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01章 捉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1章 捉姦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03節第101章捉姦

裝修工程讓給了鄧文光,使「白沙建設」的老總張大彪極為不滿。他對自己的姐姐,也就是杜天堂的老婆張小霞說,姐,這個大酒店的工程,如果讓我們全做下來,那就是一個精品工程,說不定還能拿到咱們國家建築領域的最高獎——魯班獎。最後讓那個屁也不懂的鄧文光插上一杠子,好端端的一個工程就被整得不倫不類了。現在,那是屁獎也得不著了。

張小霞就勸道,彪子啊,你天堂哥也有他的難處。

張大彪不滿地說,他是董事長,他能有啥難處,依我看啊,姐,杜天堂現在是越來越不像話了。你說,他又有多少天沒有回家了?

張小霞苦笑了一下說,算了,不說他了,反正我也習慣了,老夫老妻了。

張大彪說,好,就算不說他,但那老白頭一家呢?你看啊,現在老白頭,白如鋼,白如雪,還有白如玉可都是集團的紅人,一個個牛氣得很。就連那個老白頭,算什麼東西,現在見了我也是愛理不理的。憑啥里,不就是憑著白如雪那個浪女人嗎?姐,你不知道,有好幾次我都想讓弟兄們去揍那個白如雪,什麼玩意兒?不就是一隻雞嗎?

張小霞搖了搖頭說,算了算了,杜天堂對咱們一家也不薄,你就不要再去添亂了!

張大彪就想,老白頭一家身份特殊,可以先放一放,但那個鄧文光又算個啥東西,集團的錢為啥白白地送給他?張大彪越想越氣,最後他決定先拿這個鄧文光出出氣。

張大彪沒敢把自己的計劃給虎子講,因為虎子是部隊轉業幹部,不會同意他胡來。張大彪就把刀子、鉗子、鎚子找了過來,商量了幾次,最後決定以女色來誘騙敲詐鄧文光。

白沙鎮文化站站長小米和張大彪有一腿,當然了,張大彪嘛,那隻不過是小米眾多情人當中的一個而已。

張大彪對小米說,事成之後,定會給小米奉上好處費1萬元。小米笑笑說,彪哥,我知道你大方,也講信用。不過,妹子我這幾天手頭有點緊,是不是可以先預付我5000塊錢?

張大彪親了親小米的臉蛋說,沒問題,絕對沒問題!

這天晚上,張大彪就留宿在小米這裡,兩個人你死我活地戰鬥了半夜。

他們兩個又商量了一些色誘鄧文光的細節,小米擠了擠眼說,彪哥,沒問題,絕對沒問題!

不久,小米就給張大彪打來電話,說那個鄧文光還真是一個色鬼,已經上鉤了。

張大彪在電話里哈哈大笑,小米啊,我就知道,沒有你拿不下的男人!

這樣吧,明天晚上,在你家裡,我們去捉姦。

小米發嗲說,什麼捉姦,難聽死了!

這天晚上,鄧文光如約來到了小米的家裡。

小米看到,鄧文光是特意收拾了一番的。光光的腦袋上僅有的幾縷頭髮,被摩絲強行粘在了頭皮之上。一件雪白的襯衫外面打了一條鮮紅的領帶,腳下的一雙皮鞋也被擦得起明發亮。手裡嘛,還捧著一束血紅的玫瑰。

相比之下,小米則隨意得多,她只穿了一身睡衣。只不過,她特意在身上噴上了比平日多出兩位的香水。

坐下來后,鄧文光激動地說,小米啊,十分感謝你能邀請我到你家裡來作客。

小米給他沖了一杯咖啡,笑笑說,鄧總啊,能請到你這樣大的老闆,那是我小米的榮幸。

鄧文光擺了擺手,快別這麼說,我算什麼大老闆。小米啊,不瞞你說,自從結識了你,我才弄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人生。錢了,權了,和小米比起來,那統統都是浮雲。

小米咂咂嘴說,鄧總不僅是財力雄厚,沒想到口才也這麼好!

鄧文光晃了晃光光的腦袋說,小米啊,我哪裡有什麼口才,我只是說出了心裡話罷了。

鄧文光一邊說,一邊把玫瑰花捧了起來。

小米接過花束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說,謝謝鄧總,謝謝鄧總的花!

鄧文光趁機抓住小米的手說,小米啊,謝什麼,這束花應該感謝的是你,是你讓它找到了真正的歸宿。玫瑰花只配給如玫瑰花一樣漂亮的女士擁有。

小米輕輕把鄧文光那雞爪一般的手推開說,鄧總,你坐,我再給你沖一杯。

看著扭動著腰肢的小米,鄧文光眼裡就快冒出火來了。

鄧文光從後面死死地抱著了小米的水蛇腰,嘴巴就在小米的脖子上胡亂啃了起來。

啃了一陣,鄧文光才喘了一口氣說,小米啊,我實在是太喜歡你了,我,我,我已經不行了,小米,小米啊,快求救我吧!

鄧文光一邊說,一邊又把小米的身子扳了過來,雞爪手便伸進小米的睡衣里,抓揉起那兩個巨大的**來。

小米故意扭動起身子說,鄧總,鄧總啊,你這是幹什麼?

鄧文光乾脆把小米壓到了沙發上,一隻手仍緊緊地抓住小米的胸部,另一手就鬆開了自己的腰帶。

鄧文光的口裡含糊不清地說,小米,小米,我不幹什麼,我什麼也不幹,我就干你。為了能幹你,我情願去死!

小米用手摟著鄧文光的光頭,裝作有些許感動地說,鄧總啊,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可你總得讓我準備準備吧!

鄧文光說,準備個啥,來不及了。

他一邊說,一邊就掀起了小米的睡衣。

就在此時,小米的房門卻被人打開了。

鄧文光的心思都在小米的身上,他對身後開鎖進人的事,毫無察覺。

進來的是兩個人,彪子和刀子。

鄧文光正要撕下小米的褲頭,猛聽到身後有人大喝一聲說,什麼人,敢在老子這裡撒野?!

鄧文光回過頭來,發現兩個凶神惡煞般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後。還沒回過神來,刀子已經攥著他的紅領帶把他從小米的身上提溜了起來。

鄧文光的玩意兒尚張揚在褲子的外面,受此驚嚇,據然一抖一。穢物就拋灑到了刀子的衣服上。

刀子連忙呸呸呸地朝鄧文光的臉上吐了幾口說,什麼東西,什麼玩意,還不知道死活了?!

刀子一邊說一邊就在鄧文光的臉上連搧了十幾個大嘴巴。

這時,小米已經整理好了衣服,坐在沙發上假裝小聲哭泣。

張大彪大聲地說,小米,怎麼回事,你敢背著老子養野漢子?!看老子咋收拾你!

張大彪一邊說,一邊就衝到小米的跟前,似乎就要動手。

小米連忙起來依偎在張大彪的身邊說,彪哥,你可要替我作主啊,是這個人,他,他想強姦我!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