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46章 悲催的魚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6章 悲催的魚鷹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46節第146章悲催的魚鷹

來到靈渠,黑鐵膽也不要導遊,他自己給豹子他們當起了義務講解員。

黑鐵膽如數家珍地說,靈渠在興安縣境內,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運河之一,有著「世界古代水利建築明珠」的美譽。靈渠於公元前214年鑿成通航,距今已2217年,仍然發揮著功用。

1963年3月,郭沫若視察靈渠,曾稱讚道:「秦始皇三十三年史祿所鑿靈渠,斬山通道,連接長江、珠江水系,兩千餘年前有此,誠足與長城南相呼應,同為世界之奇觀」。

石中山說,與長城相提並論,這個評價可是不低。

黑鐵膽說,其實,靈渠至今仍在發揮著作用,長城呢,早就成了一個擺設。你們來看,眼前這條海陽河是北去湘江的上游,原本與相距不遠、向南流去的灕江擦肩而過,天生各屬於兩個老死不相往來的水系。公元前214年,秦朝在統一南方各地的征戰中,為了便于軍隊向南推進和糧草、裝備的運輸,秦軍在並不長的時間裡,完成了靈渠水利樞紐的建設。

靈渠的鑿通,溝通了湘江、灕江,打通了南北水上通道,為秦王朝統一嶺南提供了重要的保證,大批糧草經水路運往嶺南,有了充足的物資供應,秦軍在百越戰場上兵鋒凌厲、勢如破竹。公元前214年,即靈渠鑿成通航的當年,秦兵就攻克嶺南,隨即設立桂林、象郡、南海3郡,將嶺南正式納入秦王朝的版圖,加上在福建建立的閩中郡,使秦朝郡級建置達到40個,形成了在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大一統的中央集權制的國家。

通過鏵嘴分流的海陽河水,滾滾流向被稱為大小天平的水壩,經攔蓄而提升的流水分別導入連接湘漓兩江的運河———總長37公里的南渠和北渠,實現了引湘入漓,溝通航道的目標,最終達到長江與珠江兩大水系的連接,成為人類水利史上充滿智慧光彩的一筆。

隨著靈渠的開通,湘江與灕江的水運航道銜接起來,存在於中原和百越之間的天然阻礙被潺潺流水所化解。兩個天然相隔的地域,兩個本來並不相通的世界,讓一段悠悠流水輕巧地系在了一起,從此再也無法分離。在舟楫的往來中,社會政治的分水嶺不復存在,中央政府政令的傳遞可以暢流而行,南北兩地的貨物得以互通有無,中原與百越之地的文化、經濟得以相互交融。更為重要的是靈渠的開通,極大地促進了兩地各族人民心理隔閡的消解,使華夏民族的精神血脈流淌得更加圓融舒暢,更加雄渾有力。

豹子說,鐵膽哥,你是說,這條靈渠在歷史上不單單是便利水運那麼簡單。

黑鐵膽說,是啊,經濟、政治、軍事、文化等等方面的作用,可以說是全方位的。

黑鐵膽引著他們沿著靈渠向前走,一邊走一邊介紹說,靈渠的工程分大、小天平、鏵嘴、南北渠、泄水天平、陡門五個部分。大、小天平成人字形,是建於湘江上的攔河滾水壩。大天平長344米,小天平長130米。壩高22.4米,寬1723米。汛期洪水可從壩面流入湘江故道,平時可使渠水保持1.5米左右深度。因其能平衡水位,故稱天平。鏵嘴築在分水塘中、大小天平之前,形如犁鏵,使湘水「三七分派」,即七分水經北渠注入湘江,三分水入南渠流進灕江。

天平石堤頂部低於兩側河岸,枯水季節可以攔截全部江水入渠,泛期洪水又可越過堤頂,洩入湘江故道。阻水溢洪滾水壩,關鍵在「水浸松木千年在」。秦人將松木縱橫交錯排叉式的夯實插放在壩底,其四圍再鋪以用鑄鐵件鉚住的巨型條石,形成整體。2000多年來任憑洪水沖刷,大壩巍然屹立。內中奧秘,直至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維修大壩時才發現。南渠、北渠是靈渠主體工程,總長34公里。

陡門即船閘,是提高水位、束水通舟的設施,主要建於河道較淺水流較急的地方。明、清兩代仍有陡門30多處。秦堤由小天平石堤終點至興安縣城上水門東岸,長2公里。

黑鐵膽說,中山、玉傑,別小看這個陡門,這可可是世界上最早的船閘。靈渠的陡門先於巴拿馬運河的船閘上千年,是世界船閘之祖。

靈渠一些地段灘陡、流急、水淺,航行困難。為解決這個問題,古人在水流較急或渠水較淺的地方,設立了陡門,把渠道劃分成若干段,裝上閘門,打開兩段之間的閘門,兩段的水位就能升、降到同一水平,便於船隻航行。這種原理和三峽大壩差不多,所以是世界船閘之祖。靈渠最多時有陡門36座,因此又有「陡河」之稱。1986年11月,世界大壩委員會的專家到靈渠考察,稱讚「靈渠是世界古代水利建築的明珠,陡門是世界船閘之父。」

