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20章 白髮魔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0章 白髮魔女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22節第120章白髮魔女

一個人生活在深山老林中,黑鐵膽不僅不寂寞,而且還很舒心。

天氣雖然逐漸轉涼,但他身上的衣服卻越來越薄了。他一點也不覺得冷,他知道,這是他長期在大山裡奔走見了效果。也就是說,他的身體素質明顯增強了。因為這裡遇不到人,有時候,他就赤身**躺在草地上來曬日光裕

他發現了一個小小的秘密,那就是長期對抗低溫,他身上的毛髮就變得越來越長、越來越旺了。如果再發展下去,是不是也會像猴子一樣,就是在冬天裡也不用穿衣服了。

有時候,黑鐵膽會暗自發笑。自己是來考察野人的,最後不會野人沒有找到,他自己反而變成了一個野人了。

一天上午,黑鐵膽在一棵紅樺樹上通過望遠鏡突然發現了遠方的一個山洞邊,站著一個赤身白髮的人,是人?還是野人?黑鐵膽一下子興奮起來,差一點從樹上掉了下來。

那個地方離黑鐵膽的水平距離並不遠,但中間隔著一道深深的峽谷,想過去近距離接觸並不容易。

他一下子變得極為興奮,他悄悄地從樹上下來,準備沿著一條小溪向野人靠近。走了一陣,他才發現自己並沒有穿衣服,連褲頭也沒有穿。他只好又折回到自己的窩棚里,迅速地穿好了衣服,拿上了一把砍山刀。

黑鐵膽出來以後,發現那個野人還在那裡。他就一會兒彎腰小跑,一會兒匍匐前進,終於在大樹和草叢的掩護下,來到了峽谷的谷底。眼下,他已經處在野人的視線之外了。但他必須要攀上面前這一道高高的崖壁。

好在黑鐵膽經常鍛煉身體,特別是在神農架這些天一個人的生存實踐,他跨谷越澗的本領早已不是常人能及的了。黑鐵膽便利用懸崖絕壁上的岩石、縫隙、孤樹、藤條,手腳並用,不大一會兒就攀到了崖頂。

黑鐵膽趴在一堆亂草叢裡,那個赤身**的野人就近在眼前。通過仔細觀察,眼前的這個野人似乎仍是人類,並且還是一個女人。雖然她渾身上下一絲不掛,但她除了頭上長長的白髮外,肢體上再沒有野人應該具備的棕色長毛。她的頭型和臉孔也不是野人或猿類的模樣,她身材修長,**飽滿,她的手腳發育更是猿類無法達到的。

她肯定是一個人,只是這個女人背後必定有一段無人能知的變故。

看著眼前這位渾身古銅色、白髮飄飄的當代白毛女,黑鐵膽拿不准她是不是已經瘋了,或者是不是還會說人話?

黑鐵膽慢慢站起身,輕聲問道:「姑娘,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呢?」

聽到有人說話,姑娘的眼中露出極為恐慌的眼神,她看到了對面的黑鐵膽,更是顯得手足無措。她連忙從腳下拉起一塊獸皮圍在腰間,並用雙手捂著胸部,轉身就往山洞裡跑。

看到姑娘的這一系列舉動,黑鐵膽便斷定這個人並沒有發瘋,她還具備人的基本反映。起碼她還知道什麼叫羞愧嘛!大概是這裡根本就見不到人,她才會像黑鐵膽一樣赤身**地跑來跑去。

黑鐵膽決定到山洞裡去,看能不能幫助這位可憐的姑娘走出困境。

山洞不大,顯得有些陰暗。姑娘正雙手抱頭坐在地上,這時她已經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黑鐵膽來到姑娘的身邊,對她說:「姑娘,我不是壞人,我是國有企業的職工,我到這裡是來考察搶險的。」

姑娘並不搭話,仍是默默地抱著頭。

黑鐵膽將地上的樹枝用打火機重新點燃,洞內一下子就變得明亮和暖和了。

黑鐵膽這時才比較清楚地觀察到了山洞裡的一切。靠裡面是一堆柴草,那應該是姑娘的床鋪了,旁邊還放著一張毛毯和幾件姑娘的衣服,不過還有一身運動服,卻明顯是男人穿的。這讓黑鐵膽感到有些迷惑。

床鋪前面用三塊石頭支了一個小鐵鍋,但鐵鍋早已是跡斑斑,估計已很長時沒有用它做過飯了。山洞一側的崖壁上,正往下滴滴答答地濺落著水珠,下面還有一個瓦盆正接著水,那盆里的水已經滿了。漫出的清水正順著腳下的一條細溝流向了洞外。

