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63章 撓到癢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3章 撓到癢處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63節第163章撓到癢處

回到西山後,黑鐵膽找到白崇光安慰了一番。

白崇光苦笑了一下說,鐵膽啊,白髮人送黑髮人,這是人世間的一大悲劇。不過,人各有命,富貴在天,我想的開。

黑鐵膽說,是啊,大哥多保重。你有什麼想法,有什麼需要,儘管給我說。

白崇光說,沒事,沒事。

在白沙集團,黑鐵膽稍事休息后,就開著小車進了縣委大院。

他想先見一見郭紅梅書記的秘書吳天然,沒想到,吳天然已經調到市委辦公室工作了。黑鐵膽就想,自己在官場上真的是太不敏感了。現在,原來王天恩的秘書紅景天就又成了郭紅梅的秘書。

另外,縣委司機白大彪在原縣委書記王天恩的那場危機過後,眼下又改名為白彪,重回縣委給郭紅梅開起了小車。

還有,王天恩對白彪沒有食言,白彪的哥哥白東風眼下也由白沙鎮副鎮長調整為小石橋鄉鄉長了。

聽到這個消息,黑鐵膽很為白東風高興。

前一陣子,白東風還在他跟前訴苦,說鄉鎮工作是榨汁機,是絞肉機。他前面的隱形台階還有很多,要當上鄉鎮黨委書記,怕在10年以後了。10年以後,也說不定。還提出跟黑鐵膽學拳。

黑鐵膽沒有食言,相當認真地傳授白東風拳藝。

白東風也沒有食言,學的相當投入。不過,這套拳,白東風只學了一半,這就被提拔走了。

黑鐵膽在心裡暗自發笑,不知當上鄉長的白東風有沒有牢騷,練不練拳了。

紅景天和黑鐵膽也是老相識,兩個人在紅景天的辦公室里聊了一陣。

談起吳天然,紅景天小聲說,吳天然這小子有福埃他的弟弟吳天彪原是市委書記王國慶的司機,前兩年出了事入了獄,人們都在想著吳天然這個家族大概也就這樣了。沒想到,去年吳天然被調到市委辦,還做了王國慶的秘書。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這傢伙居然和王國慶的女兒王聰聰談上了戀愛。聽說,他們兩個很快就要結婚了。鐵膽啊,這就是命啊!

黑鐵膽聽出了紅景天的弦外之音,他是對吳天然不服,也嫉妒啊!

黑鐵膽笑了笑說,紅老弟,到市裡有市裡的好處,在縣裡有縣裡的好處。你已經服務了王天恩和郭紅梅兩任書記,下一步,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紅景天點上一根煙,吹了一口說,聽天由命吧。

黑鐵膽說,老弟,說你服務了兩任縣委書記,這是一個方面,只是說明了你的資歷。其實,拋開這些不說,單單就你的素質和能力來說,不久的將來,你必會得到重任。

紅景天一聽笑了,黑總啊,這麼說,我還有戲?!

黑鐵膽說,那當然,還是重頭戲!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黑鐵膽就說想見一見郭紅梅,不知道方不方便。

紅景天笑著說,黑總啊,你現在是咱們西山縣的大功臣,郭書記的大門永遠對你開放。對了,郭書記今天正好在辦公室。你先給她打個電話,然後直接去見她。

黑鐵膽就撥了電話,郭紅梅在手機中說,是鐵膽啊,是嗎,你已經到縣委大院了,好好,你過來吧!

郭紅梅見到了黑鐵膽,非常高興地說,鐵膽啊,咱們有一段時間沒見了吧?工作、生活都好吧?

黑鐵膽說,郭書記,在你長期以來的關照和支持下,眼下我們白沙酒業的形勢很紅火,我個人的生活和工作也很順心。

郭紅梅點了點頭說,好,好。鐵膽啊,有你在白沙,我很放心。

黑鐵膽說,郭書記,我的能力一般,但我會努力的。

郭紅梅笑笑說,在我面前,你就不要打官腔了。你的能力,我能不了解。

兩個人又聊了一陣,黑鐵膽感到談話很輕鬆,也很愉快。

為了把話題往名人字畫方面引,黑鐵膽就抬頭看了看牆上的一幅字問,郭書記,這字寫得好啊,很有力度。敢問是哪個大家的作品?

郭紅梅笑了笑說,這幅字是我向國慶書記的父親王大勇老先生求的。老先生今年差不多有90歲了吧,書法的功力更醇厚了。

黑鐵膽說,了不起,這麼大歲數了,還能寫出如此瀟洒的字。

郭紅梅說,就是嘛,搞書畫的人,比我們常人更長壽。

黑鐵膽說,不錯,練習書畫,就等於是在練習氣功。可惜了,我在這方面是個門外漢。

郭紅梅說,我也是門外漢,不過,我喜歡欣賞。

黑鐵膽說,郭書記,你的這個愛好高雅。對了,我手頭有一幅畫,可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專家們說是真品,但我吃不準。你給我把把眼。

黑鐵膽一邊說,一邊就從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個精緻的盒子。打開來,是一軸畫。他攤開了,放到了郭紅梅的辦公桌上。

郭紅梅一看,眼睛就亮了。

她看了一遍又遍,愛不釋手地問,鐵膽啊,這幅《蝦趣圖》,你是怎麼到手的?這幅畫太珍貴了,依我看,是真品無疑。

黑鐵膽說,也是機緣巧合,一個北京的老同學因為買房急需用錢,就以低價讓給了我。

郭紅梅說,鐵膽啊,這是無價之寶,你可要妥善保管。

黑鐵膽說,郭書記,我根本不懂,我想還是放在你這裡比較合適。閑暇之餘,你還可以經常欣賞欣賞。放到我手裡,算是糟蹋了。

郭紅梅雖然對這件作品一百二十個地喜歡,但她仍調整了一下呼吸淡淡地說,鐵膽啊,這麼貴重的東西,我可不能要。

黑鐵膽說,不就是一張紙嗎?再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我眼裡,這很可能就是仿品。

看郭紅梅仍在猶豫,黑鐵膽就說,郭書記,這樣吧,這個東西權當是我放在你這裡的。

郭紅梅再一次埋頭去仔細地看畫,她不覺自言自語道,大師就是大師啊,你看這蝦,活靈活現,多麼純凈。

黑鐵膽說,就是啊,這張畫,你才是知音。郭書記,就放在你這裡了。

郭紅梅抬頭看了看黑鐵膽,又想了想說,鐵膽啊,也行,畫的所有權仍是你的,我替你保管。

黑鐵膽忙說,好,好。

黑鐵膽想,郭紅梅是真的喜歡這幅畫啊!

不久,黑鐵膽又打電話邀請老同學石磊到西山縣來玩。

眼下的鳳凰山旅遊剛剛起步,山上山下還有一派原始的野性美。

因為石磊是省委副書記汪大洋的秘書,他的到來,西山縣縣委、政府一班人很是重視。

石磊這次到鳳凰山,除了黑鐵膽全程陪同外,縣委辦主任黃景達也是形影不離。當然了,不少時候,縣委書記郭紅梅、縣長王國棟等人也會親自作陪。

石磊私下還問黑鐵膽,鐵膽啊,下決心沒有?是當這裡的一把手呢,還是離開白沙集團另做打算?

黑鐵膽笑笑說,磊子啊,我真的不想離開白沙。

石磊說,好,我明白了,我支持你。省里的領導,要不要我引薦一下。

黑鐵膽說,暫時還不需要。我覺得我的級別太低,沒有必要興師動眾。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