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52章 從零開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2章 從零開始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52節第152章從零開始

吃罷晚飯,黑鐵膽在賓館的院子里溜達了一會兒。

當他回到自己房間里的時候,卻見小寧正笑咪咪地坐在屋裡等他。

見黑鐵膽回來了,小寧就起身說,黑總好!

黑鐵膽差一點打出一個噴嚏來,因為小寧身上的灑的香水也忒多了。

黑鐵膽擰了擰鼻子說,是小寧啊,你好,你好!

小寧從一個手提袋裡拿出幾分材料放在寫字檯上說,黑總,這是我們陳總讓帶過來的一些有關擬成立新白沙的資料。

黑鐵膽笑笑說,太好了,小寧,麻煩你了。

小寧也笑了,黑總,看你說的,能為你服務可是我的榮幸啊!

見小寧一邊說,一邊就湊了上來,黑鐵膽感到周圍的香水味越發濃烈了,他終於沒有忍著打了一個噴嚏。

小寧的眼中放著光說,黑總啊,我們陳總對這個項目非常感興趣,他也非常期待著能與黑總合作喲!

黑鐵膽定了定神說,小寧,我知道,陳總想在東興投資辦廠,是要反哺家鄉,這是好事。不瞞你說,我對這次合作也是相當地期待。請告訴陳總,這些材料我會認真閱讀的,只要可行,只要有機會,我們就可以合作。

小寧上前翻了翻上面的一份材料說,黑總啊,這一份材料顯示了東興市對這個項目的支持和優惠,我們陳總說現在是機不可失。

小寧翻材料的時候,黑鐵膽就感受到了她那對飽滿的**對他胳膊的摩擦與侵略。

黑鐵膽閃了一下贍,我會認真研究的。

小寧又往前湊了湊說,黑總,真的是機不可失,機不可失啊!

黑鐵膽覺得這個風騷的小秘書態度曖昧,一語雙關,便抬腕看了手錶說,小寧啊,我明白,我明白。你看,時間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小寧眨了眨眼說,那行,黑總,你也早點休息。

送走了小寧,黑鐵膽躺在床上,他想到了陳濟棠,想到了陳天生,想到了小寧,想到了機不可失,終於又一連打了幾個噴嚏。

黑鐵膽正在胡思亂想,突然接到了花莎莎的電話。

花莎莎說,她明天上午10點就到南寧了,想讓黑鐵膽到機場去接她。

黑鐵膽有些吃驚地問,花將軍,真的假的,你看的要來南寧?

花莎莎笑著說,黑元帥,在元帥面前我一個將軍豈敢說謊?!我上次跟你說過,我這次正好要到廣西參加一個活動。

花莎莎這次在廣西根本就沒有任何公務活動,她只是上次在電話中感受到了一向開朗幽默的黑鐵膽,眼下似乎真的是心情低落,相當鬱悶,她是特意專程來陪黑鐵膽的。

黑鐵膽一聽花莎莎真的來要,也有些激動地說,好,好,太好了,我明天去機場接你,不見不散。

因為要到機場去接機,黑鐵膽一大早就與陳天生辭行而去。

當花莎莎走出機場的人行通道時,黑鐵膽已經帶著石中山、鄧玉傑和豹子在那裡恭候多時了。

大家見了面,黑鐵膽給雙方做了介紹,石中山、鄧玉傑他們頓覺眼前一亮,花莎莎不僅是雙輪池集團的副總,而且人長得也極為漂亮。

在廣西活動了幾天,黑鐵膽也以半個主人自居了。

他帶著花莎莎也品嘗了一頓南寧的特色小吃,當然了,主要仍是「吃粉」。

當黑鐵膽問起花莎莎接下來的行程安排時,花莎莎笑著說,黑元帥,我這次來的任務很簡單,也不急。你們是怎麼安排的?我可以跟著你們轉兩天。

黑鐵膽說,我們與廣西白沙集團洽談的一個合作項目,已經有了眉目,基本上也算完成了任務。這樣吧,咱們到東興去吧,我帶你到國邊上轉轉。

花莎莎說,好啊,走出國門,到越南看看。

黑鐵膽說,先到東興的竹山村,那個地方很好玩。玩罷竹山,咱們就到越南的芒街。

昨天在東興,黑鐵膽很想去竹山村,但傍晚的時候,陳天生卻把他們帶到了十萬大山。黑鐵膽有些遺憾,今天正好再去彌補一下。另外,既然陳天生想在東興投資辦廠,自己也可以再到東興考察一下投資環境。

車到東興后,因為竹山村不大,估計也用不上車了,黑鐵膽就給豹子和石中山他們放了假。他要單獨陪花莎莎轉一轉,聊一聊。

黑鐵膽與花莎莎兩個人先來到東興市的北侖河畔。花莎莎笑著說,這就是小時候在地理課本上常讀到的北侖河,這麼小?

