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24章 稻花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4章 稻花香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26節第124章稻花香

到哪裡去呢,花莎莎說,黑元帥,咱們要看,就看最大、最好的。

黑鐵膽說,好,就是稻花香了。

花蕊蕊笑著說,稻花香里說豐年,這個名字不錯。

黑鐵膽說,我給他們聯繫,我這裡有稻花香集團副總關三峽的電話。

花莎莎笑著說,老關啊,我這裡也有。我給他聯繫。

關三峽一聽說安徽雙輪池的副總花莎莎,k省白沙集團的總裁黑鐵膽要一塊兒到他們稻花香集團參觀,既非常高興,又有些迷惑。是啊,這兩家集團的老總怎麼會聯手行動呢?另外,去年,黑鐵膽就說要來這裡參觀,可最終卻沒有來。沒想到,這一次黑鐵膽不僅要來,而且還和花莎莎一塊兒,真不知黑鐵膽的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關三峽在宜昌汽車總站接到了黑鐵膽他們,這傢伙不僅上前和黑鐵膽熱烈地擁抱,還輕輕地抱了抱花莎莎和花蕊蕊。

黑鐵膽看得出,關三峽,果然是一位豪爽的峽江漢子。

關三峽帶著他們先到位於龍泉鎮上的稻花香集團總部轉了轉,看了看。

黑鐵膽看罷,長嘆一聲說,關總啊,這裡可是一方風水寶地啊!

花莎莎也讚歎說,厲害啊,這裡分明已經變成一座酒城了!

關三峽自豪地說,那當然了。這個地方是我們稻花香老總蔡宏柱先生親自圈定的地方。

黑鐵膽看得出,關三峽對蔡宏柱那是發自內心地敬佩。

花莎莎說,蔡總自己就是一部傳奇,關總啊,給我們講講他吧。

關三峽說,好好,要講稻花香,當然先得講一講我們蔡總了。

關三峽說,我們蔡總說過,「事物都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無到有的發展過程,這是企業生命態。這麼多年來,從來就只聽說『茅五劍』,我希望有一天,大家會聽到和說到『茅五劍稻』,茅台是中國的酒鎮,我們也要把龍泉建成另一個酒鎮1

黑鐵膽說,蔡宏柱先生有資格講這樣豪邁的話,他是有底氣的。

關三峽點著頭說,是啊,我們稻花香是一個新品牌,作為酒廠,我們也是一家新廠。我們這家酒廠創立於1982年,不像你們白沙與高爐,都是建國前後成立的。還有,我們的起步也很低,1982年我們廠成立時是生產醬油的。那個時候,我們稻花香集團是以3個人、3口缸、3000元起家的,是一家地地道道的村辦企業。

花莎莎說感嘆道,1982年才建廠,3個人、3口缸、3000元,村辦企業,短短的18年過去了,你們稻花香就成長為白酒行業的航空母艦,關總啊,你們太厲害了!

關三峽說,是我們的蔡總厲害!

接下來,關三峽就簡要地講了講蔡宏柱先生的創業之路。

1951年,蔡宏柱出生在湖北宜昌鎮一戶普通農民家裡。小時候吃不飽飯,他也和其他孩子一樣嚼過野菜、花椒樹葉。

黑鐵膽說,蔡先生和我們白沙集團的杜總是一年出生的,他們這個年齡段的人,都過過苦日子。

白莎莎說,我們高爐的老總劉俊卿也是這個年齡,他們的經歷都差不多。

關三峽說,是啊,他們都是「老三屆」,都是知青啊!

