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199章 相見恨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9章 相見恨晚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199節第199章相見恨晚

從此,齊天俊就整天沉浸在莫名的興奮之中。

黑鐵膽發現齊教授最近講究起來了,西裝革履、容光煥發、精神抖擻。但黑鐵膽搞不清,其實導師目前的精神狀態並不正常,這完全是一種亢奮的迷幻狀態。

如果有哪一天,秦嶺雪沒有給他聯繫,齊天俊就會心如貓抓,火燒火燎。好不容易等到了雙休日,本來是有一個校務會議的,但齊天俊說他有一個重要的外事活動,這個會議就推遲了。因為他此前曾答應過秦嶺雪,要帶她在新州市好好轉一轉,熟悉熟悉這裡的環境。

這一天,齊天俊特意穿上了一件米黃色的風衣,頭髮也專門做了做,看上去年輕了許多。而秦嶺雪穿的是一款天藍色的套裙,腳蹬一雙桔紅色的高跟鞋,遠遠看過去,就像是一位從天而降的空姐。

兩個人一道,在商場里買了衣服,在公園內劃了小船,在茶樓中品了功夫茶,在美玉大世界里挑了幾件小玉器。他們倆出雙入對,無論走到哪裡都會贏得人們的駐足觀看。這位男人也太帥了,這位女士也太騷了。他們是父女?肯定不是。是夫妻,也不像。他們的關係那隻能是情人,女的肯定是這個男人的二奶、小三。他們兩個人引來了很多男人的嫉妒,他們嫉妒齊天俊帥氣和艷福。他們兩個人也引來了許多女人的嫉妒,她們嫉妒秦嶺雪的美艷和性感。

在這樣被人嫉妒的環境中,齊天俊感到了江山如此多嬌,秦嶺雪感到了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不知不覺地,兩個人就拉起了手。似乎他們倆真的是一對情侶,誰也沒有感到不自然。中午他們一家西餐廳里簡單地吃了一個快餐,下午繼續遊玩。在一家公園裡,兩個人看到很多年輕人都在接吻。有的是躺在草地上,有的是靠在大樹上,還有的人是乾脆就將雙手互相伸到了對方的褲子里。

秦嶺雪說:「齊老師,你看現在的年輕人可真夠開放的。」

齊天俊說:「年輕人,難道你不是年輕人?」

秦嶺雪說:「二十好幾的人了,算不得年輕了。」

齊天俊說:「你要這麼講,我就沒法活了。」

這時,齊天俊才發現,兩個人已經由上午的拉手變成了現在的挎胳膊。這種變化似乎仍是不知不覺間的,沒有感到一絲的不自然。

秦嶺雪說:「齊老師啊,你這個年齡才是對女人最有吸引力的。」

齊天俊說:「噢?」

秦嶺雪說:「你看啊,你們這樣一個齡,事業有成,性格成熟,形象也出來了,氣質也出來了。再說這麼一個年齡段,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正是男人一生中最輝煌的時期啊!不僅在國外,就是在咱們中國,你們這個年齡的男人情人都是最多的。」

這時,秦嶺雪已經帖在了齊天俊的身上,兩個人更像是一對戀人了。

齊天俊問:「哪為什麼啊?」

秦嶺雪更緊地往他這邊靠了靠說:「很簡單,對女人來說,你們有地位,有積蓄,有魅力。對於你們來說,手裡有權,腰裡有錢,特別是這個年齡,如果再不下手,過上幾年,你們就是想那個,恐怕也是有心無力了。」

齊天俊拍了拍秦嶺雪說:「小小年紀,就把人生吃得這麼透。」

不成想,齊天俊正好拍在了秦嶺雪鼓鼓的乳峰上。秦嶺雪便說:「看看,你們這個年齡的人都壞。」

話說到這個份上,齊天俊乾脆又在她的胸脯上揉了糅說:「我如果學壞,也是你教唆的。」

秦嶺雪就說:「算了吧,得了便宜還賣乖。」

齊天俊陪著秦嶺雪馬不停蹄地跑了一整天,一點也不覺得累。這在以前是根本無法想像的事情。因為,原來陪妻子去商場買東西,一會兒他就煩了。現在,似乎讓他陪著秦嶺雪圍著地球轉一圈也沒有關係。