山洞另一側的崖壁上,有一大塊比較平整的地方,上面橫七豎八地刻滿了各種符號。這些東西黑鐵膽是看不分明的,猜不出其中代表的含義。但總的來看,這裡的生活條件似乎要比他那間草房還要好一些。

過了一陣子,那姑娘也漸漸恢復了平靜,敢抬眼來看黑鐵膽了。

黑鐵膽便問姑娘的情況,但姑娘總是張張嘴,卻沒有回答。難道她長時間不和人交流,已經失語了?黑鐵膽知道,像她這種情況是需要慢慢接觸的,需要慢慢地用他兄長般的關愛來讓她回歸到人群中。

黑鐵膽看看山洞內並沒有可以用來做飯的食物,他只好回到了他的那間小木屋裡,將他的全部家當都悉數搬了過來。這一趟累得夠嗆,背著大大的旅行包,又來了一次峽谷穿越。

他要來照顧這個可憐的、失落在原始森林中的小女孩。這也許就是他到神農架,上天在冥冥之中給他安排的一項任務吧。不管是誰的安排,黑鐵膽都感到很愉快。能幫人一把,就是人生價值的體現。

他把自己的旅行鍋放在了那三塊石頭上,生上火,烤了幾根碩大的山藥。隨後,又將他上午捕獲到的一隻野兔燉了一鍋濃湯。她叫姑娘來吃,姑娘先是遲疑了一會兒,但她最後還是來到香氣撲鼻的鐵鍋前,狼吞虎咽地吃起了焦香的山藥。隨後,姑娘又啃了大半個野兔,並足足喝了三碗肉湯。看來,這個姑娘是餓壞了。

吃飽喝足之後,姑娘看黑鐵膽的眼神就有了光彩。雖然她並沒有開口說話,但黑鐵膽已察覺了她的細微變化。姑娘看看鍋,又看看黑鐵膽,顯然是要他也來吃點東西的。黑鐵膽便喝了一些肉湯。

不久,姑娘就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踡著身子躺在乾草堆上睡著了。

黑鐵膽便將山洞內的火堆點亮,也鑽進自己的睡袋裡。他想,姑娘所以白頭,大概會是兩個原因。一是因為較長時間沒有吃鹽了。他決定明天就去旁邊的淺湖邊用土辦法熬一些鹽,因為那片水塘據黑鐵膽觀察,是屬於鹽鹼灘的。二是她大概是心靈上受到了嚴重的創傷,長期心情鬱悶所致。古代那個伍子胥,不是在一夜之間就愁白了頭嗎?關於這一點,他只能慢慢地疏導姑娘的情緒,逐步打開她的心緒,盡量逗她開心吧。

好在黑鐵膽是精通讀心術的,他相信自己能溫暖姑娘那冰凍的心房。

第二天上午,當黑鐵膽醒來的時候,發現眼前的這個姑娘已經梳洗打扮過了。頭髮已經盤在了頭上,臉也已經是洗過了,顯得神采奕奕。更為難得的是她已經做好了早餐,是用大米熬成的稀粥。這充分說明姑娘已經開始了人群的生活,這讓黑鐵膽感到很有成就感,他的苦心沒有白費。

兩個人吃罷飯,黑鐵膽帶上小鍋和鐵鏟,就去鹽鹼灘上提煉粗鹽了。姑娘也在後面跟隨著,顯得很好奇。當鐵鍋裡面的鹽水在木柴堆上滾開花時,姑姑的臉上露出了難得一見的笑容。

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姑娘也不再排斥黑鐵膽對自己的關懷了。

姑娘經過很長時間的適應才又學會了說話,原來她還是一個大學生。兩年前她和男友前來神農架旅遊,在一次攀岩中,男友墜下了山崖。她立即一路狂奔,請來神農架林區的救援隊前來尋找。可始終沒有發現自己的男友,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別人都走了,唯有她不甘心。她決定自己非在這深山密林中找到自己的男朋友不可,哪怕只是找到一具骸骨。

可惜,她已經在這裡苦苦尋找了將近兩年,卻始終沒有找到那怕是男友的半根肋骨。是被狼蟲虎豹叼走了?還是被大山裡的泥石流掩埋了?又還是掉進了某一個深不可測的洞穴里?姑娘曾分析了種種可能性,以及每種情況應該留下的蹤跡。直到她的思維變成一團亂麻,只知道在這裡傻傻地等為止。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