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31章 驚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1章 驚嘆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31節第131章驚嘆

這天下午,張大彪幾個弟兄又請黑鐵膽出去撮了一頓。

在飯桌上,白沙七匹狼喝了一會酒,就談起了湖南常德的那個殺人惡魔張君來。

張君團伙在8年間橫行五省市,致28人死亡、22人重傷,搶劫財物530餘萬。他們的惡行遠比當年東北的「二王」有過之而無不及。專家們稱,張君團伙是建國后破獲的最為兇悍的暴力集團。顯然,他們在這個領域也是「最大」。

虎子說,這個張君,雖然無惡不作,但從另一個方面說,我還是挺佩服他的。

黑鐵膽笑笑說,怎麼,一個部隊回來的「老轉」佩服起一個殺人犯了?

虎子說,這個張君,很有特點,也有冷靜的頭腦,可惜他用錯地方了。

接下來,虎子就給黑鐵膽他們講起了張君的一些事情來。

虎子說,張君的事,我記得很清楚。2000年9月1日18時06分,常德市農行運鈔車回收現金行駛到江北支行北站分理處,當隨車出納員準備提取營業款時,3名持7.62mm手槍的蒙面歹徒開槍將3名運鈔車押運員和2名出納殺死,搶得「七九」式微型衝鋒槍2支、子彈20發。全案造成7人死亡,5人受傷。這,就是震驚一時的常德「982261」大案。

案件破獲后,當一切真相大白,我們才知道張君這傢伙是不簡單,他猖狂了8年,作案20多起,槍殺了28人,重傷22人。

虎子接著說,我佩服張君的,不是他殺了28個人,而是他弄的槍多,把自己的組織管理的好。我想,要不是他在「982261」大案中鬧的動靜太大,製造了一起驚天血案的話,以張君的才幹,恐怕很難將他捉祝如果捉不住張君,重慶那個文強也不會出那麼大的名。

刀子說,這麼說,你對張君還很了解嘛!

虎子說,張君被擒的時候,我專門研究過張君,我不僅看了書,看了記錄片大案紀實,還看了以此改編的電視劇《天不藏奸》。

張大彪說,看來,你還真沒少下功夫啊!

虎子說,我覺得張君是個人物。

你們想一想,在當下這個社會,槍是好搞的,可張君的手裡有手槍15支、子彈2500餘發,有霰彈獵槍23支、獵槍子彈2000餘發,有兩支微型衝鋒槍,衝鋒槍子彈幾十發,還有手榴彈1枚、手雷2枚。有人說,他的這些武器至少可以武裝一個加強排的兵力。

除了在與越南交界那地方購和大量手槍外,張君還在湖南的益陽資江機器廠買到了各種型號的霰彈槍23支和子彈2000餘發。這些槍支購買行動,居然還有該廠所開據的發票。而更令人恐怖的是,據供述,張君還曾計劃購買該廠生產的高射機槍和榴彈炮。因為關係人的活動能力有限,這才作罷。

你們想一想,如果張君的手裡真的弄到了高射機槍和榴彈炮,那局面會是怎樣?

刀子說,那就太可怕了,那張君這夥人不成了一支真正的軍隊?

虎子說,我佩服張君的第一點,就是他能搞到這麼多的槍支和子彈。他的槍不是一支、兩支,而是幾十支,子彈也不是幾發、幾十發,而是成千上萬發,真不知道他是怎麼弄來的。

然後他又接著說,我佩服張君的第二點,他的職業性特牛!

在法庭上,公訴人問他「職業是什麼」?張君當時回答是:「職業土匪」、「職業搶劫」。在張君的身上,職業性的特點很強。

比如說張君為了實施搶劫安鄉縣農行金庫,整個策劃預謀過程長達一年多,反覆觀察,精選作案路線和逃跑路線以及各種方法。結果最後還是認為時機不成熟,說放棄就放棄了。

張君的這種職業性的「從嚴標準」,甚至要超出我們平常意義上的個別職能部門。比如對槍支的管理、對彈藥的控制。所有槍支保管都由張君一人負責,他精細到在什麼地方作案,哪個人用哪支槍,哪批子彈都事前經過精細的安排決定。而且只有開始作案時才發放,作案后立即收回。

從嚴標準還在紀律的嚴密性上有所體現。趙正洪因為購買霸彈槍有功,張君一次性就給了他幾萬元的物質獎勵,而且是當著眾人的面;而李澤軍沒有按要求在指定地點購買布袋、撬杠,則被張君狠狠地罰了一筆——本來應該給他6萬元錢的,最後扣掉了3萬。嚴若明有一次被張君毆打,原因是張君發現他私藏黃金飾品。就是眾所周知的陳世清被剁掉腳趾一事,可能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到張君的殘忍上,可是有一個前提是,陳世清是背著張君出私車,結果把車撞了一下,所以張君對他很兇。

一個職業可不是三天兩天的事,張君在外流竄十多年,幾乎形成了「條件性的搶劫反射」。做為常業,他們糾集在一起主要就是預謀、策劃一起又一起驚天劫案,不停地尋求、物色一個又一個搶劫作案目標和對象。而且在他們劫得的財物總價值近600萬元中,很大一部分是投入到了擴充武器裝備,而不是像一般意義上的犯罪分子得到錢后「花天酒地揮霍一空」。

就是從不斷發展壯大力量的角度,張君這個犯罪組織也有一個職業傾向的演化過程。剛開始張君單槍匹馬,他又找到秦直碧、嚴若明入伙,初步形成了一個犯罪組織。隨後張君又用了相當長一段時間接收李澤軍、陳世清、趙正洪入伙,他們的加入起到了一個犯罪組織升級作用,這幾個人也成為這個犯罪組織相對穩定的犯罪中堅勢力。之後,王雨、全泓燕和李金生入伙鞏固這個犯罪組織,張君掌握的犯罪組織的規模也今非昔比了。

張君曾說過這樣一句話:「我是干大事的人,現在做的這些都是小事。」不管這話有哪些狂妄的成分,但張君在骨子裡的確是有一種潛意識的犯罪積累。

在張君的組織中有兩大陣營。一女一男。

夥同女性實施一兩次犯罪之後,他感受到了女性明火執仗實施犯罪的局限性,便將重慶女性的功能定位在輔助犯罪,即幫助藏身、運送彈藥、隱藏贓證、掩護犯罪,並將這些窩點形成了一張網。最終,在張君的羽翼下形成了以重慶女性為輔助力量,以她們的居所為藏身和實施犯罪的依託,以常德男性為衝鋒陷陣的骨幹力量兩大陣營。

張君犯罪集團具有明顯的職業犯罪特點,他經常召集骨幹成員進行駕駛訓練、射擊訓練、體能訓練。骨幹成員李澤軍歸案后,在看守所關押了半個月,尚能一口氣做280個俯撐。張君具有很強的反偵查能力,他要求犯罪成員每次作案都盡量不要留下蛛絲馬跡,作案前將每個成員帶到現場多次進行現場模擬演練,選擇最佳逃跑路線。

聽到這裡刀子笑笑說,在咱們幾個當中,只有鐵膽的俯撐能做到250個,我只能做150個。真沒想到,人家關了半個月,還能做280個。

黑鐵膽嘆了口氣說,不服還真不行!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