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65章 家庭會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5章 家庭會議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65節第165章家庭會議

離開山陽,在回西山的路上,杜天堂坐在小車裡閉上雙眼,想起了心事。

他現在琢磨不透的是市委書記王國慶的心思。

究竟是王國慶手邊有了一個正處級的位置,突然就想到了他杜天堂呢?還是王國慶要在白沙集團安排其它人,只好讓他杜天堂挪窩呢?

如果是前者,他杜天堂可以不離開白沙。如果是後者,既然他再不願意,也只能離開白沙。

杜天堂接著往下想,如果是後者,那王國慶是要安排什麼人出任白沙集團的董事長呢?莫非是黑鐵膽?

不行,得把事情搞清楚。就是離開白沙,自己也總不能就這麼糊裡糊塗地離開吧。

杜天堂決定回到西山後,直接去見一見縣委書記郭紅梅,探一探口風。

杜天堂先給郭紅梅的秘書紅景天打了一個電話,訊問了一下郭紅梅的行蹤。

紅景天在電話中說,是杜總啊,今天不巧,郭書記到省城去了。

杜天堂說,是嗎?那她啥時候能回來?

紅景天說,領導的事還真說不準。如果是快的話,明天下午應當能回來吧。

杜天堂說,好的,謝謝老弟了。郭書記如果回來了,麻煩老弟給我打個電話。我有一件工作上的事必須向郭書記彙報。

紅景天說,好的,我會在第一時間聯繫你的。

杜天堂說,好好好,太感謝老弟了。還有,對了,老弟,這些天你咋不到白沙來玩呢?

紅景天說,去,咋不去,說不定哪一天我就跑過去了。

因為杜天堂正在想自己前途命運的事,此時的他就想,郭紅梅跑到省城,大概也是為了拉關係、走門子,為自己的升遷造勢。

回到白沙集團,杜天堂泡上了一杯茶,點上了一根煙,他想讓自己平靜下來,可他做不到。

是啊,一個人的心中不能有事。古人說的好,心中無事小神仙。

想吧,根本就看不進去。

沒辦法,杜天堂就分別給自己的弟弟妹妹們打了電話,讓他們現在就到他的辦公室來,有事要說。

杜天龍和杜天紅因為就在白沙,兩個人很快就到了。而杜天虎是副縣長,眼下正在開一個會議。不過,杜天虎也說了,他會立即把會議結束,火速趕往白沙鎮。

杜天堂在白沙集團那是絕對的權威,說一不二。在家庭裡面,他的地位同樣至高無上,說二不一。

杜天龍坐在杜天堂對面的沙發上,笑著問,哥,有事?

杜天堂說,有點事,一會兒等天虎來了,咱們再說。

杜天紅給杜天堂、杜天龍的茶杯里續了一些開水,自己也泡上了一杯鐵觀音,細細地品起茶來。

杜天紅仔細看了看杜天堂,發現他的神情頗為焦躁,她就不再多問什麼了。

時間不長,大概也就是半個小時后,杜天虎也匆匆來到了杜天堂的辦公室。

杜天虎笑笑說,哥,沒辦法,每天都有開不完的會。

杜天堂說,**的幹部,每天不是開會就是會客嗎。你一個副縣長,能有多少正事可干?

杜天虎說,是啊,也不知道整天在忙些啥。哥,如果政府機關都採用企業的效益原則來評估的話,沒有一個不是賠錢貨,哪一個都在倒閉、都在關門。

杜天堂說,這就是大鍋飯的弊玻所以說啊,政府不改革是不行的。

杜天龍點上一根煙抽了一口說,哥,人到齊了,有啥事,你說。

杜天堂就喝了一口茶,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妹妹,然後小聲地問,假如,我說的是假如,假如我有一個到市裡任正處級幹部的機會,你們說,我可不可以離開白沙集團呢?

見杜天虎和杜天紅似乎都在思索,杜天龍就開了腔,哥,我認為,你不能離開白沙。

杜天堂說,好,談談你的理由。

杜天龍說,在白沙集團,你是老大,且不說每年的其它進項,單單是這個分紅,你每年都可以光明正大地拿200多萬。另外,用他們的話說,你就是一個紅頂商人,你本身還兼著咱們西山縣的縣委副書記。我覺得,這樣的日子上哪兒找去?到市裡幹什麼,市裡的正處級多了。我怕他們給你一個名義上的正處,到時候,你想回白沙也回不來了。還有一點,我覺得,假如有人要提拔你到市裡擔任正處,那就說明有人是在擠兌你。以我的猜測,幕後的人肯定是黑鐵膽。

杜天紅說,二哥,這說咱大哥的事呢,怎麼又扯到黑鐵膽身上了。

杜天龍說,天紅啊,你現在還在護住他黑鐵膽,你也不看看,他是怎麼對你的,他是怎麼對咱們老杜家的。

杜天堂說,好,那咱們就事論事。天紅啊,說說你的看法。

杜天紅在集團里是具體抓財務的,這幾年,杜天堂以各種名義從集團里拿了不少錢,打了很多白條。她一直為杜天堂在擔心,如果有人來調查杜天堂,那他還能有個好嗎?因此,杜天紅覺得,如果杜天堂能在白沙集團全身而退、平安著陸,應當是一件好事。

想到這裡,杜天紅就說,哥,你也清楚,一個人在一家企業里經營多年,很多事情都說不清楚,比如這帳目。假如你能在這個時候得到提拔離開白沙,我認為是一件好事。

杜天堂點了點頭說,你的話是有一定道理的。

杜天龍說,有什麼道理,難道咱大哥還怕人來查帳?

杜天堂笑笑說,天龍啊,你說的有你的道理,天紅說的也有天紅的道理。天虎啊,你怎麼看?

此時此刻,杜天虎的心裡波濤洶湧。

他在想,假如杜天堂能離開白沙集團,說不定就會把集團交給他杜天虎。如果是這樣,那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說實在話,作為一個副縣長,在西山的政壇上,能有多大影響力,遠不如一個縣委副書記兼白沙集團的董事長實惠。可他又不能明顯地表現出支持杜天堂離開白沙,現在也不能表現出他心中早就覬覦白沙集團董事長的真實想法。見杜天堂在問他了,杜天虎這才從重重的心事中回過神來。

杜天虎清了清嗓子說,哥,我覺得,這也是一次難得的機遇,是你人生中的一次重大抉擇。說白了,也能換一種活法。因此我覺得,走有走的好處,留有留的好處。當然了,是走還是留,關鍵是你自己得拿主意。

杜天龍不滿地說,三弟,你說的這是啥話,不是等於沒說嗎?

杜天堂擺了擺手說,天虎的話有道理。

杜天虎說,大哥,也不知道你說的這個情況是哪個領導對你講的,如果是個大人物,你就得掂量掂量了。是不是組織上真的想讓你離開白沙了。如果是這樣,我覺得還是順水推舟的好。

杜天龍說,順水推舟?怎麼,你也支持大哥離開白沙?大哥走了,白沙集團就要變天了,變成人家黑鐵膽的天下了!

杜天紅說,就是咱大哥離開了白沙集團,白沙集團還是白沙集團,怎麼能說是變天了。

杜天龍說,那能一樣?!

杜天堂理了理,對於自己的去留問題,杜天龍支持留,杜天紅支持走。杜天虎雖然沒有明說,但話里的意思是也是支持他離開白沙的。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