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86章 一步登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6章 一步登天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186節第186章一步登天

就在神也發愁的時候,縣委辦主任黃景達的一個電話救了黑鐵膽的急。

原來,這個黃景達是個有心人。上次在「魅力白沙」的晚會現場,他見到過韓冰一次,那時候韓冰還省委宣傳部的宣傳科長。後來,黃景達在得知,這個韓冰可不簡單,竟然是省長韓華華的掌上明珠。從那時起,黃景達就對韓冰多了一份留意。聽說,前不久韓冰被提拔為省委宣傳部的宣傳處副處長,黃景達在心裡想,這是遲早的事,你就看罷,要不了多久,韓冰就會是正處長了。

昨天黃景達在街上看到黑鐵膽和一位女士在逛大街,他仔細地看了看,覺得這個女人似乎有些面熟,但是不是韓冰,他卻吃不準。因為從黑鐵膽和這位女士的親昵關係看,毫無疑問是戀人。但韓冰不是石磊的女朋友嗎,她怎麼可能和黑鐵膽走到一起呢?

這天早晨一大早,黃景達給就黑鐵膽打了一個電話。

黑鐵膽見是黃景達的號碼,連忙說,是黃主任,有啥指示?

黃景達說,你是堂堂的大董事長,我豈敢有什麼指示。鐵膽啊,我知道你忙,我不多耽誤你的時間。我想問一下,昨天和你一同逛街的那個女士,是不是從省城下來的?

黑鐵膽笑笑說,黃主任真是明察秋毫啊,不錯,她是從省城來的。

黃景達說,我看著像省委宣傳部的韓冰韓處長,不知道是不是她?

黑鐵膽說,黃主任,你真是神眼啊,不錯,就是她,韓冰。

黃景達連忙說,鐵膽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韓冰是省委的領導,到了咱們西山縣,你怎麼不同縣上的領導說一聲呢?韓處長如果清楚是你沒說,還在罷了。如果她不清楚,豈不會怪罪咱們西山的領導不像話?!

黑鐵膽又笑了笑說,黃主任,你言重了,韓冰這次是以私人的身份跑到這裡玩的。她也專門給我交待過,說不讓驚動地方上的父母官。

黃景達咂咂嘴說,韓處長講是這樣講,但人家來一次不容易,咱們郭紅梅書記、王國棟縣長,總得出面見一見人家,在一起吃個便飯,儘儘地主之誼吧!

黑鐵膽說,唉呀,還是黃主任你考慮問題周到,怪我,都怪我。

黃景達說,咱們西山賓館的條件遠不如你們的白沙家園,這樣吧,今天中午還在你們那裡,安擺一個大房間,縣裡四大家的主要領導都過去。

黑鐵膽忙說,好的,好的,黃主任,一切聽你的安排。

掛了電話,黑鐵膽想,這就是所謂的領導們的政治敏感性吧。

聽說縣裡的主要領導要過來陪自己吃飯,韓冰也不好意思再提去白沙集團聞酒糟味了。

中午這頓飯,自然是十分的隆重。

縣委書記郭紅梅、縣長王國棟不僅表達了對韓冰處長的敬意,也表達出了對省長韓華華的敬仰。

菜過五道,酒過三巡,在大家耳紅面熱之際,郭紅梅陪同韓冰一道上了一趟衛生間。

郭紅梅說,韓處長,你是韓冰,我是紅梅,紅梅是開在冰天雪地里的。看來,咱們兩個那絕對是有緣分。如果你不嫌棄,我想和你結為異姓姐妹。我為姐,你為妹,就像三國時的桃園結義一樣。

韓冰沒想到郭紅梅為扯到這個話題,但見人家縣委書記如此熱情,如此掏心窩子,她也不能拂了郭紅梅的好心。

於是,韓冰就笑笑說,紅梅姐,你這是什麼話,你是不知道,我有一個哥哥,正少一個姐姐,你算是說到我的心窩裡了。以後,我就叫你姐了。

郭紅梅拉著韓冰的手說,好好,我的好妹妹,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親妹妹了。有啥事,你只管對你姐我說,我替你撐腰。比如啊,這個黑鐵膽敢惹你生氣,你就給姐說,我來收拾他。

韓冰也笑道,好好,姐,這個黑鐵膽還真不老實,以後啊,咱們姐妹倆一道收拾他。

郭紅梅大笑道,好,一言為定。

韓冰這次雖然沒有直接去白沙鎮,但中午這一頓飯吃下來,很快幾乎全縣的人都知道了黑鐵膽撞上了大運。中國還有一個特殊的現象,那就是越傳越神。

眼下,在人們的口裡,大家都說黑鐵膽是省長韓華華的准女婿,還說黑鐵膽很快就要和韓冰結婚了。有人甚至還在說,黑鐵膽和韓冰結婚以後,立馬就會被任命為西山縣的縣委書記。再過幾年,他就是山陽市的市委書記了。

杜天紅和白如玉兩個人自然都在第一時間聽到了這個消息,杜天紅哭了一夜,白如玉把自己反鎖在家裡三天。白如玉在日記中用大字一直在寫這麼四個字——有緣無份,有緣無份,有緣無份……

就連遠在野牛嶺的黑明理也從別人的口中聽到這一令他震驚的消息,乖乖,老黑家真的時來運轉了?前一陣子,黑鐵膽當上了白沙集團的董事長,就已經讓他這個老支書激動得迷三倒四,現在的這個情況,更是讓他找不到北了。乖乖,他一個村支書難道要和堂堂的大省長成為親家?!天啊!省長是什麼,那要是在大清朝,可是一省之巡撫啊!他在哪時算什麼,頂多和劉邦出道前一樣,算是一個亭長吧!亭長是什麼,在黑明理理的概念里,那就是民國時期的一個保長。一個保長能攀上巡撫,用西山話講,那就是土地奶嫁給了老天爺——一步登天!

杜天堂人在山陽,消息也很快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他知道自己的妹妹杜天紅心裡肯定相當難受,他就打電話給杜天紅說,天紅啊,我早就看出來這個黑鐵膽是個陰謀家,是個小人,根本靠不祝想當年,是我看錯了他。幸虧當時你沒有和他訂婚,現在看來,這是個好事。天涯何處無芳草,咱才不稀罕這種小人。

杜天紅強忍著眼裡的淚水說,哥,我沒事,我又不是他黑鐵膽的什麼人,我們之間只是工作關係,我才不管他和誰相處、結婚呢?

杜天堂說,對了,這就對了。天紅啊,你年紀也不小了,你的條件又這麼好,就讓哥在市裡為你物色個對象吧。

杜天紅苦笑了一下說,哥,我還不想考慮個人的問題。

杜天堂知道她還放不下黑鐵膽,就在電話中說,天紅啊,我知道你事業心強,但你畢竟也是個大姑娘啊,總要成家的。

杜天紅說,這個我知道。哥,我相信緣分。這種事不能強求的。

杜天堂說,好好好,哥不強求你,你要好自為之。

杜天紅說,哥,我這麼大了,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

杜天堂便在心裡暗罵起黑鐵膽不是東西來。

黑鐵膽「松林七狼」中的幾個哥們,比如張大彪他們聽到這個消息后,都感到很振奮。

張大彪還給黑鐵膽打電話說,老大,看來你給我講的性動力是對頭的。這不,你把省長的女兒也俘虜了。

黑鐵膽說,去去去,啥子性動力?!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