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99章 發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9章 發泄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01節第99章發泄

黑鐵膽拿火眼定睛一看,杜天堂的公文包里裝著這傢伙最心愛的兩個東西,一把手槍,還有一把「偉哥」。

黑鐵膽就想,你杜天堂凶什麼,靠手槍來壯膽,靠偉哥來壯陽,你這不是典型的色厲內荏嗎?你算個啥球東西?又是拍桌子又是震椅子?我為白沙集團,為你杜天堂個人幹了多少事,出了多少力?今天為了一個小小的鄧文光,你至於這樣嗎?

想到這裡,黑鐵膽就眨了眨眼淡淡地說,只要我當一天的理事長,我就要理一天的事,履行好我的職責。

杜天堂揮著手大聲地說,黑鐵膽,你走,你走,我不想再看見你!

聽到杜天堂和黑鐵膽兩個人在屋裡的聲音越來越大,杜天紅就推門進來了。

一看兩個男人就像是正在圍欄里猛啄的兩隻公雞,杜天紅就上前拉著杜天堂說,哥,吵什麼呢?一家人,有啥話不能平心靜氣地說。

杜天堂蹦著脖子上的青筋大聲地說,誰和他是一家人,他黑鐵膽就是一個叛徒!

杜天紅見黑鐵膽已經出去了,就嗔怪道,哥,你今天是怎麼了,吃槍葯了?人家鐵膽為了白沙集團出了多少力、流了多少汗、支了多少招,你都忘了?我剛才聽到兩句,我覺得鐵膽說得對。這個合同就是不應當簽!

杜天堂搖了搖頭說,叛徒,叛徒,你們都是叛徒!

杜天紅苦笑道,哥,我們這可都是為了你好。現在集團大了,又進行了改制,你不能一個人說了算。哥,你的脾氣得改改了。

杜天堂說,你這是什麼屁話,我50歲的人,這脾氣還能為了他黑鐵膽改改?笑話!

杜天紅有些氣惱地說,不和你說了,你就是一個暴君!

聽到有人在吵,杜天龍也在外面聽。

黑鐵膽和杜天紅先後離開杜天堂的辦公室后,杜天龍就推門走了進去。

杜天龍給杜天堂讓了一根煙說,哥,熄熄火,為黑鐵膽這小子不值當生這麼大的氣。

杜天堂說,這小子現在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杜天龍說,哥,我早就對你說過,這個黑鐵膽是個野心家,跟咱們根本就不是一條心。可那個時候,你聽不進去啊!

杜天堂點上煙抽了一口說,天龍啊,智者千慮,必有一失。

杜天紅的眼裡含著淚來到了黑鐵膽的辦公室,黑鐵膽正在悶悶不樂地抽著煙。

杜天紅上前小聲說,鐵膽啊,你別跟我哥一般見識,他就是個大老粗。

黑鐵膽的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說,天紅啊,沒事,沒事,這能算什麼事?!

杜天紅抬腕看了看黑鐵膽送給她的那塊手錶說,鐵膽啊,這都六點多了,該下班了,走,我請你去撮一頓,我替我哥向你道歉。

黑鐵膽嘆了一口氣說,今天就算了,沒胃口。天紅啊,謝謝你,改天我請你!

送走杜天紅,黑鐵膽就給張大彪打了一個電話,說想到訓練房裡去練練。

張大彪在電話中說,好啊,黑總,你當上總裁后,咱們就沒在一起痛痛快快地打了,今天晚上就讓你領教領教我彪子的拳頭。

黑鐵膽說,彪子,叫什麼黑總,你這是在笑話我呢,還是也想讓我叫你張總!

張大彪笑笑說,老大,口誤,口誤啊!一會兒見!

來到酒廠的訓練房,黑鐵膽先打打沙袋,壓壓腿,進行了簡單的熱身。

不久,彪子就帶著刀子和鉗子來了。

黑鐵膽說,你們三個一塊兒上,咱們好好打一常

刀子笑笑說,人逢喜事精神爽,怎麼你撞了桃花運,功夫也見長了?

刀子隨黑鐵膽和白如玉外出了20多天,他對黑鐵膽與白如玉的關係,早就是心知肚明。

同著彪子和鉗子的面,黑鐵膽了不好辯駁,只得笑笑說,刀子,你是在諷刺我黑鐵膽27歲了,還是光棍一條吧!

幾個人換了行頭跳到拳台上,彪子說,鐵膽,我們是一個一個上,還是一塊兒上?

黑鐵膽舉起雙拳說,一塊上,放馬過來!

彪子笑笑說,那就不客氣了!

誰知他的話音未落,黑鐵膽的一個左擺拳就打到了他的腮幫子上。彪子猝不及防,一頭栽到了地上。

彪子艱難地爬了起來說,鐵膽,你瘋了,一上來就下狠手?!

黑鐵膽一肚子的惡氣沒出發,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拳來腳往地朝那仨哥們的身上猛揍。

功夫不大,彪子先不行了,他倒在拳台下面不起來了。

彪子取下拳套和頭盔,摸了摸腫得老高的腮幫子說,不打了,不打了,今天鐵膽是真的瘋了。

刀子和鉗子心裡仍不服氣,還在和黑鐵膽周旋著。

突然,黑鐵膽一手抓住了刀子的右手,另一隻手伸進刀子的襠部,一下子就把刀子給舉了起來,並順勢扔到了拳台下面。這是少林拳中的一招「倒拔垂楊柳」,刀子沒想到黑鐵膽會真的摔他,跌在下面的刀子噢噢了幾聲才爬了起來。鉗子一看形勢不妙,打起十二分精神在黑鐵膽身邊遊走起來。也許是他太謹慎了,只顧單純地防守,越是這樣,他就越是被動。黑鐵膽抓住機會,右腿一個斧劈腿實實在實地砸在了鉗子的面門上,只聽鉗子啊的一聲倒在了拳台上,鼻血立馬流了出來。

見三個人都不行了,黑鐵膽這才取下了拳套和頭盔,他搖了搖手指說,你們幾個是越來越不爭氣了。

彪子不服氣地說,不是我們不爭氣,是你今晚發了瘋!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鉗子擦了擦鼻血說,他早就閉經了。

說到這時,哥幾個都哈哈笑了起來。

到這個時候,黑鐵膽才覺得肚子里的那股惡氣散去了**分。

回到家裡,黑鐵膽仍不想睡覺,他睡不下。今天他和杜天堂鬧了這麼一出,杜天堂豈能善罷甘休?對杜天堂鐵膽是不怕的,大不了他黑鐵膽不在白沙集團干就行了。此處不養爺自有養爺處。但鐵膽又想到,此時的白沙集團正處於轉型的關鍵時期,離不開杜天堂的威信,也離不開他黑鐵膽的勤勉。因此,他擔心的不是自己,而是他和杜天堂之間的矛盾會不會影響到白沙集團的發展。

黑鐵膽想,影響是肯定的,但能影響到什麼程度呢?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