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96章 佛爭一爐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6章 佛爭一爐香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196節第196章佛爭一爐香

王愛民不急不惱地說,小翠啊,你聽我說,咱們野牛嶺的東邊是青龍嶺,右邊是白虎嶺。這叫左青龍右白虎,說明咱們野牛嶺的地氣最好。我原以為,青龍嶺的王家,不是咱們,是王國慶那一家,最為發達。白虎嶺呢,自然是杜天堂他們一家最發達。在咱們野牛嶺呢,直到昨天,我還以為是黑鐵膽他們一家最風光。

小翠說,直到昨天?怎麼,過了一天,就不一樣了?

王愛民笑笑說,現在我算看明白了,原來這左青龍右白虎所供養的野牛嶺絕對是要出大人物的,但不是他黑鐵膽,而是你老公王愛民。

小翠忍不住大笑起來,就你,你還要成大人物。你不是發燒了吧?!

王愛民說,我清醒得很。要不了幾年,我就是百萬富翁。再過幾年,那就是千萬富翁、億萬富豪。到時候,你就安心做你的億萬富婆吧!

小翠說,下輩子吧,不,下下輩子吧!

王愛民不屑地說,嗨,你還別不信!

接下來,在黑鐵膽的支持下,王愛民做得還蠻像一回事。

這傢伙還是有一點鑽研精神的,一年下來,第一個庫汊網箱就為他換回來了3萬元的鈔票。兩年下來,兩個庫汊就為他掙了20多萬。不僅還上了黑鐵膽那10萬塊錢,他還又租下了5000畝的水面。

到這時,小翠才隱隱感到知識的力量。

一次王愛民還在鎮上影劇院里召開的一個大會上宣講了養魚的心得,他一、二、三說得頭頭是道兒,小翠在下面聽得是一愣愣。

事後,小翠問,愛民啊,不就是養個魚嗎,有那麼神秘?

王愛民說,鎮里讓咱發言,說得少了,顯示不出我王愛民的水平。其實,現在這個形勢,想發財簡單的很,只要膽子大,敢整,就是傻子也能賺錢。你看看,到處都是機遇,四下都是商機啊!

不久,王愛民又跑到鎮上找到鎮長張炎元,表示自己也想成立一家漁業公司,把兩河口水庫的養魚進一步規範化。

張炎元聽了王愛民的設想后說,愛民啊,你的這個想法不錯,鎮里支持你!

王愛民自信滿滿地說,張鎮長,你放心,我的公司名字已經想好了,就叫「長江漁業」。咱們兩河口水庫一共是15萬畝的水面,我們長江漁業準備發展1萬畝的養殖水面。我請專家們算過了,養殖水面在總水面的十分之一以下,不會影響水庫的水質。

張炎元說,愛民啊,看來,知識分子就是不一樣。

不久,長江漁業就以10萬元註冊成立,王愛民當上了總經理。從此以後,他習慣們見面稱他為「王總」。

因為王愛民成了王總,變成了名人,還當選這白沙鎮的人大代表。

王愛民對老婆小翠說,這個人大代表,我哪裡看在眼裡,但群眾們相信咱啊!

小翠說,我能不知道你,你比誰都虛榮。

王愛民說,此言差矣,這不是虛榮,是光榮。還有你不知道的,我已經向黨組織正式遞交了入黨申請,很快,我就是黨的人了。

小翠說,咱們朱明理支書可是不想發展黨員埃你的事,他能支持?!

王愛民說,不管他是支持還是反對,他也阻擋不住歷史前進的車輪!咱們野牛嶺村的明天是屬於你老公我王愛民的。

一天下午,野牛嶺村的楊白老到鎮上找張炎元上訪。

楊白老這個人,好吃懶做,大概是野牛嶺村最窮的一個人了,40多歲了,至今也沒能娶上個老婆。因為窮,人們就戲稱他為楊白老。

張炎元一見是楊白老來了,忙請他坐下來喝水。

楊白老也不客氣,端起茶杯連喝了三大杯。

張炎元說,老楊,你到鎮上有事?

楊白老說,不找**不行了,你可得給我做主。

張炎元說,有啥事,你慢慢說。

楊白老就一五一十說開了,原來是為了宅基地的事。

其實,他說的情況,張炎元已經聽王愛民說了。

楊白老的前面住的是王愛民,現在王愛民有錢了,把原來的草房扒了,要蓋樓房。但王愛民家的宅基地和楊白老家的宅基地有交叉,王愛民想把房子拉直,就找楊白老商量。

楊白老最看不慣像王愛民這樣的假斯文、暴發戶。他就說,拉直也可以,不過,你得給我拿1萬塊錢。

王愛民笑笑說,老楊啊,虧你說得出口。拉直了,你的那個斜角算我們的了,我的那個斜角卻歸了你,面積上誰也不吃虧,咱們兩家的房場又都變整齊了。你怎麼能要我給你拿錢呢?