黑鐵膽說,河是小,不過它的地位卻重,北侖河口是我國大陸海岸線的南起點。

花莎莎說,這個我知道,北侖河是中國和越南邊境東段上的一條界河。該河發源於中國廣西防城境內的十萬大山中,向東南在中國東興市和越南芒街之間流入北部灣,全長109公里,其中下游60公里構成中國和越南之間的邊界線。

黑鐵膽說,花將軍可以啊,記性這麼好。

花莎莎說,當年為了考大學,歷史、地理課本我都背熟了。

黑鐵膽說,是嗎,太厲害了!

兩個人說著笑著,時間不長就走到竹山村附近的北侖河河口。

在這個地方,河面才變得稍稍寬闊起來。

河岸上的椰子、檳榔、菠蘿依稀掩映在密密麻麻的綠竹叢中,和風吹來,婆娑起舞,把亞熱帶原野的景色點綴得更加誘人。北侖河下遊河水潔凈無比,河底沙石清晰可見,是個廣闊的天然游泳常

黑鐵膽事前已經做了了解,他就帶著花莎莎奔奔赴大清國一號界碑而去。

這裡正好有一個導遊在給遊客們講解,黑鐵膽他們就加入進去,不掏錢聽了起來。

導遊講,竹山位於中越界河北侖河的出海口,是中國大陸沿線的起點,在我國版圖上具有特殊意義。竹山一號界碑位於東興鎮竹山村的北侖河入海口,是大清國界碑。一號界碑豎立在竹山村邊的一棵大榕樹旁,碑石是用堅硬的海石鑿成,高六尺余,寬二尺余,厚尺余,上面正楷陰刻的字為「大清國欽州界」。當時竹山屬欽州所轄,故名「欽州界」。

據史料記載,公元1886年11月至1888年5月間,清政府代表鄧承修與法使會勘疆界。開始,法使仗勢欺人,要將白龍半島一半劃出中國,在白龍半島上豎埋第一號界碑。鄧承修正氣凜然,據理力爭,終將起界定在竹山,維護了國家主權。1885年6月9日,清政府和法國在天津簽定的《中法越南條約》,條約規定,兩國邊界自竹山起界,循北倫河自東向西,以河心為界線。防城港市與越南的邊界線,從竹山的北倫河口至峒中的北崗隘,長200多公里,全段以石碑為標緻,共立1至33號界碑。其中以河為界的,雙方各於已方河岸相對立石,以山為界的則雙方共立一塊界碑,一面書「大清國欽州界」,一面書「大南」。

1號界碑碑文為時任清政府界務總辦,四品頂戴欽州直隸州知州李受彤所書。

花莎莎對黑鐵膽說,黑元帥,給我照張像,1號界碑,,太有意義了。

黑鐵膽說,好。

花莎莎就在1號界碑前擺了幾個姿勢,留下了永恆的紀念。

花莎莎照罷像,就要給黑鐵膽照兩張。

黑鐵膽擺了擺手說,我一會到0號碑前再照。

花莎莎說,怎麼,這個地方除了1號,還有0號?

黑鐵膽說,一會兒你就明白了。

這時,導遊又講道,中國大陸海岸線東起中國遼寧省丹東市鴨綠江口,西至廣西東興市竹山村北侖河口,全長18400公里,因北侖河口地處中國邊境陸地線始端,海岸線終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岸線和陸地線交匯處。

黑鐵膽小聲說,花將軍,北侖河雖然不大,但這個地方卻是海岸線和陸地線交匯處,意義重大啊!

花莎莎笑著說,不錯,不錯。「一號界碑」的東側,是萬頃碧波;「一號界碑」的西側,是綿綿群山。我國的海岸線與陸防線,在這裡交匯成一點。這可真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陸地。

黑鐵膽說,花將軍總結得好。

一號界碑的旁邊,是一座小軍營,這就是中國陸地第一崗哨——竹山哨所。軍營的門口,就是邊境公路的「0」公里處。

導遊講,這就是中越邊界沿邊公路的「零起點標誌」。沿邊公路的起點就在各位的腳下,終點是那坡縣的弄合村,途經東興市、防城區等8個縣31個鄉鎮,公路全長約1500里。

這個「零起點標誌」很有意思,是一個巨大的大概有幾百噸重的石球。

黑鐵膽說,怎麼樣,0代表的不僅僅是開始,更是博大。我就站在這裡,花將軍,給我來兩張。我要一切從零開始。

花莎莎說,從零開始,有意思!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