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49章 玉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9章 玉璽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49節第149章玉璽

陳公館裡面也有正式的講解員,不過,她們講的,還有在牆上懸挂的資料,包括一些影像資料,在黑鐵膽看來,並沒有多少吸引力。倒是黑鐵膽在陳公館外面的茶攤上,茶老闆給他講的那些有關陳濟棠的軼聞趣事,那才叫有味。

黑鐵膽想,這才是活生生的歷史,被後人過慮整理過的歷史還叫歷史嗎?

茶老闆給黑鐵膽講了南天王陳濟棠的兩件趣事,一件是獻玉璽,一件是看風水,讓黑鐵膽聽的是津津有味。

黑鐵膽沒有想到,陳濟棠這個雄武的將軍,還想到要給蔣介石獻玉璽。

原來,陳濟棠在廣東的地位確立后,為進一步取得蔣介石的信任,便想送一份晉見大禮。有人就告訴陳濟棠說,蔣介石懷有帝王之心,亟需一顆國璽,但沒有合適的質材,這個心愿一直難以實現。於是,陳濟棠就決定找尋一塊絕品的玉石獻給蔣介石。

1925年7月,國民政府成立時有一枚大印,在汪精衛手裡。1927年4月,寧漢分裂后,蔣介石等成立了南京國民政府,需要一顆新的大印,於是刻了一方大印,印文為「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穎。

1928年10月,蔣介石擔任國民政府主席以後,感到自己已經成為「真龍天子」,立即想有一顆屬於自己的、真正像樣的國璽。經國務會議討論,決定重新刻制玉質國璽,印文曰:「中華民國之璽」。

不久,國務會議上通過了中華民國國璽的尺寸、形狀。但一時找不到優質的「荊山之玉」,此事只好暫時擱置。

緬甸的玉石世界聞名。陳濟棠派人專門前往緬甸,踏破鐵鞋,終於尋到了一塊荊山之璞,但價格不菲,要一萬塊大洋,最後以9500元的價格買了下來。陳濟棠當即託人帶到南京,獻給蔣介石。

蔣介石請玉石專家鑒定,切開一看,果然是塊稀世的翠玉,喜不自勝,決定以此製成「傳國玉璽」,並將這塊緬甸玉石交給印鑄局局長周仲良,讓其負責刻璽工程。

周仲良專門組織了一套人馬,精心打磨、篆刻。

刻璽工程從1929年7月1日開始,到10月9日國慶前一日琢刻完竣,成為向雙十節所獻的一份大禮。10月10日,為中華民國國慶日,國民政府明令:「於國慶日啟用國璽」。有人譏諷陳濟棠有巴結蔣介石之嫌,陳否認獻玉的媚蔣之舉,辯解說獻玉是「表示余擁護國民政府及中央黨部如玉之純粹堅決,愛國愛黨意志如玉之堅貞之意」。

聽了茶老闆的講述,黑鐵膽連聲說,好好,陳濟棠還是蠻有心眼的嘛!

茶老闆說,我看老弟氣宇不凡,定是大富大貴之人。我這裡還有一個陳濟棠天大的秘密,從未向外透露。今天我覺得咱倆有緣,就向你透露一下。

黑鐵膽問,噢,還有一個天大的秘密?

茶老闆說,是啊,人們都不知道,南天王陳濟棠其實也有坐天下、當皇帝的野心的。當年他其實是買了兩塊一模一樣的絕品緬甸翠玉,一塊獻給了蔣介石,一塊他自己留了下來。

他自己的這一塊玉石也請玉工們雕刻成了傳國玉璽,上面的和蔣介石的那一塊完全一樣,也是「中華民國之璽」。

茶老闆壓低嗓音說,老弟,不瞞你說,陳濟棠的這枚傳國玉璽在我的手裡。

黑鐵膽知道這是茶老闆在騙人,但也不好揭穿,就笑笑說,是嗎?

茶老闆故作神秘地說,我是這裡土生土長的人,早年的陳公館一片廢墟,我整天在裡面轉悠。這枚傳國玉璽就是我在陳公館的地下挖到的,原來,陳濟棠勢敗后,就把這枚玉璽埋到了家鄉的老宅子里。

黑鐵膽故意說,傳奇啊!

茶老闆笑笑說,咱們今天有緣,我讓你開開眼。

茶老闆就把黑鐵膽引到了自家宅子的住室里,從一個角落處拿出來一塊用黃綢子包裹著的東西來。

茶老闆小心解開黃綢子,一塊方方正正的玉璽就出現在黑鐵膽的眼前。

茶老闆打開手電筒的強光,拿起玉璽照了照,遞給黑鐵膽說,老弟,你看看,這可是絕品啊!

黑鐵膽強忍著沒讓自己笑出來,他掂了掂這枚傳國玉璽,還蠻砸手的。

茶老闆說,老弟,我看你是有緣人,也是有錢人,怎麼樣,有沒有興趣?

黑鐵膽說,老兄,你這可是傳國玉璽啊,我怕是買不起啊!

茶老闆笑笑說,我最近急需錢用,玉璽當石頭賣了。

黑鐵膽說,得多少錢?

茶老闆伸出一根指頭說,100萬,人民幣。

黑鐵膽搖搖頭說,太貴了,人家陳濟棠獻給老蔣的那塊荊山之玉,是絕品、孤品,才要九千五。

茶老闆笑笑說,老弟,那是大洋,咱這是人民幣。再說了,那是啥時代了?還有,這兩塊其實是一樣一樣的。那個時候的1萬塊現大洋,到今天得值多少錢?

黑鐵膽說,老闆,我不識貨,手裡也沒有幾個錢,你說的這個數我想都不敢想。

茶老闆擠了擠眼睛說,不會吧,我可見你們是坐著賓士和三菱來的。

黑鐵膽說,那是我們花錢雇來的,你也知道,現在出門辦事,講這個。

茶老闆小聲地說,噢,兄弟你們出來也是來干大事的?!

聽的出,茶老闆口裡的干大事,其實就是走私,甚至是指販毒、販槍。

黑鐵膽點了點頭沒有吱聲。

茶老闆小聲問,老弟,你想出多少?

黑鐵膽啟動火眼看了看,發現在一個角落處還有幾個一模一樣用黃綢子包裹著的玉璽,就笑笑說,老兄啊,這是傳國玉璽,你是就白送給我,我也不敢要,犯忌諱啊!

兩個人又談了一會兒,茶老闆見黑鐵膽不上當,就又說,那行,老弟啊,像你這樣的人,必須有好玉相配才成。這塊緬甸玉所刻的玉璽,是再了也找不到了。不過,我這裡也有一些從緬甸運來的翡翠,玉質上乘,價錢卻不貴。

黑鐵膽問,是嗎,那為什麼?

茶老闆隔窗用手指了指北侖河的對岸說,是從那邊走私過來的,沒有交稅,所人便宜。你看看這我這隻翡翠觀音,如果是在專賣店裡,沒有10萬塊錢,你是拿不走的。

黑鐵膽明明知道茶老闆手裡的這隻翡翠觀音也有有問題,但人家剛才滿口白沫地給他講了半天的故事,他只好笑笑問,老闆,那你要多少錢?

茶老闆說,只要十分之一,1萬塊錢。

黑鐵膽搖了搖頭說,太貴了。

兩個人又商量了一會兒,黑鐵膽看在對方給他講了不少陳濟棠典故的份上,最後掏了800塊錢買下了這尊所謂的翡翠觀音。

來到外面的茶攤,茶老闆的興緻更高了,他又講起了陳濟棠熱衷風水的事情來。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