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39章 此一時彼一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9章 此一時彼一時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39節第139章此一時彼一時

杜天紅想,如此以來,小董偃不就成了竇太主的面首了嗎?

杜天紅還查了查,《辭源》解釋「面首」為:「面,貌之美;首,發之美。面首,謂美男子。引申為男妾、男寵。」確定面首這個稱謂的,是南北朝時期南朝劉宋的前廢帝劉子業。《宋書8226前廢帝紀》中:山陰公主淫恣過度,謂帝曰:「妾與陛下,雖男女有殊,俱托體先帝。陛下六宮萬數,而妾唯駙馬一人。事不均平,一何至此!帝乃為主置面首左右三十人。」

一個50多歲的老婦人,自然對年方18歲的面首寵愛有加。

為了提高董偃的身價,也為了討董偃的歡心,竇太主還給董偃一個權利——散財交士。

董偃儘管去廣交京城的那些達官貴人,在花錢方面,「董君所發,一日金滿百斤,錢滿百萬,帛滿千匹,乃白之。」

這個話什麼意思,竇太主說董君花錢,如果一天的花錢,黃金不超過百斤,銅錢不超過一百萬,絹帛不超過一千匹,隨便花,不要報告我。超過這個數,再向我報告。

這樣一來,董偃自然結交了很多朋友。

安陵人袁叔與董偃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一天他私下對董偃說:「足下私侍太主,犯了死罪,難道能長此安享么?」

董偃被他提醒,皺著眉頭問計。

袁叔道:「我有一計在此。顧城廟是漢祖祠宇,文帝廟。皇上每年都到這裡來祭祖,可惜這個地方沒有宿宮可以讓他休息。正好竇太主的長門園與祖廟相近,你如果建議太主,將此園獻與主上,主上必然高興,他早晚會知道這是你出的主意,心裡會記你一功,原諒你的過錯,足下便可高枕無憂了。」

董偃欣然受教,就入告竇太主,竇太主也覺得這是個好主意,當天就奉書入奏,願獻長門園,武帝果然很高興,改園為宮。袁叔也沒有白出主意,竇太主贈給他黃金一百斤。

後來竇太主的女兒陳后被廢,出居長門宮中,而且生死難卜。竇太主為女兒擔心,也為自己擔心,沒奈何,只好奴顏婢膝,進宮去哀求武帝,武帝叫她別擔心,方才安心回家。

後來,為了進一步接近漢武帝和董偃的關係,竇太主還把漢武帝約到了自己的家裡,讓漢武帝和董偃見面。

董偃的年齡和漢武帝的年齡相仿,而且董偃確實長得很漂亮。漢武帝又是特別喜歡漂亮的人,漢武帝不但喜歡漂亮的女人,而且也喜歡漂亮的男人,所以他也很喜歡董偃。兩人是一見如故,一個長得漂亮,再一個特別會來事,有眼色。

這樣一來二去,董偃就經常陪漢武帝鬥雞、踢球。

有一次,漢武帝就在他的宮殿里,擺了個宴席,請他姑姑和董偃喝酒。請他們喝酒的這個地方,叫宣室。這個宣室就是皇帝處理政務的地方,他在皇帝的正殿設宴席,招待竇太主和董偃。

這一天,把門站崗的剛好是東方朔,東方朔在那裡站崗。東方朔看竇太主進去了沒阻攔,皇上進去了也沒有阻攔,董偃要來了,他拿出長戟一挑,攔住,不準進。不準董偃進宣室。

漢武帝就問了為什麼?東方朔說董偃有三條可殺之罪。一是以家臣身份,私通公主。二是未婚同居,傷風敗俗。三是在皇上正要建功立業的時候,聲色犬馬,誘惑皇上,讓皇上沉迷於聲色犬馬之中。有這三條可殺之罪,董偃不能進宣室。宣室是皇上處理政務的地方,絕不能讓他進。

漢武帝傻啦,竇太主傻了,董偃也傻了,全傻在那兒。漢武帝沉思了好長一段時間,漢武帝說了兩句話,第一,說得好,你說得好,先獎賞。肯定一下你說得好。第二,下不為例,今天酒都擺上了,你總不能不叫喝吧。

