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50章 風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0章 風水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50節第150章風水

黑鐵膽也想逗一逗茶老闆,他就把自己脖子上掛著的那件血核桃取下來遞給茶老闆說,老兄,請你上上手、把把眼,看值不值錢?

茶老闆拿起血核桃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說,老弟,你的東西把我給看糊塗了。我還真說不准它是真的還是假的?

黑鐵膽笑笑說,老兄,這件血核桃,你有沒有興趣?

茶老闆又拿起血核桃端詳了一會兒說,應當是個好東西吧,我真說不好。

黑鐵膽說,與你的玉璽換換咋樣?

茶老闆理著鬍子沉吟了一會兒說,玉是講緣分的,既然老弟你提出來了,我可以忍痛割愛。

黑鐵膽笑笑說,算了,你的玉璽我是真不敢要。你想,一個草民百姓,懷裡揣著一方玉璽,這不是引禍上身嗎?

茶老闆說,看來,老弟你是個有學問的人。這親吧,玉璽的事就放在一邊了。我給你相相面,對了,相面不要錢的。

黑鐵膽說,好啊,相相。

茶老闆端詳了一會兒黑鐵膽的面容,又捉過他的左手看了看說,老弟,你印堂發亮,雙眼有神,手心紅潤,貴不可言啊!

黑鐵膽笑笑說,老兄,你說我這個人還會有點作為?

茶老闆猛地一拍大腿說,絕對,你經意,起碼是億萬富翁。你從政,起碼是省委書記。

黑鐵膽聳了聳肩說,億萬富翁,省委書記,乖乖,我要發達了。

茶老闆說,老弟,我是不會看走眼的。不瞞你說,我看面相、看風水,遠在陳濟棠的哥哥陳維周之上。江湖上的朋友抬舉,還送了我一個「南天神眼」的綽號。

黑鐵膽笑笑,南天神眼,失敬了!

接下來,兩個人似乎越聊越投機,南天神眼就給黑鐵膽侃起了陳濟棠篤信風水的掌故來。

茶老闆說,與別的大人物相比,陳濟棠的家庭環境使他更早和更重地抹上封建迷信色彩。

據陳濟棠自己說,他的長兄陳濟華在年僅7歲的時候,因出水痘而腿留殘疾。為了取得日後謀生手段,他的父母責成其在讀書的同時,「兼習醫卜星相」。以後,既有一定學問,又懂一點醫術和星相五行說的陳濟華,在家鄉設塾從教二十餘年。陳濟棠多年受教於其兄門下,在接受文化知識的同時,也埋下了終身不忘的封建迷信思想的種子。加上長期與其所謂善於星相堪輿、占卜算命的五兄陳維周親密相處,陳濟棠的封建迷信觀念不但日益深固,而且貫徹於他的政治、軍事、文化、教育和日常生活等各個方面。

第一件,姻緣結於硃砂痣。

1918年冬天,在桂系當連長的有婦之夫陳濟棠,遇上在部隊駐地18歲的有夫之婦、茂名人莫秀英。莫秀英見比自己大10歲的「陳濟棠生得『虎背熊腰』,將來一定發達」,斷定自己如果與之結合,必得「一品夫人」的貴命。

陳濟棠也因莫秀英左肚臍旁有一拇指大小的「硃砂痣」,正好與自己的「一對其軟如棉的硃砂掌」相匹配。據陳維周說,陳濟棠的這副「硃砂掌」,是「大貴之相」,能主他「前途不可限量」。因此陳濟棠認為,若能與莫秀英成婚,那將是天生一對,莫秀英必能「相夫旺子」,自己也定可「飛黃騰達」。於是乎他們各背原有配偶,結為夫妻。

也巧,此後的陳濟棠果真「官運亨通」,由連長而營長、團長、旅長、師長、軍長,乃至第八路總指揮、集團軍總司令等,一帆風順。而莫秀英也生育7男4女,使陳家人丁興旺,樂也融融。為此,陳濟棠對莫秀英感激不盡,好像沒有莫秀英的好命水就沒有自己眼前的一切;莫秀英也妻隨夫貴,好不沾沾自喜,甚至不時向好友炫耀自己引為得意的臍旁硃砂痣。

