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84章 省長的女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4章 省長的女兒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184節第184章省長的女兒

正當黑鐵膽在杜天紅和白如玉兩個女人中間要做出兩難的選擇時,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另一個女性卻以閃電般的速度殺到了他的身邊。

這個女人名叫韓冰,是k省省長韓華華的女兒。她本是省委副書記汪大洋秘書石磊的女朋友,而石磊又是黑鐵膽的同學。因為這層關係,韓冰也和黑鐵膽接觸過幾次。比如,黑鐵膽還曾獨自陪著韓冰爬了一次鳳凰山。那一次,用韓冰的話講,黑鐵膽還是她的救命恩人。

讓石磊、黑鐵膽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韓冰女士卻義無反顧地愛上了黑鐵膽。當然了,這件事,連風風火火的韓冰也沒有想到。韓冰眼下是省委宣傳部宣傳處的副處長,因為她是省長韓華華的女兒,在k省的官場上,大家都把她看成是k省政壇上的明日之星。

有一次黑鐵膽到省城辦事,韓冰特意邀他一個人到宣傳部對面的一個小飯館里吃飯。

見到了黑鐵膽,韓冰興奮地說,黑總啊,我是一個小小的公務員,不能請你去吃山珍海味了。你看,這個地方是不是太寒酸了?

黑鐵膽笑笑說,韓處長,由你在座,這個地方立馬就蓬蓽生輝了。

韓冰裝作不高興地說,黑總,以後不准你叫我韓處長。

黑鐵膽便接著說,行,以後你也不準叫我黑總。

韓冰呵呵一笑說,好啊,我聽說你的小名是鐵蛋兒,我以後就叫你鐵蛋兒了。鐵蛋兒——

黑鐵膽來了一個立正說,到。

韓冰擺了擺手說,鐵蛋兒同志不錯啊,很精神。好,坐下吧。

黑鐵膽便叫了一聲,好的,韓冰。冰者,水為之而寒於水。

韓冰就說,鐵蛋者,鐵為之,自硬於蛋。

韓冰的話一落,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韓冰說,今天啊,你一瓶白沙王,我一瓶白沙后,看看是冰硬呢,還是蛋軟?

黑鐵膽說,小聲點,這些話像是一個處長說的。而且,這位處長還是一位如花似玉的女士。

韓冰的嘴一厥說,我又不是在主席台上做報告。

黑鐵膽說,好,那咱倆今天就拼一拼酒。看看誰是英雄,誰是狗熊。不過,要是讓石磊知道了,他非罵我不可。

韓冰有些不快地說,不要提他,一提起他我就心煩。

黑鐵膽說,唉,說違心話了不是。

韓冰說,真的,現在我越來越感到,我們倆根本就不是一條道上的人。

黑鐵膽說,韓冰同志,你不能這樣講,石磊是個好同志。最關鍵的,他還是你對面這位男士的同班同學。

韓冰咂咂嘴說,屁!噢,對了,我說的不是你。

黑鐵膽說,說我也沒關係,屁是人體一種不能缺少的氣體。

韓冰一聽這話,「吞兒」的一聲就笑了。口裡的一口茶水一下子噴了出來,濺到了黑鐵膽的手上。

韓冰忙用手去擦黑鐵膽的手背,嘴裡連聲說對不住,對不住了。

當黑鐵膽的手背和韓冰的手心搓在一起時,黑鐵膽就感到手背像是被電擊了一般,心頭忽地一熱。

看到了黑鐵膽的反應,韓冰的臉上也微微一紅,有些不好意思了。

韓冰笑笑說,冷盤上來了,咱們喝酒吧!

黑鐵膽說,好啊,我一個造酒的,還能怕你這個喝酒的。

在黑鐵膽的眼裡,這個韓冰一點也不像是什麼大家閨秀,也不像是一個什麼副處級幹部,一切行事都是這麼率性。

等兩個人各自拼下了半瓶酒,韓冰的話那就更多了。

言談之間,她也提到了石磊為什麼和她不是同道中人。

韓冰吹了吹杯中的白沙后說,鐵蛋啊,你是不知道,這個石磊太把自己的前程當成一回事了。整天在人家的面前都端住架子,你說累不累?還有,我是他的女朋友吧,他卻把我當公主、太后一般地供奉著。在我的面前,整天孫子一般,屁也不敢放。你說,這樣的男人,我要他何用?

