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43章 破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3章 破戒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43節第143章破戒

雖然杜天堂對黑鐵膽是步步緊逼,但黑鐵膽也在暗中鞏固其在白沙酒業中的地位。當然了,這只是一個方面。另外,黑鐵膽也在考慮如何加強與縣、市領導的聯繫。

黑鐵膽曾寫過一篇文章叫《出頭安根》,既然根已經安下來了,當前最重要的就是該出頭了。

也許,杜天堂真的是一頭雄獅,那他黑鐵膽就要採取狼群戰術,在更大的範圍內爭取各類人的支持。

如果真的開戰了,黑鐵膽想,雄獅想要戰勝整個狼群,怕是很難。

對於像縣委書記王天恩、市委書記王國慶這樣一些封疆大吏,自然是公關的主要對象。但如何才能走進他們的身邊,進而走到他們的心裡去呢?

給他們送錢?黑鐵膽不願意。他總覺得直接給領導們送錢,太低級,也有損於自己,特別是領導們的形象。

黑鐵膽現在有錢,他擁有白沙酒業1%的股份,每年可以分得紅利200多萬。但他就是不打算採取這種小兒科的辦法去送禮。在這一點上,黑鐵膽顯然沒有杜天堂放的開。杜天堂才不把這種辦法視為小兒科,在他的眼裡,這才是真正的實惠,真正的大手筆。

杜天堂就曾對黑鐵膽說過,有錢能使鬼推磨算不得什麼,關鍵有錢還能使磨推鬼。這個世界,沒有錢攻不下的堡壘。

在送錢上,杜天堂從來不管三七二十一。縣委書記王天恩,他是經常送錢的。就連第一次到白沙集團視察工作的省委副書記汪大洋,他也直接送上了20萬元的大禮包。抬手不打笑面人,領導接了是好事,領導就是不接,也不會真的怪罪他一個企業老總的心意。

不過,現在的形勢也有一點出乎人們意料之外的地方。那就是黑鐵膽同父異母的妹妹阿雪已經成了市委書記王國慶跟前的紅人。在山陽的官場上,有不少人戲稱阿雪為「地下組織部長」。當然了,明眼人都知道,阿雪就是王國慶的情人。

就在前幾天,西山縣委書記王天恩正是憑藉阿雪的幫助,才被王國慶提拔為山陽市常務副市長。眼下,在西山縣,郭紅梅接手了縣委書記一職,王國慶的堂弟王國棟被提拔為縣長。

黑鐵膽想,現在他和杜天堂之間的那個轉折的關鍵點已經出現了。這個點,顯然是有利於他黑鐵膽的。

第一,他黑鐵膽與縣委書記郭紅梅的感情基礎不錯,郭紅梅一直以來對他就比較關照。黑鐵膽自信,在他與杜天堂之間,郭紅梅與他關係更近。這在王天恩任西山縣委書記的時候,形勢已經發生了逆轉。

第二,市委書記王國慶雖然與杜天堂的關係也不錯,但王國慶畢竟與黑鐵膽還有一層更為特殊的關係。因此,在他與杜天堂之間,王國慶顯然也與他的關係更近。

第三,王天恩雖然由西山縣委書記高升為山陽常務副市長,表面上看,權力更大了,但在決定白沙集團的老總人選上,他的影響力反而是下降了。雖然,他與杜天堂的關係那是相當的鐵。

既然他黑鐵膽與杜天堂之間那個優劣轉換的點已經出現,他就必須牢牢地抓祝

黑鐵膽就在想,難道自己這個不稱職的哥哥還要藉助一下可憐的妹妹阿雪的力量?這在謀勢學中,當然也屬於借勢。只是這種借勢,讓黑鐵膽覺得有些心酸。

黑鐵膽也知道,杜天堂和王天恩的關係相當鐵,不過,市委書記王國慶似乎就有些不同了。就是拋開阿雪的這層關係不講,王國慶也似乎對他黑鐵膽有些偏愛與器重。這一點,通過與王國慶接觸幾次,黑鐵膽能感覺出來。