陳濟棠在周圍術士的鼓動下,後來竟於海南島海口西側的海防要塞處,建造以「秀英」命名的炮台,既圖「吉利」,也作為他對給自己帶來「洪福」的莫秀英的感激和紀念。源於「秀英炮台」之名的海防要塞所在地,今稱海口市「秀英區」。

第二件,求發跡五遷母墳。

把封建迷信引入政治鬥爭,是陳濟棠迷信活動的重要特色,也是他政治生涯中最為荒唐和失誤的一大敗筆。他為了穩住隊伍,以鞏固其在南天的統治,不許有絲毫「反骨」傾向的人立足於陳家天下,規定凡軍校招生,或選拔官員,都必須經過陳維周等術士的「相面」大關。如果術士斷定某某有「反骨」之氣,那麼其他條件一概不計,立即予以淘汰。

如果說術士是陳濟棠選拔人員的第一考官,那麼堪輿風水說就是陳濟棠用來論證自己能否發跡的重要根據。陳濟棠按照其兄陳維周的陰陽胡謅,先在1932年將其父親陳金益的骸骨遷葬於防城那良圩附近的稔猛山;1935年又將其祖父陳坪信的遺骨從望興遷葬於灘散古森垌那巴村對面的小尖鋒嶺。

最具戲劇性的,是陳濟棠對其母親遺骨的五次轉移、遷葬。

茶老闆說,當時在一個著名的叫術士翁半玄,到我們這個地方,也就是現在東興的八寶頂看風水。看后對人說:「陳家這口風水在葬后一百年,發出廣東第一人,陳老總有今日地位,正是這風水的緣故。」這話傳到陳濟棠那裡,重賞翁半玄,並聘他為「大術士」。

翁半玄為陳濟棠看相,說他是「九五之尊」的面相,行動甚似「獅形」。又說:「八寶頂的陳家祖墳,只能發出廣東第一人,如要大發,必須另找福地。」

於是陳濟棠命翁半玄,遍訪廣東名山大川,尋找「福地」。

陳濟棠這傢伙不滿足於做全省第一人,他要當全國第一人了。

1935年4月2日,陳濟棠與馮玉祥、張學良、李宗仁等7人被國民政府任命為陸軍一級上將。陳濟棠就覺得自己眼下是官運亨通,下一步還會有更大的作為。

是年春夏之交,陳濟棠派其兄陳維周以述職為名專程往南京去見蔣介石,實則是想摸清蔣對西南的態度,同時看看蔣介石的相格氣運。

蔣介石為拉攏陳濟棠,專門設宴請陳維周吃飯。席間,精通八卦易經,善於相人之術的陳維周仔細盯著蔣介石的面相,見其臉上有隱晦之氣。之後,他又專程去了一趟奉化溪口,乘無人之際,將蔣介石的祖墳旁邊的一條小溪挖斷,讓水改道。

回來后,陳維周告訴陳濟棠:「我斷定蔣某流年不利,氣運將終,肯定會垮台。」

陳濟棠問:「確實嗎?會不會看走眼?」

陳維周晃著腦袋肯定地說:「確定無疑。我給蔣介石看過面相,其印堂發暗,又推其生辰八字,明年一定有場劫難。而且他祖上的龍脈被我挖斷。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

陳濟棠聽了食指大動,再一次惹起問鼎中原之心。就在陳維周回來不久,翁半玄向陳濟棠建議說:「既然破了蔣家風水,陳家的風水也要重新布局。花縣北邊有個叫芙蓉嶂的地方,風水極佳。洪秀全的祖墳就在那裡,陳家祖墳何不遷往該處?」

陳濟棠十分高興,於是和其兄陳維周偕幾位「半仙」一同前往觀看,見芙蓉嶂山勢雄偉壯觀,讚歎道:「果然名不虛傳1

翁半玄指著洪秀全的祖墳說:「這裡的風水的確極佳,是一個出帝王的地方。」

陳濟棠問:「那洪秀全為什麼沒有當皇帝呢?」

翁半玄說:「洪秀全祖墳的位置稍低,不是正穴,故享國不永。若卜穴於高處,則發達而持久,雖沒有萬世帝統,當了數十世是不會有問題的。」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