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11章 寡頭統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1章 寡頭統治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13節第111章寡頭統治

杜天堂不斷從杜天龍那裡接到秘報,說黑鐵膽近期經常與集團各階層的人進行聯絡,大有在白沙集團里建立「國中之國」的勢頭。

杜天堂冷笑道,黑鐵膽,他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

這天上午,沒有同黑鐵膽商量,杜天堂突然召開了一個由集團全體中層參加的大會。這次大會,很多人都感到很突然。但即使這樣,人來的也挺齊。在88個中層以上管理人員中,只缺席了3人。

在集團大會上,杜天堂又拿出了他那在文革中練就的好口才。

他用洪亮的聲音說,同志們、弟兄們,眼下的白沙集團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發展時期。

1998年,我們實現了「一四七」,也就是固定資產10個億,銷售收入40個億,利稅7個億;1999年,我們實現了「二五八」,也就是固定資產達到了20個億,銷售收入實現了50個億,利稅突破了8個億。今年,也就是2000年,我們的目標是「三六九」——固定資產30個億,銷售收入60個億,利稅9個億。實現了今年「三六九」的目標,我們集團就實現了三年三大步的宏偉跨越。

當然了,三六九的目標是不容易實現的,在我們前進的道路上還有很多困難和問題。這些困難和問題,有的是外在的,有的卻是內在的。

你們知不知道,眼下在我們白沙集團最最關鍵的是什麼?那就是團結。

我們必須牢固樹立「一個領袖、一個思想、一個聲音」的核心理念。

接下來,杜天堂侃侃而談,咱們這裡是一個集團,是一個組織,是一個大家庭。在咱們白沙集團如果有國中之國的存在,有一個一個小圈子的存在,有雜音的存在,那我們就會在根本上喪失戰鬥力和競爭力。堡壘最易從內部被攻破,這樣的白沙集團只能是死路一條。

杜天堂甚至還拍著桌子說,如果有人膽敢在白沙集團耍陰謀、搞分裂,全體白沙人都決不答應。我可以在這裡明確表態,我只要發現了這樣的人,一定讓他狼狽地滾開白沙集團。這一點,不能妥協,毫不含糊。

黑鐵膽一邊聽著杜天堂的激情演說,一邊在手裡把玩著那隻血核桃。他的心情很不爽,傻子都能聽得出來,杜天堂的話那就是針對他黑鐵膽說的。

還有今天這個會,他黑鐵膽可是集團的總裁啊,事前他連一點消息也不知道,這分明是杜天堂故意在「晾」他。

白如玉聽著杜天堂的訓話,很認真的樣子,不過,她在筆記本上寫的是「希特勒、希特勒……法西斯、法西斯……」

黑鐵膽把玩了一會兒血核桃,心中的熱血也不覺涌了上來。

黑鐵膽想,眼下他與杜天堂的關係已經是劍拔弩張了。要麼,他得與杜天堂妥協,主動去修復已經扭曲了的感情。這一點,他不願意。要麼,他得離開白沙集團。這一點,他也不願意。當然了,最好的結果是杜天堂能離開白沙,他黑鐵膽可以上位為董事長。這一點,他雖然樂意,不過,這個最好的結果卻無疑難於上青天。

黑鐵膽記不清是誰說過這樣一句話,很是精闢,「不論誰說到組織,都是在說寡頭統治。」

杜天堂這是在搞一言堂,在搞寡頭統治啊!

剛才杜天堂的一番話,其實就是在鼓吹以忠誠為核心的道德說教,強調「統一、和諧與服從」,這似乎沒有錯,很正統也很傳統。黑鐵膽記得一位英國人說過,「正統性主張是一種非常令人生畏的權力工具。」在**主義者那裡,正統性是根本的。在極權**之下,即使人們非常討厭統治者,普遍地否定官方的正統做法,也無法產生別的思想運動。

黑鐵膽想,客觀地講,杜天堂也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他的特長是顯著的,做事膽大心細、果斷力行,口才又好。但他的缺點也是顯著的,好色、貪財、獨斷。眼下,黑鐵膽雖然也在和杜天堂明爭暗鬥,但黑鐵膽自問心中無愧,因為他和杜天堂之間的不和沒有一件是因為自己的私利。相反,每一件事,那都是杜天堂的私心在作怪。

黑鐵膽正在想著心事,突然,杜天堂把話鋒一轉說,同志們、弟兄們,今天這個會議是我同黑總多次溝通后決定召開的。下面,請大家以熱烈的掌聲歡迎咱們的黑鐵膽總裁講話。

黑鐵膽不由心中一緊,他媽的,這是杜天黨在將他的軍,在對他搞突然襲擊呢。另外,這關於一個領袖、一個主義、一個聲音的主題,也無疑是在看他黑鐵膽的笑話。

不過,經過這幾年的風風雨雨,黑鐵膽早就可以把心事埋在肚子里,而不是寫在臉上。

杜天堂說罷,下面就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白如玉、杜天紅等人都在為黑鐵膽擔心,不知他會怎麼講。而杜天龍的心情則相當爽朗,他在等著看黑鐵膽的笑話。

杜天堂這一個領袖、一個主義、一個聲音的演說,已經把黑鐵膽逼到了兩難的境地中。他如果反對,那他就是一個陰謀家,是一個鬧分裂的人,當然就是是要被清洗的對象。他如果贊同,那他今天就跌了份,失了分,以後杜天堂再說什麼、在幹什麼,他還能不支持、不遵照嗎?

黑鐵膽快速地在心裡打了一個腹稿,他擺了擺手讓下面的掌聲停下來,然後笑咪咪地說,各位同仁,杜總剛才的話語重心長,我覺得他是帶著感情談的,講的很好,我完全贊同。

下面,圍繞杜總的話題,我談幾點體會,希望與各位同仁分享。

咱們中國有些老話,很有哲理。比如「兄弟不和,外人欺。」比如「兄弟合心,其利斷金1比如「家合萬事興」等,說的是一個道理,團結的極端重要性。我們都知道曹植寫的那首《七步詩》,「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一個國家、一個地方,一個企業,最怕的就是窩裡斗,就是內耗。關於這一點,杜總已經講的很明白了。我和大家一樣,對於這樣的觀點,舉雙手贊成。

聽到這裡,杜天堂也微微一笑,輕輕鼓起掌來。台下隨即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杜天堂心想,你黑鐵膽再有本事,但你到底是二把手,在公開的場合,你敢向我叫板,能向我挑戰嗎?!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