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10章 未雨綢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0章 未雨綢繆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12節第110章未雨綢繆

黑鐵膽覺得自己必須未雨綢繆,提前做好應對的準備。因為杜天堂是一個獨斷而危險的人,他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心動不如行動。既然想到了危險,那就必須展開了一系列的行動來把危險降到最低限度。

第二天一大早,黑鐵膽就臉上帶著笑容去見他認為需要見的人了。

在集團內部,黑鐵膽在上層,主要通過監事長石中玉、總經濟師杜天紅,還有總裁助理白如玉來贏得儘可能的支持,同時也通過他們來掌握杜天堂的心思與動向。

白如玉笑著對黑鐵膽說,我的黑總啊,你現在怎麼這樣關心起大帥了呢?你不會是想造反吧?

黑鐵膽說,哪裡話,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杜總的想法,以便更好地配合他的工作。

白如玉說,算了吧,你們男人啊,哪一個沒有野心!再說了,你可是老狼啊!

黑鐵膽說,看透不說透才是好朋友!

在中層,黑鐵膽主要通過酒仙白崇光、酒鬼李大白來加強對集團中層的管理和掌控。當然了,黑鐵膽也常抽出時間來約那些中層領導們談心,共商企業發展的大計。

李大白有一次在喝下半斤酒後,還拍著黑鐵膽的肩膀說,少帥,我們大家都服你。像李春山和李秋水這對黑白雙煞,平時高傲得很,誰也看不上眼,但他們一提起你,都直伸大拇指。

黑鐵膽笑著說,李總啊,在咱們集團,你的功勞是最大的。你想啊,如果咱們的酒銷不出去,那生產再多又有何用?你說,我能有什麼本事,不是全靠老弟兄們幫襯。

李大白說,黑總啊,有你在,我們白沙酒業就有光明。你放心,我這一塊,不管是誰,都絕對聽從你少帥的號令。

黑鐵膽緊緊地搖著李大白的手說,多謝老兄支持,兄弟同心,其利斷金。

有一次,黑鐵膽在白酒車間同酒仙白崇光拉話。白崇光對鐵膽說,黑總啊,我是憑技術吃飯的,我會堅決維護咱們白沙老酒的質量和品牌。我的眼裡摻不得沙子,想在我面前弄虛作假、以次充好,我堅決不答應,不管他是天王老子地王爺。除非是不讓我干這個總工程師了,讓我干,我就會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不僅撞鐘,還一定把它撞響。

黑鐵膽說,好好好,白總啊,我就特別欣賞你的人格。有你在,我們都很放心,毋庸置疑,你是我們集團最大的功臣。你想啊,如果酒的品質上不去,就是再會吆喝,誰會去買?!

在基層,黑鐵膽主要通過老馬頭、老白頭和老金頭去做工作,爭取讓更多的普通的員工能了解他黑鐵膽的品性,他的經營思想。

客觀上講,老馬頭和老白頭都是杜天堂的人,一個是杜天堂的舅舅,一個是杜天堂的「岳父」,但這兩個老頭同黑鐵膽的感情都不錯。黑鐵膽的想法是,如果他和杜天堂的矛盾公開並擴大,這兩個老頭至少能保持中立。老金頭金不換則不同了,他本來就看不慣杜天堂的做派,另外,老金頭是老廠長石光榮的把兄弟,在工人們中的威信很高。他對黑鐵膽的印象不錯,也願意幫助黑鐵膽去開展工作。

老金頭就曾對黑鐵膽說,黑總啊,你雖然年輕,但你為人忠厚,在經營上既大膽又實際,真的很不錯。我覺得,你就是我們這些普通員工的主心骨和貼心人。黑總啊,我雖然是一把老骨頭了,但我對咱們集團的感情卻絲毫不減當年。黑總啊,有用得著我這個老頭子的地方,你儘管開口。

黑鐵膽感激地說,金叔,咱們集團能走到今天,離不開你們這些老革命的多年打拚。今後集團的發展仍需要你們想點子,流汗水,你們這些老人那才是咱們集團最大的財富。金叔啊,我還年輕,有很多地方做的都不到位,你看到了,直管說。罵我幾句也沒關係,誰讓我是你的小輩呢!另外呢,老同志們有什麼想法和意見,你隨時可以找我說,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黑鐵膽的一番話說得老金頭有些受寵若驚了,這些年來,除了老廠長石光榮和他說過這些掏心窩子的話以外,他還真的沒有從哪個老總們的口裡聽到這樣的話了。老金頭點著頭,眼裡似乎還閃著一點淚花。他抖著一把山羊鬍子說,黑總,你放心,只要我這把老頭還沒有散,我會永遠幫你拉車的。

黑鐵膽緊緊地拉過老金頭的手說,金叔啊,咱們集團的人如果都像你這樣,還何愁不能大跨步地發展?