黑鐵膽就想,如果他和杜天堂公開鬧起了矛盾,在市裡面,也許他並不吃虧。

想到這裡,黑鐵膽決定先從與縣委書記郭紅梅拉近關係作為自己貼近官場的切入點。一方面,縣委書記是頂頭上司,另外,長期以來,郭紅梅對他黑鐵膽的印象都不錯,而這個郭紅梅與杜天堂的關係就比較一般了。

要見領導,總要有所表示才行,但黑鐵膽覺得還是不能給人家縣委書記**裸地送錢。但是給人送禮,黑鐵明一直就很不習慣。可現在沒辦法啊,為了能給自己換來一個有利的態勢,他得破戒啊!

黑鐵膽為了摸清郭紅梅的喜好,特意動用了「火眼」,近距離觀察了郭紅梅幾天。黑鐵膽發現,郭紅梅還是有自己的嗜好,那就是書畫作品。

說實在話,火眼開物的本領,他很長時間就沒有動用了。他總覺得,用「心眼」去開物、去把握物的本質更有意義。

因為在郭紅梅的辦公室、室里都懸挂有一些不太出名的書畫家的作品。在郭紅梅室的一個保險柜里,放有一張徐悲鴻的《奔馬圖》,黑鐵膽想,看來郭紅梅是把這張畫當成了真品,並細心地收藏著。在這保險柜里,還放有幾封信,大多是市委書記王國慶的。黑鐵膽就想,看來,郭紅梅和王國慶的關係不錯。

黑鐵膽雖然有火眼,可以透視,但他卻看不出這張畫究竟是不是真品。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畢竟摸清了郭紅梅的喜好。送禮嘛,只有投其所好才能發揮事半功倍的效果。

為了搞到一件大家的書畫作品,黑鐵膽又特意去了北京一趟。在北京,他又見到了自己的老同學江白帆。為了給自己以後的進步打下更為堅實的基礎,黑鐵膽就送給了江白帆一張銀行卡,上面打的是20萬塊錢。因為這個時候,江白帆剛剛在北京買了房,採用的是銀行按揭的方式。

黑鐵膽給自己送錢,江白帆感到很不好意思。

他對黑鐵膽說,鐵膽啊,我怎麼能要你的錢?

黑鐵膽呵呵一笑說,白帆啊,我這錢可不是白給你的。這是支持你買房的。我是這樣想的,你的房子不是三室一廳嗎,能不能給我留個半間,我到北京來了,也有個住處?因此啊,我是為自己打算的。你不要謝我,我是來占你老弟便宜的。

江白帆沒有想到黑鐵膽這麼會說話,說到他江白帆自己無話可講。

江白帆就笑笑說,鐵膽啊,這錢算是我借你的。

黑鐵膽說,行,反正我是賴上你的房子了。

白沙酒業在北京的總代理李秋水,能量很大,黑鐵膽就委託她在北京為自己淘寶。不久,李秋水就為黑鐵膽尋到了一件齊白石的《蝦趣圖》。

李秋水還找到專家進行了認真的鑒定,鑒定的結果是真品。

對於專家的鑒定,黑鐵膽覺得只能將信將疑,因為杜天堂那件價值3億元的漢代玉凳,就是由中國的頂級專家白山泉老先生鑒定出來的。他脖子上的這隻血核桃,疑似是隕石鑽石,是舍利子,那個名叫黃山松的專家不是也估價為1億美金嗎?

1億美金,笑死個人!

這件齊白石的作品,專家們講是流傳有序,百分之百為真品。最後,經過一番討價還價,黑鐵膽以80萬元買到了手裡。

黑鐵膽想,齊白石的作品,80萬元,大概也只是一個半真半假的價格吧!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