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23章 姊妹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3章 姊妹花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25節第123章姊妹花

雖然黑鐵膽帶著花蕊蕊是馬不停蹄地往山下趕,可他們還是在路上走了三天。

可能是最近吃上了鹽,更可能是花蕊蕊這些天來心情比較開朗,頭上的白髮已經被青絲所代替。黑鐵膽看了很高興。

來到松柏鎮,大家都被他們兩個人的奇怪裝束所吸引,紛紛上前圍觀。

黑鐵膽看了看,自己也笑了。已經進入冬季了,鎮上的人們都穿上了厚襖。而他還穿著一件夾克衫,花蕊蕊也同樣穿的很單保況且,他倆的衣服都是破破爛爛,上面還扎滿了草芒針刺。黑鐵膽頭髮鬍子亂蓬蓬地連在一起,原來在山上也不覺得什麼,現在看看周圍的人,真的是相當另類了。

黑鐵膽也顧不得這些了,他連忙給花莎莎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通了,黑鐵膽激動得張了幾下嘴才說,花將軍,我是黑元帥啊!

花莎莎說,黑元帥,你今天咋想起給我打電話了。這些天,你總是關機。我還以為你到火星上去了呢!

黑鐵膽再也忍不住了,他對花莎莎說,莎莎啊,你聽聽這裡誰?

黑鐵膽就把手機交給了花蕊蕊,花蕊蕊只叫了一聲「姐」,就放聲痛哭起來。

花莎莎在電話中大聲地問,蕊蕊,蕊蕊,你是蕊蕊?天啊,天啊,媽啊,媽啊,蕊蕊啊,蕊蕊礙…

花莎莎在電話那端也早已是又哭又笑了。

姐妹倆在電話中聊了一會兒,花蕊蕊就把手機遞給黑鐵膽說,黑大哥,我姐要和你通話。

花莎莎張嘴就說,鐵膽啊,你是我們一家的大恩人!

黑鐵膽笑笑說,純屬巧遇,純屬巧遇!

花莎莎說,黑元帥,我這就坐飛機到襄樊去接你們。

黑鐵膽說,不用了,我帶著蕊蕊回安徽。你放心,我會親手把蕊蕊交到你手裡。

花莎莎說,不行,我想早一點見到蕊蕊。你們倆出神農架后,就在襄樊等我。

黑鐵膽說,好,那行吧。

黑鐵膽帶著花蕊蕊先在松柏鎮上洗了澡,理了發,各自又添置了一些過冬的衣服。兩個人互相看了看,不覺都笑了,他們這是又重返人間了。

黑鐵膽算了算,他這次來神農架已經差不多快兩個月了。翻了翻手機,根據簡訊的提醒,白如玉一共給他打了108個電話,發了88條簡訊。杜天紅一共給他打了88個電話,發了33條簡訊。還有其他人的,可以存500條簡訊的信箱早就爆滿了。

黑鐵膽給白如玉打了一個電話,白如玉一聽就哭了起來。她在電話中說,狼,你這些天死到哪裡去了,電話不打也不接。你不知道,你快把人給急死了。

黑鐵膽笑笑說,如玉啊,對不起,我這次外出,因為沒帶證件,被公安上收監了。我很快就會回去的,等回去之後,我一定負荊請罪。

白如玉說,騙人吧,你。什麼被收監了,分明就是你在玩失蹤。失蹤是好玩的,你可是成人,是一個大型集團的總裁埃天底下哪有像你這樣的人?!

黑鐵膽忙陪著不是說,如玉,狼知錯了,狼知錯了!

黑鐵膽、花蕊蕊乘車到湖北襄樊后,黑鐵膽給花蕊蕊買了一部手機。

花蕊蕊不要,她有些羞澀地說,黑大哥,我怎麼能讓你為我花錢呢?

黑鐵膽說,只要你認為我大哥,這部手機你就收下。再說了,我和你姐那可是老朋友了!

