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22章 世界真奇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2章 世界真奇妙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24節第122章世界真奇妙

花蕊蕊還調皮地問:「黑大哥,這兩個哪個是男,哪個又是女呢?」花蕊蕊不說公母,而說是男女,可見她此時的心情還是相當不錯的。

黑鐵膽說:「這個不難,你看太陽能照著的那一個是男的,個頭也要小一些。它對面這一個,太陽是曬不到的,個頭也大,這個就是女的。」

花蕊蕊睜大一雙好奇的眼睛說:「黑大哥,你太神了。這世界上,大概就沒有你不知道的東西了。」

黑鐵膽笑笑說:「我是山裡人,所以對這森林中的事情知道的要多一些。其實,在別的方面,我還有太多的東西不懂啊1

黑鐵膽嘴上這麼說,其實心裡還是甜絲絲的。

在黑鐵膽的指導下,花蕊蕊又學會了如何辨別有毒、無毒的蘑菇。興高采烈的花蕊蕊不大一會兒就采了一堆的蘑菇,那個歡快勁兒,真的就好像變成了「采蘑菇的小姑娘」。

黑鐵膽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和花蕊蕊一塊兒來看剛才下套子的小樹林。還沒走到跟前,花蕊蕊就大聲地叫道:「黑大哥,你看,你看,捉到了一隻1

兩個人快步走了過去,一個肥大的野兔果然被一個鐵絲圈套著了脖子。這傢伙看到有人來了,就撲騰幾下想掙脫。但越動彈,那套子勒的越緊。

花蕊蕊說:「黑大哥,你真的太神了。你看,我的那個套子仍掛在那裡,上面連一根兔子毛也沒有。」

黑鐵膽說:「蕊蕊,你是生手,這不奇怪。我敢肯定,下一次你一定能捕捉到一隻活蹦亂跳的小兔子。」

這一晚,兩個人又是剝兔子,又是洗蘑菇,忙了好一陣子。

不過,忙歸忙,但那一陣陣香噴噴的氣味從山洞裡飄灑出來時,兩個人是多麼的開心啊!

有一天,花蕊蕊指著一棵松樹問吳天路:「黑大哥,為什麼這麼大的一棵馬尾松,就是看不見松鼠呢?」

黑鐵膽便對張蕊蕊說:「這可不是馬尾松,而是一棵華山松。」

在張家界的原始森林中,分佈著大片大片的松樹林。原來在花蕊蕊的眼中,松樹就是松樹,能有什麼分別。不都是她們老家門前山坡上的馬尾松嗎?

通過天路的講解,她才弄明白了這其中細微的差別。黑鐵膽讓她通過察看松針來區分松樹的種類:兩個針一束的是馬尾松,三個一束的是白皮松,五個一束的是華山松。油松雖然從松針上來看也是兩針松,但它的松針要比馬尾松的短、粗、硬。

花蕊蕊的反應很快,她聽說了華山松,便自然又想到了黃山松。

她就問:「有華山松,也有黃山松。奇松、怪石、雲海、溫泉是黃山的四絕嘛!黑大哥,這黃山松又有什麼講究?」

黑鐵膽說:「我們平常所說的黃山松,其實就是油松的變種。油松的根部因為可以分泌出一種酸性物質,它能夠慢慢地溶解堅硬的岩石,所以黃山松才可以在懸崖峭壁上立足。又因為黃山松在懸崖絕壁上經受雨打風吹,冰雪雕琢,她的形態就顯得蒼勁有力,古樸厚重。」

花蕊蕊說:「想不到松樹還有這麼多的說法。」

黑鐵膽還給張蕊蕊談到了吃松針、飲松針茶的種種好處來。據葛洪的《抱朴子》記載,秦朝末年,劉邦、項羽攻入咸陽,戰亂中,宮女們逃進深山。在山裡老人的指點下,僅以松柏之實和松針為食。結果,個個臉色紅潤,冬不怕凍,夏不怕熱。傳說,這些宮女都活了300多歲,而且秀髮烏黑。