鄧玉傑一邊聽黑鐵膽講,一邊在筆記本上快速地記錄著。他知道黑鐵膽愛看書,可沒有想到,黑鐵膽似乎對什麼都了如指掌。

游罷靈渠,黑鐵膽笑笑說,到了桂林總要去灕江上轉轉的,不然的話,你們要說我不近人情了。

乘船遊覽灕江,但見兩岸奇峰林立,江水清澈,水中倒映著山峰及白雲的影子。

因為遊船有點大,船上的人多,黑鐵膽就覺得有些煩。返程的時候。幾個人就坐上了當地漁民的一船小漁船。

漸漸的,天光就暗了下來。

黑鐵膽看見船頭的一排木頭架子蹲著七八隻魚鷹,每隻魚鷹的頸上系著一根紅線,那是阻止它們進食的線,是為了讓它們保持飢餓,可以為漁民下水捕魚。

黑鐵膽問船夫說,天都這麼晚了,也不讓魚鷹收工嗎?

船夫說,你們不知道,魚鷹特別腥,如果弄回家去不僅一家人被熏的睡不著覺,就是隔壁鄰居也受不了的。一會兒,就是我收了工,它們也要呆在船上。

黑鐵膽問,它們永遠都這麼呆在外面?

船夫說,就待在船上,一年四季都這樣。

黑鐵膽再看那些魚鷹,個個黑不溜秋的,瞪大了眼睛,似乎在與自己對視。一雙腳牢牢地抓住木頭架子,就像傻子似的。黑鐵膽的心中頓起憐憫,心想:這玩意兒真是可憐啊,自己餓著還要為主人下水捕魚。一年四季還要待在外面。

船夫告訴黑鐵膽他們,白天打魚時他們會把魚鷹們帶上,打完魚就把它們往架子上一拴,方便得很。魚鷹的脖子被勒住,只能吃小魚,大魚吞不下,因而可用於測些事情,黑鐵膽是知道的,他不知道的是這玩意兒特別腥,遭人厭惡,不像人類豢養的其他牲畜走獸,在工作之餘還能與人之間結下深厚或者不深厚的感情。人一面利用魚鷹一面又非常地討厭它,甚至都不吃它的肉。一隻魚鷹的壽命大約二十來年,二十來年左右就是沒死也不能抓魚了。因為肉腥所以也不能吃,就這麼挖一個坑將它埋了。也有人不信邪,吃了魚鷹肉,結果噁心得上吐下瀉,多少天都緩不過來。而且身上的腥味兒經久不散,別人一聞就知道你吃了魚鷹肉了,由於厭惡大家都躲得遠遠的。

黑鐵膽想,二十年的時間,就是一塊石頭也能捂熱發燙了埃人與魚鷹相處二十年怎能忍心就這樣將它埋了?

船夫說,也有好心的漁民給年老不中用的魚鷹喂一點小魚,但大多數情況下還是把它們給埋了。自然是活埋,魚鷹不能抓魚活埋也很正常。

回到賓館,黑鐵膽怎麼都睡不著了,他想著江上的那些魚鷹。於是披衣下床,來到臨江的陽台上。下面的江水漆黑一片,起霧了,煙波浩看不見魚鷹,但知道它們就在江邊的小船上正抓著那些木頭架子。

黑鐵膽點上一根煙抽了兩口想,多麼苦逼的魚鷹啊!與魚鷹相比,他黑鐵膽的日子似乎也好不到哪裡去。

黑鐵膽又想起了曾經讀到過的夏衍先生的那篇有名的文章——《包身工》。

「……看著這種飼養小姑娘營利的制度,我禁不住想起孩子時候看到過的船戶養墨鴨捕魚的事了。和烏鴉很相像的那種怪樣子的墨鴨,整排地停在舷上,它們的腳是用繩子吊住了的,下水捕魚,起水的時候船戶就在它的頸子上輕輕的一擠!吐了再捕,捕了再吐,墨鴨整天地捕魚,賣魚得錢的卻是養墨鴨的船戶。但是,從我們孩子的眼裡看來,船戶對墨鴨並沒有怎樣虐待,而現在,將這種關係轉移到人和人的中間,便連這一點施與的溫情也已經不存在了!

在這千萬的被飼養者中間,沒有光,沒有熱,沒有溫情,沒有希望……沒有法律,沒有人道。這兒有的是20世紀的爛熟了的技術、機械、體制和對這種體制忠實服役的16世紀封建制度下的奴隸!

黑夜,靜寂得像死一般的黑夜,但是,黎明的到來,是無法抗拒的。索洛警告美國人當心枕木下的屍首,我也想警告某一些人,當心呻吟著的那些錠子上的冤魂1

黑鐵膽把煙頭遠遠地彈進江面中,暗暗發誓說,他媽的,我可不是他杜天堂手中的包身工。不行,我不能做任人宰割的魚鷹,我要做自由翱翔的雄鷹!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