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55章 活色生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5章 活色生香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55節第155章活色生香

後半夜黑鐵膽醒來的時候,翻了翻身,居然碰到了一個鮮活的**。他閉著眼睛一摸,摸到了光滑的絲質睡衣,伸進去再一摸,睡衣裡面的的**同樣絲滑無比。

黑鐵膽以為自己是在夢裡,又以為自己是在和白如玉在一起,他抬起腿壓到了花莎莎的身上,花莎莎也翻了一個身,黑鐵膽依稀嗅到了淡淡的體香。這種體香與白如玉的不同,黑鐵膽睜開了眼睛,拉開了檯燈,身旁熟睡的竟然是花莎莎。

黑鐵膽有些呆了,他連忙坐了起來,伸手一摸,自己居然是一絲不掛。

黑鐵膽絞盡腦汁地苦思冥想,也弄不清他是否已經和花莎莎那個了。花莎莎此時睡得正香,黑鐵膽發了一會兒呆,只好關了檯燈,悄悄地鑽進了被窩。

這一驚一嚇之後,黑鐵膽是再也睡不著覺了。

花莎莎突然一翻身一手抱著了黑鐵膽的脖子,一手抓住了黑鐵膽下面的1號界碑。

如此一弄,黑鐵膽再也控制不住了,他一伸手就把花莎莎摟在了懷裡。

花莎莎也醒了,她鬆開了黑鐵膽下面的1號界碑笑笑說,讓你佔了天大的便宜。

黑鐵膽說,是嗎,我怎麼覺得是你在占我的便宜。花將軍,我可是處男啊!

花莎莎呵呵一笑說,你要是處男,那夢露還是處女呢。

黑鐵膽壓到花莎莎的身上說,好你個花莎莎,敢取笑我,讓你嘗嘗我1號界碑的厲害。

花莎莎說,我有0號界碑,還怕你不成?!

黑鐵膽說,我這個1號是專門來對付你這個0號的,來來,從零開始吧!

花莎莎抓了一把黑鐵膽的1號說,壞死了,你!你,壞死了!

黑鐵膽也抓了抓花莎莎的乳峰說,壞不壞,試試才知道。

黑鐵膽把花莎莎活色生香的**擁在懷裡說,莎莎啊,明天咱們就要去越南了,越南原來是法國的殖民地。現在,我也要在你的0號界碑裡面殖民了。

花莎莎驚叫了一聲,因為黑鐵膽已經進去了。

花莎莎翻到了上面說,婦女要解放,也讓你嘗嘗受壓迫的滋味。

黑鐵膽已經開始衝刺了,他咬了咬牙說,黃色娘子軍,黃色娘子軍!

兩個人一邊說著趣話,一邊干起了小兩口的營生。

這天晚上,黑鐵膽極為神勇,他那個1號一連讓花莎莎的0號投降了三次。

事畢,花莎莎癱軟在黑鐵膽的胸前,黑鐵膽輕輕地擁著花莎莎說,莎莎啊,太感謝你了,你讓我又嘗到了生活的滋味,也讓我重新鼓起了幹事創業的勁頭!

花莎莎說,感謝個頭,同理,同志!

接下來,花莎莎就問起了黑鐵膽近來究竟是為什麼在煩惱。

黑鐵膽便把上次他與石磊講的那番話和盤托出,也講了龍虎豹之間博弈的難題。

花莎莎聽罷也嘆了一口氣說,鐵膽啊,你講的這些窩心的事,我完全理解。

黑鐵膽問,0號,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

花莎莎想了想說,1號啊,我覺得你有三種選擇。

黑鐵膽說,我都已經走到死胡同里了,還會有三種選擇?

花莎莎說,第一,假如你不離開白沙,要麼你就得拉下臉來主動與杜天堂講和,要麼你就得想辦法讓杜天堂離開白沙,你來當董事長。第二,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你可以離開白沙。比如你要是到我們雙輪池集團,我覺得我們劉總同樣會任命你當集團總裁。第三,假如你既離開白沙,又不願再到別的集團當二把手,那你就得像牛根生那樣,自己再創一個新的企業,當董事長。

黑鐵膽苦笑了一下說,0號啊,你講的很有道理。不過,這些情況,我也考慮過了,每有一種選擇是好辦的。

第一種,要我不講原則地投降於杜天堂,我是辦不到的。把他弄走,取而代之,那是最好不過了。不過,其難度不亞於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第二種,離開白沙到別的集團去,那同樣會面臨著龍虎豹博弈的困境。這不是龍的問題,也不是虎的問題,而是機制的問題。第三種,自己才創一個新的企業,像牛根生離開「伊利」創出「蒙牛」那樣,我也弄一個新的白酒集團,我想了,難於上青天。

花莎莎說,我的1號啊,你真該找牛根生好好聊聊,你們可是同病相憐啊!