李時珍在《本草綱目》里也說:「松葉,名為松毛,性溫苦,無毒,入肝、腎、肺、脾諸經,治各臟腫毒,風寒濕症。」又說能夠治療腫皰,促進毛髮再生,強健肝、腎、心、脾、肺五臟,能夠充饑,延年益壽。

現代科學測試證明,松針提取物可用於擴張動脈血管,增加紅血球攜氧能力,促進血液循環,改善毛細血管的機能,提高免疫力,增加荷爾蒙的分泌,強精,使身體的組織年輕化。人類心臟病的幾大癥狀如心絞痛、心悸、喘息、呼吸困難,在飲用松針製劑后,都不可思議地會得到改善。

聽到關於松針的這麼多故事,花蕊蕊便開始採集松針,並每天都要煮上一鍋松針茶。她不僅自己喝,還要求黑鐵膽每天也必須喝上一大碗。這讓黑鐵膽感到,眼前的這個小姑娘還真的蠻可愛。

在這裡,花蕊蕊總是纏著黑鐵膽問這問那。一切都在她的眼裡變得新奇,變得明亮了。

在這裡,她學會了區分竹子當中的毛竹、黃竹、剛竹和箭竹。

在這裡,她學會了區分楓樹當中的三角楓、五角楓、八角楓。

在這裡,她學會了區分樺樹當中的白樺、黑樺和紅樺。

在這裡,她學會了區分梅花當中的品字、宮粉、灑金梅。

……

花蕊蕊覺得,現在她學到的東西遠比課本上的更豐富,也更有趣。

這樣的日子在一天天過去,花蕊蕊已經在山洞內又刻下了不少划痕。黑鐵膽覺得,需要把這個姑娘送下山了。另外,他自己也要出山了。畢竟,他不是野人,他還是白沙集團的總經理。

如果可行,他還準備動員她重返校園,修完她的課程。如果姑娘不走,時間長了,兩個人豈不真的變成了山頂洞人。假若真的死在了這裡,若干年後,後人進山考古,大概還真的要對他們的頭骨做一番研究呢。正如北京山頂洞人的頭蓋骨化石那樣。

一天下午,兩個人坐在一棵高大的白皮松下閑聊著。

黑鐵膽說:「蕊蕊啊,明天咱們下山吧1

花蕊蕊說:「黑大哥,下山幹什麼?這裡的景緻多美啊1

黑鐵膽說:「蕊蕊啊,你還年輕,你總不能一輩子生活在這深山老林里吧。」

花蕊蕊嘴唇動了動,沒有說話。她雙手托著腮部,慢慢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黑鐵膽說:「我知道你是一個有情有義的好姑娘,但我想你的男朋友肯定不希望你就這樣整天陷入這茫茫的林海中,去做一生的追悔。他必定希望你能走出困境,修完學業,干出一番事業。這樣,他的死才算沒有白死。蕊蕊,你說呢?」

花蕊蕊聽罷,默默地點點頭。

接下來,黑鐵膽就和張蕊蕊一塊收拾她的東西。東西其實很簡單,只有男朋友的那一身運動服,花蕊蕊才真正視為珍寶。

第二天一大早,黑鐵膽就送花蕊蕊下山。

直到此時,黑鐵膽才問起了花蕊蕊的身世。

花蕊蕊說她是安徽亳州人。

黑鐵膽聽了心裡不由一震,他忙問,你是亳州渦陽人嗎?

花蕊蕊睜大了雙眼問,你怎麼知道?

黑鐵膽連忙說,我有一個朋友叫花莎莎,雙輪池集團的副總,不知你認不認識?

聽到這裡,花蕊蕊的眼睛紅了,她抽泣著說,黑大哥,莎莎是我的親姐姐。

天啊,和花蕊蕊在一起生活了這麼久,她居然是花將軍的親妹妹。黑鐵膽有些傻眼了。

他連忙打開手機,想立即給花莎莎通電話。可這裡,哪裡會有信號!

黑鐵膽激動地說,蕊蕊啊,太好了!走,咱們快下山吧。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