午飯吃的簡單,晚餐就要豐盛一些。齊天俊爭求秦嶺雪的意見,問她喜歡吃什麼。秦嶺雪就說,她雖然是杭州人,但她卻喜歡吃川菜,她喜歡麻辣的食品。齊天俊就帶她去了一家新州市最大最正宗的川菜館,點了幾樣川菜的特色菜品:宮爆雞盯干燒魚、回鍋肉、麻婆豆腐、夫妻肺片、魚香肉絲等。

秦嶺雪說:「齊老師,就咱兩個人,點那麼幹什麼,吃不了埃」

齊天俊笑笑說:「吃不了,讓你兜著走。」

秦嶺雪說:「壞死了,你。」

齊天俊又問:「喝點什麼酒?紅酒還是啤酒?」

秦嶺雪說:「今天太高興了,我想瘋一回,醉一回,拿瓶白的來吧。」

齊天俊就說:「好啊,我陪你醉它一回,不醉不歸。」

兩個人邊吃邊喝,一瓶白酒不知不覺就見了底。

秦嶺雪說:「老齊,再拿一瓶來。」

一聽秦嶺問他叫老齊,齊天俊就知道秦嶺雪是喝高了。

他就對秦嶺雪說:「酒是好東西,可咱也不能喝到傷身體吧。你想喝,改天我再陪你。」

秦嶺雪就說:「天俊哥,不,就不嘛,不醉不歸,你說過的。」

剛才喊的是老齊,現在又成了天俊哥,真是有意思。齊天俊就又拿了一瓶,給兩個人都倒上了。

秦嶺雪端起酒杯,和齊天俊一碰,就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喝乾告起以後,秦嶺雪就拿著空杯子在齊天俊的眼前晃了晃說:「俊哥哥,你看看,妹妹喝的怎麼樣?」

齊天俊也有點喝麻了,他就說道:「妹妹的酒量太讓哥哥我佩服了,不服不行埃」

秦嶺雪就說:「對,神州行,我看行。」

她看齊天俊這一杯還沒有喝,就說道:「想耍賴不是,喝。」

齊天俊只好端過杯子幹了。

秦嶺雪笑了起來:「這才是男子漢嘛。」

第二瓶喝了不到一半的時候,兩個人都暈得不行了。剛進飯店時還衣冠楚楚、瀟洒風流、光鮮亮麗的兩個人,現在都變成了沒尾巴老鷹。難怪山陽的人都說,酒是什麼?酒是速效二球水。

到門口攔了一輛計程車,兩個人互相攙扶著坐了進去。來到賓館后,齊天俊架著秦嶺雪的胳膊艱難地挪到了電梯里。來到888房間,齊天俊一邊仍攙著秦嶺雪,一邊費力地關上了房門。轉身向裡面走時,齊天俊一個踉蹌,腳下一軟,兩個人就一塊兒倒在了羊毛地毯上。

齊天俊想掙扎著爬起來,卻好似老牛掉到了井裡,有勁使不上了。這時候,秦嶺雪用雙手緊緊地箍著齊天俊的腰說:「俊哥哥,抱抱我。」

齊天俊這時候借著酒勁兒,真的就將秦嶺雪壓在了下面。兩個人一邊親吻著,一邊用手探索著對方的身體。齊天俊鬆開了秦嶺雪的上衣,又把胸罩解開了丟在一旁,一雙大手就如饑似渴地在一對彈動不已的**上遊走起來。

齊天俊嘴裡忙不迭地叫著:「小雪啊,小雪。小雪啊,小雪。」

叫了幾聲,齊天俊似乎感到有些不過癮了,就用嘴巴在小雪那兩隻巨大的乳峰上胡亂啃了起來。

小雪也在下面大叫:「大俊啊,大俊,大浚」

她的一隻玉手也將大俊下面的傢伙掏了出來,反覆地套弄起來。

大俊感到渾身血脈噴張,上頭和下頭都憋的難受,他要爆發了。是啊,不在沉默中爆發,就會在沉默中死亡。

這一晚,齊天俊表現得無比神勇。兩個人先後變換了好幾種姿勢,拼殺了足足有一個半鐘頭,這才雙雙又一次癱倒在地上。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