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12章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2章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14節第112章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黑鐵膽看了看集團的同事們,他起身舉了一躬,算是對掌聲的答謝。

他坐下後點了點頭繼續說,同志們都清楚,我們杜總是講辯證法的,我想,在這個問題上,也應當做辯證地理解。

一個主義是肯定沒有錯的,但凡事,我們叵胍幌耄琢磨琢磨。

比如,**與蔣介石都堅持「一個主義」,為什麼**勝利了,蔣介石卻失敗了?

蔣在20世紀20年代北伐的時候,曾經講過一段話,說:蘇聯的革命證明,革命要勝利,只能有一個黨,一個司令部,所以,他當時就要求參加國民黨的**員退出**,做單純的國民黨員。因為他認為革命要勝利,只能有一個黨,只能有一個主義,當然也只能有一個領袖。

**與蔣介石的「一個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稍有不同,**講聯合陣線,允許不同的民主黨派存在,也允許各民主黨派的領袖存在,唯有「一個主義「與蔣介石是相同的。不過這「一個主義」的「主義」內容卻是完全不相同的。蔣介石堅持的是**反人民的「主義」,**堅持的是消滅剝削階級為工農最廣大的人民群眾謀利益的「主義」。

如果把蔣介石的**與反人民捆綁在一起,蔣介石若是地下有知,可能要反問:說我**不錯,我何時說過「反人民」了?如果僅從理論上來考究,還確實很難找到蔣介石公開說過「反人民」的言論。蔣介石的很多言行也是要為國、為民服務的,言談聽起來也很動人。但實際所作所為最終是圍繞官僚、買辦、大地主,大資本家服務的。

就以蔣介石反**為例,蔣介石也反**,而且在某些地方反**很堅決。有資料證明,當一批銀行的年輕人檢舉孔祥熙在美金勝利公債里有貪污舞弊行為的時候,蔣介石最初也很震怒,親自調查,找孔祥熙談話要他交代問題。但他沒有決心徹底地把**反掉。因為當他掌握了越來越多可靠的、切實的證據,問題越來越清楚的時候,他害怕了,跟左右講,這個事情要趕快了結,否則的話,夜長夢多,授人以柄。

因為孔祥熙不是一般人,他當過行政院長,其夫人是宋美齡的大姐宋藹齡。蔣介石怕把孔祥熙的問題徹底暴露出來,影響國民黨、國民政府的威信。所以,他要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調查人員秉承蔣的意旨,給了個輕描淡寫的結論。最後作為處分,蔣介石免掉了孔祥熙的最後一個職務——中央銀行總裁。

蔣介石為什麼一開始對**很「震怒」,後來卻掩旗息鼓了呢?原因很簡單,因為反**反到了四大家族的根本利益上了,這反映了蔣介石的局限性,他想反**,但不可能徹底地反**。一但反**觸及到官僚、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根本利益,也即反到蔣介石的執政基礎上的時候,自然就反不下去了。

蔣介石所堅持的「主義」最大好處是,一切問題,包括法律都可以秉承蔣的意旨或者大官的意旨,小的可以化大,大的可以化小,一切以少數人利益為意志,不必讓人民參與監督,不讓人民關心議論國事,在蔣介石階級的心中,民意就是個屁。

因此,我們都知道,這個大講「一個主義、一個領袖」的蔣介石,被稱為「獨夫民賊」。

所以說,蔣介石的這一個主義、一個領袖、一個聲音的宣傳是欺騙性的,他和我們杜總不同,我們的杜總是帶著感情講的,是從我們白沙集團的整體利益出發的。

在這一點上,請同志不要有誤解,因為一聽到一個主義了,一個領袖了,容易讓人想到蔣介石。蔣介石是為了他自己,杜總是為了我們整個白沙集團。提法雖然一樣,本質卻有天壤之別。

黑鐵膽講到這裡,就扭頭問杜天堂,杜總,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吧?!

黑鐵膽這番有關蔣介石的話語,讓杜天堂聽起來很不舒服。但對於黑鐵膽的話,他同樣也不能反駁。他只得點了點頭,算是對黑鐵膽的回答。

黑鐵膽接著說,對於杜總的指示和安排,集團全體上下都應當無條件地去執行。但作為白沙人,我們心裡要清楚,我們要領會的是杜總的精神實質,而不是去死記他說過什麼話。那樣做是文革中的一套,一句頂一萬句。杜總和我對此都極為反感。

我個人覺得,杜總的精神實質就是開拓創新、永立潮頭。這是一種什麼精神,這就是時代的精神,是改革的精神。我們白沙集團也正在是杜總的這一精神實質引領下,一步一步成長壯大起來。我們白沙集團今後的路還很長,杜總說要把我們白沙集團打造成百年老店,創下千年基業。這一目標是激動人心的,靠什麼來實現,那就是杜總的精神實質,也就是我們白沙集團的靈魂——開抬創新、永立潮頭。

聽到這裡,杜天堂不由得又輕輕鼓起掌來,他點了點頭說,黑總說的好。

白如玉暗自為黑鐵膽的發言叫好,杜天紅卻在為黑鐵膽擔心。

是啊,黑鐵膽的這番話對於杜天堂來講,絕對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妙是很妙,但這裡面有挑釁性啊,杜天堂豈能善罷甘休?!

其實黑鐵膽也想講一些更委婉的話,但當時的那種場合,因為杜天堂的牛氣,加上事前根本沒有與黑鐵膽溝通要開大會的事,黑鐵膽的心情就很不爽。思來想去,他就採取這種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辦法。明裡上講,完全擁護杜天堂的提法,暗裡卻是在與杜天堂唱反調。黑鐵膽想,我就是要亮一亮我的態度。也許有不少人一直以來就順著你杜天堂,唯你的馬首是瞻,甚至是溜須拍馬,低三下四。但我黑鐵膽不會,我一切事情都是從集團的整體利益出發的,你杜天堂又能拿我怎麼著?!

這次大會也讓白沙集團的人們看到,一把手與二把手是面和心不和了。而且,一把手的態度是明確的,二把手的態度也是明確的。

白沙集團的明天,讓眾人充滿了憂慮。

不過,也有不少人真的為黑鐵膽擔心。因為誰都知道,杜天堂可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