黑鐵膽說,就是,我完全理解他當初離開伊利的苦衷。難言之隱啊!不瞞你說,我對牛根生還真做過一些研究呢。

花莎莎說,是嗎,1號,把你的心得說來聽聽。

黑鐵膽說,怎麼說呢,在中國的官場上,一把手與二把手之間總像是有一種魔咒,特別難處,尤其是這一把手與二把手同樣有本領的時候。沒辦法,一山難容二虎,一個槽頭栓不住倆叫驢。伊利集團的一把手鄭俊懷是有本領的,二把手牛根生同樣是有本領的,這就註定了他們不可能一直和睦相處。

花莎莎笑笑說,兩個有本領的男人合作,不如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合作,同性相斥埃

黑鐵膽說,莎莎,我發現你越來越有0號的哲學味了。

花莎莎推了黑鐵膽一把說,去你的!

黑鐵膽說,鄭俊懷的本領超強,1983年,鄭俊懷被調到伊利的前身呼和浩特回民奶食品廠,當時這個小廠的固定資產只有40多萬元,年利稅不足5萬元。在鄭俊懷的打造下,眼下的伊利,其主營業務收入已突破40個億,乳製品銷售額位列全國第一。

花莎莎說,鄭俊懷是牛,能把一瀕臨破產的企業做成全國第一。

黑鐵膽說,牛根生更牛,1998年他被鄭俊懷從伊利掃地出門后,另立門戶成立了蒙牛,當時的蒙牛在全國排名1116位,總資產1300多萬。接下來,蒙牛一天超越一個競爭對手,眼下已經與伊利並駕齊驅了。專家們預測,到2004年,也就是到蒙牛成立短短6年之後,蒙牛就可以全面超越伊利,穩居全國第一。

花莎莎說,一天超越一個對手,厲害。排名能由1000多位跨越到第1名,這得要多大的本事啊!這不是牛氣衝天嗎?我明白了,兩個牛人生活在一間屋子裡,那肯定是要頂牛的。

黑鐵膽說,不錯,牛根生只能離開。

花莎莎說,1號啊,給我說說牛根生,講講他與鄭俊懷之間的矛盾。

黑鐵膽說,好啊,說一說牛根生,我的心裡會好受一些。我的0號,要說呢,這個牛根生遠比我不容易。

花莎莎說,是嗎?何以見得?

黑鐵膽笑笑說,因為,牛根生原來不姓牛,他是牛姓人家報養的孩子。

牛根生自己說,好多人對我的名字好奇:姓「牛」不說,還叫「牛根生」,難道天生就是一個做牛奶的?

1958年,牛根生出生在呼和浩特郊縣一個貧窮的農民家庭。他父親當點小官,任生產隊的小隊長。那時候用現金代公糧,父親作為小隊長得帶頭交,可是又沒錢。怎麼辦呢?想來想去,就把辦法落在賣孩子上。

牛根生是五個孩子當中最小的一個,出生還不到一個月。父親狠狠心,就把他賣了,價錢是50元人民幣。

花莎莎說,一個兒子才賣50塊錢,這也太少了吧?

黑鐵膽說,在1958年那個時候,50元已經算是大價錢了。1元錢相當於1塊現大洋。城市每人每月有5塊錢生活費就夠了,農村則只需3元。

花莎莎說,唉,他父親如果早知道牛根生如此厲害,我敢說,給他5個億,他也不會賣了。

黑鐵膽說,世事難料啊,如果牛根生的出身不是如此苦,不是被賣出去了,說不定他還成不了人物呢!

花莎莎想想說,你說的也有道理。

黑鐵膽說,買牛根生的養父姓牛,職業是養牛。從此,他便與牛結下了不解之緣。「牛根生」這個名字是他養父取的,由於養父養母自家未生孩子,期望通過抱養來栽根立后,所以給他取名「根生」。

花莎莎嘆了一口氣說,噢,原來牛根生這個名字是這麼來的。牛根生是苦出身啊!

兩個人一句一個1號,一句一個0號,聊了很長時間。

從這天晚上起,兩個人之間的昵稱就用1號和0號取代了黑元帥與花將軍。

這也許是他們倆看罷1號界碑與0號界碑后的最大收穫吧!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