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85章 就做你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5章 就做你的女人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185節第185章就做你的女人

黑鐵膽這時才明白過來,他就在想,這是韓冰的醉話呢,還是真心話?如果是醉話,那還好辦,等韓冰酒醒了,她大概就會把這事給忘了。可萬一她說的是真心話呢?俗話說,朋友之妻不可欺。韓冰雖然還不是石磊的妻子,但也是石磊公開的女朋友了。現在讓自己做韓冰的男朋友,那是萬萬不可的。

想到這裡,黑鐵膽就笑笑說,冰冰,我知道你是在開我的玩笑。以後,這種玩笑可是開不得了。

沒想到韓冰卻正襟危坐地說,蛋蛋,你真以為我喝醉了?我說的是真心話,沒開半點玩笑。從現在開始,我冰冰,就是你蛋蛋的女朋友友。誰也別想把你從我身邊搶走。

黑鐵膽看了看韓冰的瞳孔,果然比平時要大許多,他就知道壞事了,韓冰是真的愛上他了。

黑鐵膽也坐正了身子說,冰冰,你的話把我嚇著了。咱們做朋友,做好朋友,都沒有問題。其實,一直以來,我也是這麼想,這麼做的。但你說,要讓咱們兩個成為那種關係的朋友,我看絕對不可能。

韓冰緊緊地抓住黑鐵膽的手腕說,你說,為什麼?為什麼絕無可能?你不喜歡我?

黑鐵膽說,我當然是喜歡你了。不過,你是省長的女兒,你是省委宣傳部的處長,你的前途遠大。我呢,雖然也是一個副處級,但我只是西山縣白沙鎮上的一個小廠長。你說,我怎麼能配得上你呢?

韓冰一聽這話,笑了。她說,只要你喜歡我就行,如果你不喜歡我,我決不會煩你。我不是對你說過了嘛,在我面前,不要提什麼省長,不要提什麼處長。我就是我,我就是你的冰冰。再說了,你的身份也厲害啊,全國勞模,全國政協委員,國有大型企業的董事長。如果非講身份的話,怕是我還配不上你蛋蛋呢!

韓冰的話,讓黑鐵膽感到太突然了。坐在他身邊的這個女人,的確很優秀。黑鐵膽覺得韓冰似乎是杜天紅和白如玉的完美結合體,一方面她像杜天紅一樣,從不把自己的出身和身份看重。另一方面,她又像白如玉一樣的隨性,開放,似乎還有一點叛逆。同時,這個韓冰似乎又是天使面孔與魔鬼身材的完美結合體。這樣一個好女人,他黑鐵膽何德何能,怎麼能這麼輕易地擁有呢?

想到這裡,黑鐵膽就說,冰冰,你今天的話太突然了,我沒有一點思想準備。我的心臟受不了了,你得容我好好想想。

韓冰一聽「吞兒」的一聲笑了,看你這德性,我嚇著你了?我不就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嗎?

黑鐵膽學著《鬥智》中的刁德一唱詞說,唉,這個女人不尋常——!

韓冰也學著阿慶嫂的語氣說,刁德一,你有什麼鬼心腸——?

說到這裡,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韓冰是開心的笑,黑鐵膽是無奈的笑。

韓冰現在還和父母住在一起,家在省委大院的後面,省委常委們在這裡有幾排連體小別墅。韓冰她們家也是一個陽光很好的獨家小院。

黑鐵膽把韓冰送到家門口后,就下車和韓冰輕輕地拉了拉手,就告辭而去了。

分別的時候,兩個人誰都沒說一句話,但那眼神的交流之間,似乎又說了萬語千言。

這次到省城來,黑鐵膽本打算要見一見石磊的,但他和韓冰之間有了這麼一出,這一次就沒再去見石磊。是啊,兩個人如果見了面,能說什麼呢?

黑鐵膽剛回到白沙鎮,就接到了韓冰打來的電話。

韓冰開口就說,是蛋蛋嗎,我是你女朋友冰冰!

黑鐵膽苦笑了一下說,我的姑奶奶,你就饒了我吧!

韓冰說,你承認我是你女朋友,我就饒了你!

黑鐵膽說,好好好,我承認,我蛋蛋就是你冰冰獨一無二、永永遠遠的男朋友。

韓冰在電話中大笑道,這還差不多。蛋蛋,記住,三天以後,你的女朋友就到西山去看你。

黑鐵膽說,好好,冰冰啊,還是三天以後我到省城去看你吧!

韓冰說,怎麼,怕你身邊的女人們吃醋?還是怕我長的太丑,給你這位老總丟臉?

黑鐵膽說,行行行,你來吧,你就不要再寒磣我了。

黑鐵膽想,韓冰是個說一不二的人,她說三天後要來,那是肯定要來了。她來了,讓自己如何面對杜天紅與白如玉呢?

這天晚上,黑鐵膽躺在床上,不由得又想起這三個女人來,他該如何選擇呢?

想到頭疼也沒有想起一個所以然來,黑鐵膽想,得換個思路。

假如自己是王大森,他面對這三個女人,他會如何選擇呢?

想了想,黑鐵膽覺得,如果是王大森,他一定會選擇韓冰。

首先,從功利角度講,韓冰是首眩她是副處級幹部,又是省長的女兒。能和她結合,對自己的前程一定會大有幫助。

其次,從感情角度講,三個女人和自己的感情沒有太大的差別,選擇誰都一樣會令他幸福。

第三,從脾性角度講,韓冰與白如玉似乎更與他黑鐵膽相近。韓冰與他那更是臭味相投一點。

這樣想來,第一輪要淘汰掉的應是杜天紅。第二輪要淘汰的應當是白如玉。最後勝出的,那自然是冰冰了。

沒辦法,選擇了一個女人,自然要傷另外兩個女人的心。鐵膽就想,以目前這種局勢,古代那種落後的一夫多妻制似乎也有存在的價值。如果他可以一妻二妾地享受著,事情就好辦了。

想到這裡,黑鐵膽又在心裡大罵起了自己,你以為你小子是誰,你是那荒淫無道的隋煬帝嗎?!你是那**熏心的西門慶嗎?!你是那見一個愛一個的豬八戒嗎?!

能做冰冰的男朋友,就是你小子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唉,我的冰冰!唉唉,我的杜天紅!!唉唉唉,我的白如玉!!!唉呀呀,我的天!

三天之後,韓冰果然如約來到了西山。

黑鐵膽在位於西山縣城的五星級大酒店——白沙家園裡給韓冰開了一個大套房,按他的本意,是不想讓韓冰到位於白沙鎮上的集團中去。他怕韓冰到了集團,會嚴重地刺激杜天紅和白如玉的神經。

不過,他心裡的這個小九九,韓冰卻看的明明白白。她這次來是幹什麼的,就是要讓黑鐵膽身邊的女人們都曉得,從此以後,只有她,韓冰,那才是黑鐵膽獨一無二的女朋友。韓冰心裡很清楚,像黑鐵膽這樣的成功人氏、青年才俊,身邊少不了追求者。像黑鐵膽這種人,每天被桃花運撞得頭破血流也是極為正常的。

可以理解,完全可以理解,誰讓她的蛋蛋是如此出類拔萃呢!

黑鐵膽陪著韓冰在西山縣城裡逛了一天,韓冰就笑著說,蛋蛋啊,我一個省城的人,你讓我在這小縣城裡逛個什麼玩意兒?我這次來,就是要近距離地感受你,感受你的白沙集團。我最樂意去白沙酒廠溜達,我要聞聞那裡的酒糟味。

對於一個想聞酒糟文女兒,他黑鐵膽又豈能推三阻四。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