東方朔就把那個長戟橫在那裡,死活不讓進。漢武帝一看,沒有辦法,既然不叫進,換地方。傳旨把酒宴換到北宮,而董偃只能走另外一個門,也就是東司馬門。這個門,是皇宮中下人進出的地方。這一次對竇太主和董偃打擊非常之大。

你想想他一直受到京城權貴的熱捧,結果叫東方朔來了一個三大罪,弄了一個長戟擋在外面,死活不讓他進。董偃從此以後失去了漢武帝的寵幸。漢武帝聽進了東方朔的勸告,疏遠了董偃。

失寵以後的董偃感到非常沒有面子,竇太主也感到非常沒有面子。所以董偃就鬱鬱寡歡,30歲就死了。董偃死了以後,竇太主也感到非常鬱悶,沒過幾年,竇太主也死了。

令人費解的是,武帝竟然命令將二人合葬在霸陵旁。霸陵就是文帝陵,這樣的待遇非比尋常。

這樣看來,東方朔根本就不願做什麼隱士,他也是想干一番大事業的。

黑鐵膽說,你想了解真實的東方朔,看看他自己寫的《答客難》就行了。

《答客難》是東方朔首創的一種文體,後來這種文體就叫做難體。「難」成為了一種文體。這篇文章呢是東方朔他設計了一問一答,實際上是自問自答。問的一方是博士和諸先生,答的一方是東方生,也就是東方朔自己。

這個博士跟諸先生就問東方朔,他說我聽說古代蘇秦、張儀身居九卿高官,而你東方朔讀了那麼多書,自以為是海內無雙,可是你東方朔「官不過侍郎,位不過執戟」。你這麼小的官你比人家蘇秦和張儀差得太遠,這是為什麼?

於是,東方朔做了一個非常有名的回答。

東方朔這樣說:「彼一時也,此一時也,豈可同哉?」

「彼一時,此一時」,我們經常用的這個話就出自與東方朔的《答客難》。

他說蘇秦和張儀生活那個時代,是諸侯割據的那個時代,得到人才,你這個國家就興旺;失去人才,你這個國家就滅亡,所以那個時候的國君是廣泛地網羅天下的優秀人才。

而現在是一個天下太平、大一統的時代,不是諸侯割據了。無論是賢士或者是不肖都已經沒什麼區別了。這個時代你即使生出來就是個聖賢,你也無事可干,天下無事,聖賢沒有一個用武之地。

東方朔就講了非常有名的幾句話,他說現在這個時代,「尊之則為將,卑之則為虜;抗之則在青雲之上,抑之則在深淵之下;用之則為虎,不用則為鼠。」

這幾句話非常有名,他說這個時代如果尊你、捧你,你就可以做將,如果不尊你、不捧你,你只是個兵;如果有人提拔你,你就可以青雲直上,如果沒有人提拔你,那你就在深泉之下。特別是后兩句,非常有名。「用之則為虎,不用則為鼠」這兩句話流傳極廣,成了整個封建社會那些失意文人,抒發自己懷才不遇最有名的句子。

黑鐵膽說,天紅啊,《答客難》這一篇文章整個寫的就是東方朔的懷才不遇,這篇文章才是真正表達東方朔的內心世界的一篇文章。其實東方朔是有大志的,只是他的大志得不到實踐。東方朔決不是什麼大隱,他做的那些事兒,沒有一點隱士的矽以東方朔不是個大隱,大隱只是個表象。

詼諧可笑的舉止只是東方朔掩飾自己內心本質的一種手段。其實東方朔根本沒有做到大隱。在他內心的深處還有懷才不遇的苦悶。就東方朔那個人來說,他與中國其他讀書人一樣,有著濟世安邦的政治抱負。

杜天紅知道,黑鐵膽同樣不是隱士,他也決不甘心當一名隱士。因為黑鐵膽是本事,也有利眼下之所以這樣,那同樣是迫於形勢的壓力。

東方朔這番虎與鼠的話,讓杜天紅突然想起了前些年一個頗為流傳的對聯:「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說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橫批:「不服不行」!

想到這裡,杜天紅就決定再和黑鐵膽好好談一談。看有什麼辦法可以幫黑鐵膽走出困境。為此,她甘願和自己的哥哥杜天堂唱對台戲。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