楊白老說,我對我們家那個斜角有感情,那個地方一直就是我們家的廁所。隱蔽,衛生。

說實在話,對於楊白老,王愛民根本就沒把他放到眼裡。加上王愛民的兄弟姐妹眾多,六男四女,還不說小時候送出去的兩個妹妹。王愛民在家排行是老三,老六王軍民就說,三哥,這個楊白老不算東西,給他講什麼道理,你的房子只管拉直,我看他還能反天。

於是,在幾個兄弟的張羅下,王愛民的房子就開始挖溝打地基了。

楊白老一看不幹了,誰讓你們拉直了?老子還沒有答應啊!

楊白老便上前制止,王軍民一拳就把他給打趴下了。

楊白老就撒起了潑,躺在地上打滾。一邊打滾,一邊叫罵,老少爺們都來看看啊,王軍民這個鬼孫要殺人了。你們老王家仗著人多勢眾欺侮我,有本事你們今天就把我打死。打不死我,就不是人生的#

王軍民上前還要踢打楊白老,王愛民拉住了六弟的手說,算了,算了,一會兒再說。

王愛民覺得自己現在是有身份的人了,和楊白老這樣的人對罵,有失體統。

因為楊白老在施工現場哭罵,王愛民只好讓房子暫時停了工。

農村像他們兩家這樣的關於宅基地的糾紛很多,不少人為此打得頭破血流,甚至變成了幾代人的世仇。

張炎元知道,農村宅基地的爭鬥可以理解,這就像是兩個主權國家之間的領土爭端,那可是你死我活、寸土必爭啊!比如東海上的那個彈丸之地釣魚島,長期以來中日兩個國家都為此明爭暗鬥。

聽了楊白老斷斷續續、咬牙切齒的述說,張炎元呵呵一笑說,老楊啊,我正要去找你哩。王愛民已經到鎮上認錯了。

楊白老忙問,他認錯了?

張炎元說,可不是,他已經認識到自己沒有同你協商好就開始動工是不對的,另外,他兄弟王軍民打了你一拳更是不對。他想當面向你認錯,又拉不下面子,想請我也到場,同著我向你道歉。希望你寬宏大量,能原諒他。

楊白老說,那得看情況。

張炎元說,好,好,我就知道老楊你是高姿態。

被張炎元這麼一誇,楊白老就有些飄飄然,感覺自己那也是一個人物。

當天晚上,王愛民就在鎮上擺了一桌,鎮長張炎元、紀委書記李士珍、村支書黑明饋T誥瞥∩希王愛民並沒有說什麼道歉的話,他只是陪著楊白老喝酒。

四兩酒下肚,楊白老就自己開言了。

楊白老咧著嘴說,今天張鎮長,黑支書都來了,同著你們領導的面,我楊白老同意他王愛民拉直房常

張炎元也同楊白老碰了一杯說,好,好,我就知道老楊是識大體、寬容的人。

楊白老拍著自己的胸脯說,另外,王軍民打我的事也算了,我也不告他了。原來我說的1萬塊錢,也一風吹了。

黑明理說,楊白老,你能這樣想,這樣做,夠意思!

楊白老說,我這個人窮是窮,但我人窮志不窮,大路朝天,讓他三分又如何!

楊白老突然想起了不知是那齣戲上的戲詞,居然也說出了「讓他三分又如何這樣豪邁的話。」

張炎元高興地說,來來來,黑支書,老楊,王總,大家干一杯。

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爐香,很多時候,人不就是為了一個面子嘛!別說是宅基地這樣的大事了,就是那些鄰居之間雞子過去尿濕柴的小事,如果氣不順,也會打得頭破血流。

經過張炎元這麼一協調,王愛民只花了80多塊錢,就把事情給擺平了。

事後小翠問起王愛民,咱們和楊白老的糾紛到底是誰贏了?

王愛民就笑笑說,用黑鐵蛋兒的話講,我們這叫雙贏。雙贏是個新詞,你哪裡會懂?另外,你也不清楚,咱們野牛嶺走出去的這個黑鐵蛋兒可不是一般人,我常夜觀天相,黑鐵蛋兒今後肯定是要當大官的。

小翠問,大官?能有多大?比他老子黑明理還大?!

王愛民不覺哈哈大笑起來,小翠啊小翠,黑明理那算是個官兒?不就是一個小小的村支書嗎?

小翠不悅地說,黑明理可是咱野牛嶺最大的官!

王愛民搖了搖頭說,悲哀啊悲哀!

小翠說,你不是說你要成為咱們這裡最發達的人嗎,現在怎麼又說是人家黑鐵膽。

王愛民說,我又看了,咱們野牛嶺地氣足,不光是他黑鐵膽要成名成家,你老公我也同樣會成名成家。

小翠捂著嘴笑了,你這話,怕只說對了一半。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