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18章 壯陽神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8章 壯陽神葯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20節第118章壯陽神葯

黑鐵膽在山上挖了幾節山藥,在原來下套的地方收穫了一隻野兔,他就用山藥燉野兔,享受了一頓中藥滋補晚餐。外加幾粒山杏、兩隻山桃,算作是酒店免費送的果盤了。

他住的這個山洞附近,有許多藤蔓植物,像獼猴桃、山葡萄、五味子、八月炸、南蛇藤等,這些植物反反覆復、層層疊疊地攀爬在櫟樹、槭樹、楓樹、冷杉等高大的喬木上,形成了難得一見的森林大絞殺。

第二天,黑鐵膽感到如果以此山洞為根據地,位置有點靠下,應該再往深山裡走一走,直插到神農架的核心區域去。他就背著大背包又往大山深處走了兩天。這裡應該是人跡罕至的地方了,因為鳥獸的出入明顯增多,很多鳥獸並不怕他,在他眼前晃來晃去。有一隻小白熊,大概是小熊貓的變種,就在他前面幾步遠的一叢箭竹叢里吃竹子,沒有絲毫要逃走的跡象。

一隻豹子的胎兒不足月就產下來了,是死胎,在一棵白皮松下面已經出現了**的跡象,引來了大量的綠頭蒼蠅。兩隻禿鷲已捕捉到了這一信息,正在藍天上盤旋著尋找降落的地點。

讓黑鐵膽意外的是,他竟然在這密林深處發現了一間草房子,不知是原來護林人的,還是進山採藥人的。這間草房以樹枝作牆,樹枝上抹上了黃泥。以千桿草履頂,以青岡木的木板為門,整體看上去還比較周正,很適合他在這裡遮風避雨。他想,這就是他的家了。他總算在這神農架深處有了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家。

他走出草屋,鑽出櫟樹、青岡林,來到山脊處,樹林已變得稀朗,周圍的山勢更為險絕,遠遠近近的石壁孤峰一一呈現,涼風習習,鳥聲啾啾,果然是別有洞天,豁然開朗。他估算著這一塊的海拔高度應在2500米左右,因為在這個地方有許多鐵杉、冷杉和雲杉了。

雖然是夏天,但這裡海拔高,溫度低,遠處一些背陰的地方還有一些殘雪。身旁還有一些杜鵑正在怒放。天路知道,下面的杜鵑多是紅色的,冬天裡落葉子。從這裡往上的杜鵑基本上都開紫花,冬天不落葉。

忽然,黑鐵膽發現前方的一處絕壁上有人腰裡拴著繩索在蕩來蕩去。在這個地方遇到了人,也蠻親切的。

來到跟前,黑鐵膽問:「兄弟,你這是幹啥呢的?」

那人見有人來了,便手腳並用爬了上來。他見有人站在這山崖絕壁間,不由吃了一驚。他回答說:「我這是打金釵。」

打金釵,黑鐵膽是知道的,他們西山縣的鳳凰山上也有人以此為營生的。

那人抓起一撮金釵給黑鐵膽看,綠瑩瑩的,枝葉如螃蟹的爪子向上伸著,成朵狀。這人倒是不認生,向黑鐵膽介紹道:「神農架有三寶,金釵、石豆、過橋草。石豆、過橋草是兩味清熱解毒的草藥,這金釵卻是聖物,是值錢東西,能滋陰壯陽、抗癌美容哩。」

黑鐵膽知道這金釵的確是一種藥用植物,是鐵皮石斛的一種,稀有而主貴。其莖加工后細長分節,蠍子尾巴一般,又酷似古代仕女髮髻上的釵子,加上它金光閃閃,故名金釵。說它稀有,是因其生長條件獨特,產量極低。金釵喜陰怕曬,只能生長在臨潭的山崖絕壁上,陽光不可直射,採光靠下面潭中的太陽反射。金釵的生長可謂采天地之靈氣,取日月之精華。說它主貴,因為其藥性奇特,金釵熬制后,涼飲涼性,溫服溫性,熱喝熱性,能大補提神。

採挖金釵,民間稱作打金釵,頗為艱辛。個中老手首先要通過山水形勢、風向日照等條件,來判斷出哪個懸崖絕壁上可能長有金釵。然後需把長長的繩索一頭捆在峰頂的某個老樹或突出的尖石上,一頭綁在挖葯人的腰間,自上而下,手腳並用,飄來盪去,四處探尋。這或許就是現代攀岩運動的雛型吧。可惜山裡人攀岩用具簡陋,故每年都有死傷。

黑鐵膽得知這人已從事打金釵營生多年了,但看他仍是面帶菜色,臉上溝壑縱橫,估計也沒有掙到什麼錢。眼前的金釵人衣服破爛,鬍子和頭髮連在一起,長長的扎滿了芒剌。如果他不是還穿有衣服,說不定會被一些好事者看作就是神農架野人。他的照片將會被一些娛樂八卦報刊刊登,再掀起一陣所謂的野人熱。

在感慨奔波的艱辛后,那人卻露出了生意有成的滿足感。當問起他銷路如何時,此人並不答話,而是蹣跚而起,從貼身的口袋裡掏出一本毛邊翻卷的通訊錄讓黑鐵膽看,一臉的狡黠。

翻開一看,只見上面記錄了附近幾個縣市名流的信息,上面有姓名,年齡,住址,有每年的金釵需求量,當然還有電話。

面對黑鐵膽的疑惑,此人很是得意。說現在的金釵根本不必賣給醫藥公司或生藥販子,因為供不應求,他現在搞的是「直供」。如今的人們有錢了,要求高了,想長壽、想美容、想溫補、想壯陽。他早已和許多頭面人物有來往,把挖到或收到的金釵直接送給他們。

「我的金釵賣得最貴,但貨真,搶手著哩。我們這邊就不說了,k省,k省也有我的許多固定客戶。比如那裡的省委副書記汪大洋,還有山陽市委書記王國慶、白沙集團老總杜天堂等人,他們給別人送禮還用過我的金釵哩1

黑鐵膽一聽來了興緻:「噢,真的?你還見過王國慶?」

「我們是老朋友了。他不僅送禮用,他自己也喝。你是不知道,他50多歲了,身體好得很。現在還養了一個20出頭的小情人。我是老百姓,王國慶也不背我。那小情人漂亮得很,騷的很,長的就像是蘇妲己。要是沒我這金釵,沒我這壯陽神葯,他還能辦事?」

提到王國慶的所謂小情人,那不是指自己的妹妹阿雪嗎?黑鐵膽的心裡就有些不悅。

那人接著又說,還有杜天堂,老弟啊,你是不知道,這傢伙的情人一大堆,對外號稱是有72妃的。他不用我的金釵,豈能對付得了?!那些女人,可都是如狼似虎啊!也算這個杜天堂有福氣,碰上了我,多虧我這壯陽神葯了。

黑鐵膽感到這人真是有意思,也感到真的是世事無常。看此人的神情,似乎那日子比王國慶、杜天堂等人過的還要滋潤。

打金釵的人走了,黑鐵膽又融入到了寂寞而充滿生機的茫茫林海之中。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