黑鐵膽笑笑說,你就是公主啊!誰讓你的老爸是省長呢。

韓冰苦笑了一下說,我最煩的就是人們把我看成省長的女兒。有多少人,與其說他們想同我結交,不如說他們想與省長結交更貼切。這種人真把我煩透了。我爸是我爸,我是我。我是一個小女生,我需要我自己單純的生活。對,就這樣。好在你這個鐵蛋兒沒有把我當成省長女兒供著,這就是今天我請你喝酒的原因。

黑鐵膽說,你們這些小女生,真是搞不懂。有人成天供奉著吧,又覺得生活沒意思,失去了真味。沒人哄著吧,又會覺得失落。冰冰,你也太難侍候了。那個石磊,人多好,在你的眼裡卻一無是處。人家好獃也是省委副書記的秘書,是副處級幹部。

韓冰端起酒杯和黑鐵膽碰了碰說,干!什麼大秘書,什麼副處級幹部,那都是符號。省委書記又怎麼樣,省長又怎麼樣?他們不幹了,什麼也不是。

黑鐵膽說,冰冰,不說了,乾杯!

兩個人又喝了一會兒,兩瓶酒就底掉上了。

黑鐵膽看韓冰的醉態已經出來了,因為她的眼光顯得相當迷離,話也說得更放肆了。

韓冰把最後一杯酒喝光后,大聲地說,蛋蛋,走,開上你的大奔帶我去兜風。

黑鐵膽說,冰冰,今天喝得太多了,我送你回去吧!

韓冰定定地瞅著黑鐵膽說,蛋蛋,太不聽話了。走,兜風去。

黑鐵膽這一瓶白沙鑽下肚后,腿腳也顯得不利索了,腦子也有些發熱了。他便攙過韓冰說,好啊,誰怕誰呢,走,飆車去。

韓冰靠在黑鐵膽的身上,一陣體香拌著酒香便撲進黑鐵膽的鼻子里。黑鐵膽便感到鼻孔發癢,不覺打了一個噴嚏。

韓冰笑著說,怎麼樣,蛋蛋,你遇到我這塊寒冰,受不了了吧,感冒了吧?

黑鐵膽說,厲害,你這塊冰真厲害。

在城區里,黑鐵膽還不敢把自己賓士車的速度放開。出了城,韓冰一個勁地叫著快點,快點,那時速就逐漸加到了150碼。韓冰還嫌不過癮,又捶著黑鐵膽的肩膀說,我說你,你,能不能再快點?這也算是賓士?這也算是飆、飆車?

黑鐵膽一踩油門,時速就達到了200碼,座駕便如劍一般飛奔起來。

韓冰像一個孩子一般拍著手大笑起來,她又抓住黑鐵膽的胳膊說,好,好,這才夠勁。這,這才叫爽!蛋蛋啊,你是不知道,石磊那小子一切都按規矩和程序做事,他開的車,無論我怎麼罵他,他也不會超過120碼。還有,這個石磊,沒有喝醉過哪怕是一次。哼,這種男人!太可怕了!

黑鐵膽又踩了一下油門,車速就超過了220碼。近旁的車輛全被他們甩在了後面,一輛警車也拉起警笛,從後面追了上來。

韓冰又尖叫起來,爽,爽,太爽了。蛋蛋,別讓那輛破警車追上來。

黑鐵膽說,放心,就是給它按倆翅膀它也追不上咱們。咱這是啥車,大奔啊!咱這車又是誰開的,冰冰的蛋蛋啊!

果然,不大功夫,後面的那輛警車就沒了影。

黑鐵膽開車沿著國道又跑了一會兒,就減速拐進了一條小道中。

韓冰問,怎麼下路了?

黑鐵膽說,交警們可是拿著對講機的,後面的警車雖然被咱們甩掉了,但前面肯定設下了路障。咱們再往前走,那是自投羅網。

韓冰輕輕拍了拍黑鐵膽的腦袋說,不錯,不錯,我們的蛋蛋很有頭腦嘛!

車又前行了一陣,黑鐵膽發現這條小路原來是條斷頭路。前面是一處懸崖,沒路了。

黑鐵膽把車停在了一棵松樹下面,正要倒車,韓冰卻抓住了方向盤。她定定地看著黑鐵膽的眼睛問,蛋蛋,讓我做你的女朋友,怎麼樣?

黑鐵膽一時沒有愣過神來,他隨口說,好啊,求之不得啊!

韓冰說,好,一言為定。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