記,我當是你讓我幹什麼難事呢,這個事,一點問題也沒有。

王天恩說,時間嘛,就是我交給你錢的時候,就說是上周五下班后。那個時候,我正好在辦公室。大致是下午6點前後吧。

白天彪說,好,我記下了,離今天正好是一個星期。

王天恩問,天彪啊,紀檢會的人如果找到你,你如何來解釋這20萬塊錢?

白天彪笑笑說,王書記,這好辦。我就說,你讓我把錢退給那個林紅葉,但我這一周事情多,還沒顧上與林紅葉聯繫。

王天恩說,好,你就這樣說。另外,他們還會問起一些細節。比如,我把錢交給你的時間、地點等。

白天彪說,這個更簡單,時間是上周五下午6點,大概時間。地點,就是這個辦公室。

王天恩說,天彪啊,你辦事,我放心。

王天恩一邊說,一邊就回身在從一個保險柜里拿著了一個黃色皮包。

白天彪上前接過來說,王書記,剩下的事,你就不用管了,交給我就行了。

「那太謝謝你了,我沒有看錯,你的素質就是讓領導放心啊1王天恩有些哽咽了。

「王書記,全縣人民都需要你,你不能出事。我還沒有成家,也沒啥牽挂。我也不過是一個司機,沒啥可惜的。」白天彪竟有些慷慨陳詞了。

王天恩拍了拍白天彪的肩膀說,天彪啊,好樣的。

回到家裡時,已經是凌晨兩點了。

王天恩坐在書房裡又抽了兩根煙,想了想各種細節,還有專案組可能問到的各種問題,以及他該如何應對。

林紅葉是羈押在白沙賓館的,想到這裡,王天恩就給杜天堂打了一個電話。讓他想辦法在紀委專案組的小會議室及所住的房間里安裝一些竊聽設備。很多事情,他要在第一時間掌握。

杜天堂接到電話后,立即讓張大彪做了安排。

王天恩終於長出了一口氣,躺在床上,很快安然入眠。

第二天上午9點多鐘,省紀委的高明就帶著兩名工作人員趕到了西山縣。

看來,他是早晨6點多就從省城出發的。

來到西山,高明就讓縣紀委書記歐陽明直接把他領到了白沙賓館,這個地方離縣城30公里,是市紀委羈押林紅葉的地方。

高明帶著他手下的兩員幹將張龍和趙虎立即就進入到了工作狀態。

高明先是仔細地審閱了各種筆錄,又認真地聽了聽林紅葉提供的磁帶。

高明便對歐陽明說,歐陽啊,這個林紅葉對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已經是供認不諱了,這一次,他肯定是要判了。縣委書記王天恩的情況比較複雜,你怎麼看?

歐陽明想了想說,高常委,天恩書記在工作中思路清,措施硬,成效大,屬於開拓型領導幹部。至於林紅葉說的這個事,因為我們只是聽了他的一面之辭,問題還需要進一步澄清。

高明笑了笑說,歐陽啊,你說的很客觀。

接下來,高明就親自對話林紅葉。

高明問,林紅葉,你給王天恩書記送錢,他退給你沒有?

林紅葉說,他退給我兩次,但我第三次又送給他后,沒有退。

高明的語氣變得有些嚴厲了,林紅葉,你要清楚你所說的每一句話,你都是要負責的。舉報領導幹部受賄,我們歡迎。但如果是信口開河,栽贓陷害,你可是罪加一等。

林紅葉不住地點著頭說,領導啊,我明白。我敢對天發誓,不,我敢拿我的黨性做擔保。我第三次,也就是10天前把錢第三次送給王天恩后,他沒有把錢退回來。我的那個錄音帶,就是這一次錄的。

高明點點頭說,林紅葉,接下來,你繼續想,看還有什麼問題沒有交待,及時向專案組彙報。

林紅葉仍是點頭哈腰地說,好的,好的,領導。

高明覺得,就手頭上掌握的這些材料,當然對王天恩還夠不上什麼威脅,但足可以找他談話了。

高明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喜歡居高臨下地與那些曾經趾高氣揚的官員們談話。

高明在內心深處,非常渴望這次能把王天恩這個縣委書記給拉下馬。這樣,在他的成績單上,又可以記上輝煌的一頁。

在高明的個人計劃中,他這一生,最少也要懲治一名省部級高官。在他的眼裡,既然是紀檢幹部,只有親手打倒至少一名省委書記才過癮。

有人說高明的這種心態是一種病態。

高明卻對手下的張龍和趙虎說,我這決不是什麼病態,頂多算是一種職業玻這種病,是一種神聖而光榮的玻

知情者無不為王天恩捏了一把汗,在有些病態的高明面前,王天恩能逃能逃過這一劫嗎?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