接下來,關三峽又自豪地講了起來。

高中畢業后,蔡宏柱先後當過生產隊會計、小學教員,之後打過鐵,拉過板車,趕過驢車,干過林場炊事員、供貨員、技術員,還販過柑橘,養過蜂。十幾年的草間求活,使他認準一個理:外面的世界固然精彩,但農民一旦離開了土地,就如同秧苗掐了根兒,絕非長久活路。於是,當同伴們紛紛背井離鄉尋找新生活時,他毅然將腳跟穩穩紮定在世代躬耕的青龍山村。

18歲那年,生產隊交給他50元錢,說:這是隊里一半的家當,你拿去做本錢,想辦法賺點錢回來分給大家過年。

他在一家騾馬店住下,靠一輛板車一頭牛,起五更,睡半夜,過年時,他給生產隊掙回了1700元。

蔡宏柱說,他忘不了鄉親們分到錢時的笑臉,這讓他自豪,也讓他沉重。

蟄伏於心底的熱情與智慧一旦覺醒,就會迸發無限可能。

3個人,3口缸。1982年冬天,31歲的蔡宏柱帶上「全部家當」,走上一條全新的道路,辦起了當地第一家企業——青龍醬油廠。這個時候,蔡總可是年輕、帥氣、充滿活力。醬油從水缸中透出,沒人知道這股香味會帶來什麼,蔡宏柱也不知道。祖祖輩輩未離開過田地的他,知識隱約覺得:泥腿子要改變命運,就不能總守著一畝三分地。從此,一個農村青年帶著希望和夢想開始了艱辛而漫長的跋涉,開始他人生的第一次轉變。

蔡宏柱甩開膀子,拚命地干,醬油廠很快就能賺錢了。

1986年,全國經濟體制改革進入攻堅階段。在國家「關、停、並、轉」政策下,一些規模孝效益不好的企業,紛紛改弦易轍,另謀生路。這時,已經有了5年辦廠經驗的蔡宏柱,慧眼獨具,再次做出大膽決定:整合小廠,擴大規模。為了做大做強,為了家鄉人民致富的平台更大更寬廣,蔡宏柱決定向白酒行業進軍,1986年與沙溪村雙龍青溪飲料廠合併,1988年兼并土門酒廠,完成了從村辦企業向鎮辦企業的歷史性跳躍。

由於受到國家宏觀調控政策的影響,這三個企業,三個破爛廠最終負債40多萬元。開弓沒有回頭箭,蔡宏柱捨得一身剮,又大膽兼并了國營龍泉食品所,打下企業做大做強的基矗然而,到1991年蔡宏柱花費了十年的青春熱血,結果企業還是負債纍纍,困難重重。

蔡宏柱開始了痛苦的思索,亡命地奔走在全國各大白酒市場,觀察市場行情,研究企業的發展戰略,學習同行的先進經驗,每天工作時間達16個小時以上。終於他敏銳地捕捉了市場的先機,1992年蔡宏柱提出「找名人、找名廠、創品牌」的發展思路,他關閉醬油廠,全力轉戰白酒業。當年9月,帶著峽江山野額芬芳,帶著鄉間農民的夢想,第一股酒香飄過古老的龍泉鎮。蔡宏柱嘴裡嘗著酒,眼角噙著淚。他第一次覺得,稻花的香味如此醉人。該給自己釀出的美酒起個響亮的名字,他把這事交給尊敬的老師姜秉彝。姜老師翻了一夜的書,給蔡宏柱寫下了三個字——「稻花香」。

蔡宏柱輕輕吟罷,連聲叫好。

就這樣,稻花香酒問世了,它成為蔡宏柱一生和企業的轉折點。

1993年他又提出了「強化自我,服務人群;逐鹿大市場,敢為天下先」的經營理念,開始了企業的跨越式大發展。到1994年企業產值已達2000多萬元,是1992年前的近20倍,從此稻花香在中國的白酒市場贏得一片天地。1996年產值突破2億元、2000年逼近10億元……

稻花香以每年賺一個廠的速度跳躍式發展,當年的小酒廠最終「破繭成蝶」,成為中南地區最大的優質白酒生產基地。

黑鐵膽感嘆道,三個人,三口缸,三千元貸款起家,18年苦心經營,十多年的南征北戰。一個曾在龍泉養蜂種田的農民,將改變家鄉落後面貌作為一生追求的目標,用濃郁而醇香的鄉土情愫,釀造出一杯千萬人為之陶醉的白酒——稻花香。這杯酒,以身價6.08億元,與茅台、五糧液齊名問鼎「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棒,太棒了!

花莎莎笑笑說,黑總是詩興大發啊!

黑鐵膽說,稻花香,本來就是一個飽含詩意的名字!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