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02章 把根留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2章 把根留住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04節第102章把根留住

張大彪回過頭來,惡狠狠地盯著鄧文光說,他媽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動,真他媽的是活膩歪了。刀子,給我狠狠地打,打死了,由我負責!

刀子說,我輕饒不了他。

刀子見鄧文光的下面還在抖動,就把他扔到地上說,他媽的,彪哥,乾脆把他騸了算了,留住這玩意兒是個禍害。

張大彪見茶几上有一個水果刀,就拿起來扔給刀子說,好,騸了他!

鄧文光哪裡見過這陣勢,一見人家要騸了他,立馬變得面如死灰。他趴在地上磕頭如搗蒜,剛才的好口才再也找不到了。他結結巴巴地說,兩位大哥,饒命,饒命啊!我是一時糊塗,衝撞了兩位大哥。你們,你們,大人不計小人過。只要,只要能放了我,一切好商量。好商量!

張大彪說,不行,刀子,快動手,騸了他!

刀子一彎身,就把鄧文光的玩意兒攥到了手上,眼看就要來給鄧文光動一個變身太監的手術了。

鄧文光已經是在嚎叫了,好漢,不,爺,爺啊,饒命啊!

小米這時仍依著張大彪,她給刀子遞了一個眼色說,彪哥,好在你們回來得及時,他也沒有占著啥便宜。我看,還是不要。讓他賠點錢算了。

張大彪說,錢,老子不稀罕,老子就是咽不下這口惡氣。今天一定要騸了他。

鄧文光連忙說,錢,我賠錢,錢的事,好說,好說。

刀子用水果刀輕輕碰了碰鄧文光的玩意,鄧文光立馬嚇得尿了出來,整了一褲子。

這小子看來是被嚇得尿失禁了。

刀子笑笑說,小子,看你這熊樣!錢,你有幾個錢,你又能拿出幾個錢?!

鄧文光又在地上磕著頭說,爺,我有錢,我真的有錢。5萬,不,10萬,行不行?

見張大彪和刀子都沒有應聲,鄧文光就接著說,不,20萬,20萬行不行?

刀子抬眼看了看張大彪,張大彪便朝跪在地上的鄧文光呶了呶嘴。

刀子就又拿水果刀在鄧文光的眼前晃了晃。

鄧文光用手拍了拍地板說,30萬,我給你們30萬。如果你們不答應,那你們就把我送到派出所吧。

最後,又經過幾輪較量,刀架在脖子上的鄧文光只得簽了城下之盟。

他拿出了50萬元的現金,最終擺平了此事,總算是「把根留妝了。

張大彪、刀子等人,沒有想到能從鄧文光身上敲出這麼多錢。既然這次收穫如此豐厚,那給小米的補償自然也要提高。最終,小米拿到了5萬塊錢。

張大彪對小米說,乾的不錯,以後有這種好事,我還找你。

小米說,算了吧,我才不想讓你們當槍使。

張大彪說,小米啊,咱們換個思路也行,你如果想色誘那位漂亮的少婦,那就請你彪哥我上常如果女人確實夠美、夠騷,我請願放棄好處費。

小米笑笑說,男人啊,沒有一個好東西!

張大彪就說,你覺得我們白沙酒業的老總黑鐵膽怎麼樣?

小米歪著腦袋想了想說,黑鐵膽不錯,算是例外。

張大彪就嘿嘿一笑說,你們女人啊,和我們這些臭男人還不一樣,誰不喜歡高富帥、白富美?!

小米說,人家有小有才,有個性。我就是喜歡像黑鐵膽這樣的男人。可惜了,我配不上人家。

張大彪說,噢,噢,你還有自卑的時候。太陽真的是打西邊出來了。

小米說,要是放在幾年前,我真敢去追他,現在不行了,不配嘍!

前些年,小米是不是也發現黑鐵膽常常在晚上用望遠鏡在偷窺她?小米對自己的長相、身材和氣質都很滿意,無奈她踏入江湖太早,名聲不好。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名聲問題,以她的性格,還真敢去追黑鐵膽。

這幾天,黑鐵膽沒有碰上杜天堂,黑鐵膽就在想,杜天堂會怎麼來處理他們兩個下一步的關係呢?自己會不會被杜天堂從白沙集團中清理出去呢?

與杜天堂相比,黑鐵膽顯然處於絕對的下風。

但黑鐵膽想了想,按目前的形勢看,杜天堂想要清理他也不是太容易的。

就與企業員工的關係來看,黑鐵膽感到自己尚略有優勢。在前兩年的改制中,酒廠的老職工們沒有拿到股份,對杜天堂那是一肚子的怨氣。都在議論說,杜天堂及身邊的28個半人,拿走了白沙酒業純利潤的十分之一。

讓黑鐵膽感到好笑的是,他就是那傳說中的半個人。另外,在員工們面前,杜天堂總是以家長、以救世主自居,那姿態居高臨下,那氣魄一言九鼎,員工們對他無不敬而遠之。而黑鐵膽就不同了,因為他是小字輩,對每個員工都很客氣。特別是他主持企業「提度提價」后,企業和員工們的收益同步提升,大家對鐵膽都心存感激。眼下,在眾人的眼裡,黑鐵膽那就是「少帥」。

老革命金不換就曾對黑鐵膽說,鐵膽啊,你雖然來集團的時間不算太長,但你口碑好,在工人們中間,你有根啊!我們大夥都支持你!

就與集團上層的關係來看,黑鐵膽感到他與杜天堂也在伯仲之間。杜天堂雖然在集團中號稱有28個半親信,但其中一些人和黑鐵膽的關係也不錯。比如老馬頭,老白頭,杜天紅,張大彪等人。另外,舉足輕重的石中玉講原則,顧大局,在三駕馬車中,石中玉似乎更貼近黑鐵膽一些。

白如玉那就不用說了,她對黑鐵膽那是百分之二百地擁護。因為有她的存在,白如雪、白如玉那白氏一族,如果杜天堂和黑鐵膽鬧衝突的話,他們應當會保持中立。

酒將白崇光、酒相李大白雖然是杜天堂招募過來的,但他們倆都是白沙酒業的副總,是黑鐵膽的部下。當然,這並不是關鍵,關鍵是黑鐵膽他們幾個常在一起研究工作,彼此心氣相通,意氣相投。如果杜天堂想擠走黑鐵膽,怕這兩位老總就會首先反對。

就與市縣領導的關係來看,黑鐵膽感到自己處於明顯的劣勢。杜天堂是全國人大代表,是全國勞動模範,西山縣委副書記。杜天堂和縣委書記王天恩的關係相當鐵,與山陽市的領導們,特別是常務副市長牛力耕,關係也很不一般。就連省委副書記汪大洋,似乎也頗為欣賞杜天堂。

據汪大洋的秘書石磊對黑鐵膽講,杜天堂每次到省城,就會去拜見汪大洋,兩個人顯得相當親密。這樣看來,黑鐵膽在上層領導那裡,其影響力遠遠無法和杜天堂相比。

現在的黑鐵膽才突然發現,杜天堂真的是老謀深算。他表面上對黑鐵膽不錯,又是提拔,又是加薪,讓黑鐵膽感恩戴德地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企業的經營中,企業火了,杜天堂在各級領導們心中的影響也就越來越大。而黑鐵膽呢,杜天堂很少讓他單獨、直接去和領導們接觸。一些領導們雖然也知道黑鐵膽,但對他的了解都很膚淺。就拿縣委書記王天恩來說吧,他只是把黑鐵膽當成了杜天堂的影子罷了。

想到這裡,黑鐵膽就覺得有些憋屈,有些窩囊。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