有一次黑鐵膽和石中玉在一起商量工作,黑鐵膽就說,金不換這個老同志不錯,現在不擔任監事長了,那個工會主席的位置可以考慮考慮。

因為監事長的權力增大后,石中玉就擔任了監事長一職,說實在話,他對自己的這一位父輩還真的一些過意不去。聽了鐵膽的話,石中玉就說,嗯,有道理。老工會主席馬上就要退休了,我也覺得金不換同志是最佳人眩

本來老白頭想當這個工會主席,他也曾找過黑鐵膽裸露了心跡。黑鐵膽就想,既然老白頭來找他,那肯定是已經和杜天堂交換過意見了。黑鐵膽就說,白叔,你的這個想法很好啊,我支持你!

但在三駕馬車一起商量的時候,石中玉和黑鐵膽都提議老金頭,杜天堂就有些不便提老白頭了。畢竟,白如雪和他的關係既曖昧又敏感。另外,老金頭在員工的中的威信要高出老白頭許多。杜天堂想,在他和普通員工之間,也需要一個像老金頭這樣的緩衝地帶。三駕馬車在一起議了議,最後就把老金頭定為了白沙酒業的工會主席。

事前和石中玉做了溝通,黑鐵膽其實用的是一箭雙鵰之計。如果杜天堂堅持用老白頭,那他就會和石中玉產生新的矛盾。如果他同意用老金頭,那也就等同於這一次他在黑鐵膽的面前認輸了。

說罷了工作上的事,同著石中玉,黑鐵膽就笑笑說,杜總啊,我還年輕,有些事情考慮得欠周到,可能惹你生氣了。你以後看到我不對的地方,直管說,直管罵。

杜天堂給黑鐵膽和石中玉每人扔過去一根煙,他自己也點上一根,並吹了一口說,鐵膽啊,我覺得你處理問題很周到,很講原則,也很有力度,不錯埃倒是我的脾氣不好,你,還有石總要多擔待。

黑鐵膽聽到杜天堂說他處理問題講原則、有力度,這明顯是話裡有話,是在說他黑鐵膽有時候居然不聽杜天堂的號令。

黑鐵膽也點上煙,抽了一口說,有時候,我就是一根筋,杜總、石總不要見怪,還請二位多多擔待啊!

石中玉把煙拿到鼻子前聞了聞說,怎麼了,今天是要開民主生活會嗎?那我也說幾句……

石中玉此話一落,三個人都笑了起來。

在白沙鎮政府,經過這幾年的幹部調整,黨委書記白明遠已經提拔到縣上,擔任了副縣長。鎮長王帥民接手書記一職,原來的紀委書記張炎元被破格提拔為鎮長,黨委秘書李士珍擔任紀委書記一職。副書記胡四海因為作風霸道,加上受到他兒子胡衙內的影響,現在仍是副書記,他自然是一肚子的牢騷。

在白沙鎮政府,黑鐵膽覺得他的影響要超出杜天堂。一方面,杜天堂根本就沒把鄉鎮這一級領導放在眼裡,他的眼裡只有縣裡、市裡、省里的領導。另一方面,現在的黨委書記王帥民,那是黑鐵膽知根知底的人。還有,鎮長張炎元、紀委書記李士珍那是鐵膽年齡相仿,又是好幾年的書友,他們常在一起討論《資治通鑒》上的人和事,有時候還爭得面紅耳赤。因此,黑鐵膽覺得,如果他和杜天堂開戰,白沙鎮政府會站在他這一邊的。

不過,僅有白沙鎮政府的支持是遠遠不夠的。在市、縣領導的心目中,人家杜天堂可絕對是一個響噹噹的人物。他黑鐵膽呢,頂多算是一個職業經理人吧。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