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74章 女人的名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4章 女人的名字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174節第174章女人的名字

在集團的整合中,杜天堂在白沙集團的那些急功近利的個人痕也一點一點被清理掉了。

比如那幅矗立在大門口的足有三層樓高杜天堂的畫像,那些杜天堂或粗或雅的口號或語錄。不過,作為白沙集團的一段歷史,杜天堂那些與各級領導的合影,黑鐵膽還是讓保留了下來。

專攻白酒僅僅一年後,白沙集團就打了一個漂亮仗。2001年年底,統算了一下,白沙集團就實現在了當初王天恩對杜天堂說的目標——三六九。即固定資產達到了30個億,銷售收入突破60個億元,利稅實現了9個億,稅收完成了5個億。

這一年,白沙集團昂然躋身到全國白酒五強的行列,成為k省舉足輕重的一家大型國有企業。

白沙集團變成了白酒行業的一艘航空母艦,一年納稅5個億,這在山陽市還是第一家。白沙集團的成功,不僅是在西山縣,也不僅是在山陽市,就是在整個k省,都引起了極大的轟動。他也成為全國勞模、全國政協委員。

白如玉高興地對黑鐵膽說,鐵膽啊,你現在可是響噹噹的紅頂商人了。要不了多久,你怕就要超過胡雪岩了。

黑鐵膽說,胡雪岩那是大清朝的中國首富,咱可比不了。

白如玉說,胡雪岩在你這麼年輕的時候,還什麼也不是。也許,你還有可能是榮毅仁,紅色資本家。

黑鐵膽說,榮毅仁比胡雪岩更厲害,人家不僅是中國首富,還是國家副主席。榮毅仁一手打造的「中信集團」,那家活,絕對是航空母艦啊!2000年9月,榮毅仁家族在香港上市企業中信泰富公司擁有18%的股份,價值19億美元。因此,2000年榮毅仁及其家族被美國《福布斯》雜誌評選為中國50富豪第1位。其個人及其家族財產為19億美元。

白如玉說,19億美元,那可是180億元啊!不錯,狼啊,你真得努力了!

黑鐵膽笑笑說,這個事就不用討論了,我肯定與中國富豪排行榜無緣。不過,我倒是很欣賞榮毅仁常掛在嘴邊的那句話「發上等願,結中等緣,享下等福;擇高處立,就平處坐,向寬處行。」

白如玉說,這句話說得好,談得妙。不過,狼啊,我覺得,你也很可能會成為中國的首富。

黑鐵膽笑笑說,好啊,你是說,你有旺夫相。

白如玉捶了一下黑鐵膽的胸脯說,貧嘴!

集團的事情,黑鐵膽處理起來得心應手,但他個人的事,就不是那麼好辦了。

他的身前,有一個杜天紅。他的身後,有一個白如玉。若即若離的,還有一個花莎莎。

特別是杜天紅與白如玉,對他都是一樣的死心塌地。

這一年,黑鐵膽已經28歲了,用他老爸黑明理的話講,早就該成家了。黑明理還對黑鐵膽說,鐵蛋兒啊,你總不能讓我到死還報不上孫子吧?鐵蛋兒啊,古人講,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你總不能做個不孝的人吧?

黑鐵膽的心裡在暗笑,老父親在整個野牛嶺村也不知道留下了多少個野種,你的孫子孫女還少嗎?怕是重孫現在也有了。

當然,這些話黑鐵膽只能漚爛在肚裡。

在黑鐵膽看來,杜天紅和白如玉都是好女生。一樣的漂亮,一樣的聰明,一樣的上進,一樣的對他情有獨鍾,一樣的愛他愛到稀里糊塗。

他最終總得有個了斷,娶了這個,必定會傷了另一個。但他黑鐵膽總不能因此而不結婚吧?!

鑒於自己與杜天紅和白如玉都有過那層關係,黑鐵膽最後決定,他的結婚對象只能在這兩個女人中間產生。

當然了,這是原先的想法。

現在,他與花莎莎感情也在升溫,黑鐵膽的婚姻大事就變得更加複雜了。

不過,黑鐵膽一次從王西山那裡偶然得知,說花莎莎已經結婚,丈夫是亳州師院的一名教師,他們的女兒差不多是兩歲的樣子。

了解到這個情況后,黑鐵膽越發對花莎莎由衷感激。上次在廣西,花莎莎完全是為了陪自己,逗自己開心,這才和自己發生了那層關係。現在回想起來,他對花莎莎是甚為喜歡的,花莎莎對他也是有真情的。但人家花莎莎已經是有夫之婦,細想想,黑鐵膽又覺得對不住人家花莎莎。

花莎莎既為人婦也好,那他黑鐵膽在考慮結婚對象的時候,就可以把花莎莎暫且排除掉了。

想一想杜天紅、白如玉和花莎莎,黑鐵膽不由感慨道,女人啊女人,你的名字就叫情!

杜天堂調到了市裡,總感到一切都很不順心。

先說這人,在市經貿委,哪怕是一個小小的職員,都是有來頭的。就連那個看大門的老孫頭,聽說也與市委組織部長宋光明沾親帶故。更別說那些大大小小的科長了,一個個都是老資格,這些人端的都是**的飯碗,捎不順心,就撂挑子了。就是不上班,工資又一分錢不能少,杜天堂誰也開罪不起。

這些人,你得哄著他們干工作。而那些副職們,哪一個都比杜天堂在這裡的時間長,他們又各管一方,各把一口,職權明晰得很。杜天堂想安排個啥事,都得同副職們商量。特別是那個人稱袁大頭的副主任,曾在下面當過縣委書記,因為犯了男女關係的小兒科錯誤,才在這裡屈就副主任。他雖然是一個副主任,但他總是以老大自居,根本就沒把杜天堂放在眼裡。

袁大頭曾對人講,杜天堂算個鳥,不就是一個賣酒的嗎?

再說錢,經貿委沒有執法職能,沒有收費項目,花一分錢都得向市政府打報告。杜天堂好獃也是一個正處級,可想安排一頓飯,想公費旅遊一下,那都得掂量著來。杜天堂曾不止一次地慨嘆,現在想泡一個哪怕是不入流的小姐,也難了。

小姐是幹什麼的,認錢不認人啊!

杜天堂就想,女人啊女人啊,你的名字就叫錢!

是啊,若不是在白沙集團時弄到手的那千把萬支撐著,他現在大概只有去喝西北風了。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