見推託不掉,花蕊蕊就把手機收下了。

黑鐵膽便帶著花蕊蕊到襄樊的隆中遊覽了一番。

隆中這個地方據說是三國諸葛亮出山前隱居的地方,不過,襄樊和河南的南陽這兩個地方一直在爭。

在古隆中,花蕊蕊對黑鐵膽對自己的幫助打心眼裡感激,要不是有這個黑鐵膽,她大概真的要在神農架那茫茫的林海里渡過餘生了。

兩個人剛剛游罷古隆中,花莎莎就從安徽趕到了襄樊。

花莎莎一見到妹妹,兩個人就抱在一起痛哭起來。

是啊,兩年了,花蕊蕊一直沒有任何消息,一家人為她擔心死了。花莎莎的母親因為天天想、夜夜哭,兩隻眼睛已經全瞎了。

聽說了母親眼瞎的事情后,花蕊蕊哭得更厲害了。

她哽咽著說,姐,都怨我,都怨我!

花莎莎強忍淚水勸道,妹妹,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姐妹倆又哭又笑說了好一陣,這才想起了身邊的黑鐵膽。

花莎莎擦了擦眼淚,回頭去看,黑鐵膽一直在笑咪咪地望著她們。

花莎莎拉著黑鐵膽的手說,黑元帥,你可是我們一家人的大救星啊,讓我怎麼說好呢?

黑鐵膽笑笑說,大救星,我可不敢當,那是**!

花莎莎搖著黑鐵膽的手說,你就是大救星,大救星!

花蕊蕊說,這一次,多虧了黑大哥對我的照顧。

黑鐵膽說,緣分,緣分。

幾個人又聊了一會兒,花莎莎就聯繫到了一家酒店,說要請黑鐵膽和妹妹去吃一頓大餐。

黑鐵膽說,去哪裡呢,咱們三個人可吃不多少啊!

花莎莎說,東方夏威夷酒店,據說這是襄樊最好的酒店。

黑鐵膽說,是嘛,蕊蕊啊,要不咱們就去敞開肚皮大吃一頓。在神農架,咱倆過的差不是原始人的生活啊!

花蕊蕊說,走,好好吃一頓。

幾個人吃美喝足后,花莎莎又帶著黑鐵膽和花蕊蕊到服裝城去給他們買衣服。

黑鐵膽說,我和蕊蕊這在松柏鎮剛買的衣服。

花莎莎說,在鎮上能買到什麼像樣的東西,瞅瞅,你們倆穿的也太土了。

黑鐵膽說,好好好,我們倆就交給你了。

這一天,黑鐵膽和花蕊蕊吃的好,穿的好,加上心情更好,一下子都變得格外精神起來。

說起下一步怎麼安排,黑鐵膽說,花將軍,你還是趕緊帶上蕊蕊回家吧,一家人肯定都急著見他。我嘛,我還要到幾個酒廠去看看。這一次出來,只顧在山上轉悠了,正事還沒辦呢。

花莎莎說,黑元帥,看幾家酒廠算什麼正事,你到神農架,那才是天大的正事!

黑鐵膽說,是是是,這都是神的安排,神讓我到神農架去的。

聽黑鐵膽和花莎莎互相稱元帥和將軍,花蕊蕊就感到這個黑鐵膽與姐姐的關係不一般。

說是這麼說,但黑鐵膽還是決定要在湖北就近考察幾家酒廠,否則的話,他玩失蹤這麼長時間,回到白沙集團后怎麼交待?

既然黑鐵膽要到湖北的酒廠去考察,花莎莎就決定帶著花蕊蕊同黑鐵膽一道兒去轉轉,護駕一程,也算是對黑鐵膽的感激。

黑鐵膽連說不必,花莎莎說,咱們帶蕊蕊一道兒出去轉轉,也是幫她散散心。

話說到這份上,黑鐵膽只好點了點頭。

接下來,黑鐵膽就和花莎莎商量,究竟去哪裡考察為好。花莎莎說,湖北也是一個白酒大省,這裡名些名氣的酒就有稻花香、關公坊、枝江、白雲邊、黃鶴樓、黃山頭、楚園春、三麥酒、演義、石花、千年緣、珍珠液、編鐘樂、昭召故里、楚品貢、園林青、漢江源、漢光酒、三峽源、關公義等。另外,這裡還有一個是葯香型白酒:勁酒。

黑鐵膽聽了笑笑說,花將軍果然是一本活字典啊!

花莎莎說,比起黑元帥來,我可是差遠了。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