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00章 仙人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0章 仙人跳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00節第200章仙人跳

齊天俊躺在羊毛地毯上喘息了好大一陣子,這才穿好衣服爬了起來。他坐在床頭一連喝了好幾杯開水,才感到舒服了一些。這時候,秦嶺雪也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頭髮站起身來。她也坐在床頭,溫柔地靠在了齊天俊的肩頭。

齊天俊說:「小雪啊,今晚上喝多了,我,我讓你受委屈了。都是酒之過,都是酒之過啊1

秦嶺雪說:「看把你嚇的,我倆都是成年人。難道我還會訛上你不成?一個巴掌拍不響,這件事是咱倆一廂情願的。難道你還後悔了?」

齊天俊說:「小雪啊,我豈能後悔,我是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埃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這一輩子肯定是要交給你了。」

秦嶺雪說:「俊哥哥,咱倆個是心有靈犀埃我也是一見到你,就愛上了你。並且,我還知道,我對你的這種愛,還是不可救藥的。」

兩個人就又摟在一起說了不少相見恨晚,山盟海誓的話,這才依依不捨地分別了。

齊天俊剛走,就有一個男人從帘子後面走了出來。

秦嶺雪問:「強哥,怎麼樣?」

阿強說:「小雪,你可真行。演得夠投入了,比和我親熱的時候還投入。」

秦嶺雪說:「一邊去,我問的是那個。」

阿強說:「漂亮,非常清晰。你再聽聽這聲音,也是一樣的清晰。沒有想到,這個老傢伙還挺能幹的,硬是拼了一個多小時。老色鬼,簡直是要色不要命了。」

秦嶺雪嘴一撇說:「還說人家哩,你也不是一樣。你們男人啊,能有幾個好東西。天下沒有不貪腥的貓啊1

阿強說:「男歡女愛,離了誰也不行。男女都一樣,誰也不要說誰。你剛才不是對那個老色鬼說了,一個巴掌拍不響嘛。對了,咱手裡有了這東西,可以說是大功告成了。鈔票的,大大的有了。」

秦嶺雪說:「也不能掉以輕心啊,這個齊天俊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個博士生導師,還是大學的副校長,相當於副廳級埃咱們還是將下一步的行動細節好好地想一想吧。」

阿強說:「什麼教授,什麼副廳級,在咱們小雪的面前,那就是一個白痴。」

齊校長回到家裡,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妻子早就睡下了,他悄悄地來到衛生間,在鏡子前面,從頭到腳仔細地檢查了一遍,看有沒有落下什麼在外偷情的證據。果然,有幾根長長的黃色捲髮粘在了他的襯衣上。他連忙將這些東西收好了,想了想,時間雖然比較晚了,但還是洗個熱水澡為妙。他一邊站在淋浴頭下沖澡,一面還回想著剛才**蝕骨的奇妙艷遇。想著想著,又讓他產生了這一切都不是真實的感覺。

如夢似幻啊!

隔了一天,齊天俊又到小雪那裡瘋了一個晚上。

一個周末的晚上,兩個人又聚在「阿卡迪亞」喝咖啡。

這天晚上,黑鐵膽也在。他看到齊天俊和一個有些風騷的女人在一起,看兩個人那神情,還頗為曖昧,黑鐵膽就想,我說齊教授這些天有些亢奮呢,原來是有原因的啊!

這時,突然一個彪悍的青年男子闖了進來。他一進門,就直奔8號小雅間。進來后,他一把就攥住了齊天俊的領子,幾乎將齊教授提離了地面。

在一旁的小雪顯得手足無措起來,她喃喃地叫道:「強哥,你回來了。」

阿強說:「臭女人,我早就回來了。你們這對狗男女的無恥行徑老子早就知道了。」

阿強將齊天俊拉扯到了大廳里,同著眾人的面,就給了齊天俊幾個響亮的耳光。齊天俊的嘴裡當即就流出了鮮血。

阿強向眾人說道:「聽說這傢伙還是一個教授,什麼教授,簡直連禽獸也不如。」

老闆連忙趕了過來,他拉著阿強的手說:「兄弟,消消氣,有話慢慢說。」

齊天俊一時還沒有從突如其來的變故中清醒過來,兩條腿不停地哆嗦,緊張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因為事情來的突然,直到這時黑鐵膽才推開眾人,來到阿強的面前。

黑鐵膽說,兄弟,你這是幹什麼,快放手!

阿強看了黑鐵膽不屑地說,他玩了我的馬子,他媽的,老牛還想啃嫩草。換作是你,你能放過他嗎?再說了,你是誰,少管閑事。

黑鐵膽上前用左手鉗住了阿強的右手,阿強立即咧開了嘴巴,他感到自己的右手像是被老虎鉗子咬住了一般。

阿強只得鬆開了手,不過,他仍惡狠狠地對齊天俊說:「好你個老不死的,你也不打聽打聽你強爺是什麼人物,連老子的馬子你也敢上。老傢伙,把你的聯繫方式留下來。老子改天再找你算帳。」

齊天俊一句話也不敢,乖乖地遞上了自己的名片。阿強瞧了瞧說道:「噢,還是一位校長呢,校長也開始不要臉了。他媽的,還不快滾1

齊天俊感到天旋地轉,今天,在「阿卡迪亞」,在大庭廣眾之下,他齊天俊可是把人丟盡了。

最後,還是黑鐵膽開車把他送回了家。

因為今天的事情太過突然,又相當蹊蹺,黑鐵膽雖然有一百個問題,也不便張口來問。

來到了大學的家屬區,在送齊天俊上樓的時候,黑鐵膽小聲說,齊老師,有啥事需要幫忙,你儘管吩咐。

齊天俊尷尬地說,鐵膽啊,沒事,沒事。今天的事純屬誤會,你放心,我會處理好的。

齊天俊回到家裡,仍是魂不守舍。接下來,那個阿強還不知道會如何來收拾他,齊天俊感到自己的末日就要來了。

第二天,齊天俊接到了一個電話。說他的電子信箱里有一段視頻,請他好好欣賞。

齊天俊打開電腦,找到這一段剛剛發來的視頻,他只看了一眼,就如同五雷轟頂。這是一段他和秦嶺雪在賓館的羊毛地毯上翻滾**的錄像,畫面清晰,聲音保真。齊天俊在這裡面哪裡還像是一位大學教授,分明就是一個流氓加色狼。

信箱裡面,還有幾句留言。說整個視頻共有200分鐘,這次只傳過來了10分鐘,如果齊教授想進一步地欣賞,對方可以繼續上傳。而這種上傳,是完全免費的。如果齊教授想在網路上出名,火一把,對方也可以根據齊教授的要求在網路上做個宣傳。下面還留下了對方的聯繫方式,說齊教授如果有什麼想法,可以打阿強的電話。

齊天俊獃獃地坐在那裡,感到前所未有的絕望。自己是遇上敲詐高手了,他很可能要付出慘痛的代價來償還自己的風流債了。這種事,還不能報警,如果報警,讓大家知道了他的事情,那他齊天俊可真的是要身敗名裂了。此時的齊天俊就像一隻任人宰割的羔羊,他感到了徹底的絕望和無助。真的沒有想到,自己年近半百了,還會犯下如此小兒科的低級錯誤。誰又會想到,秦嶺雪這個美艷曼妙的女人居然會是否這樣功於心計。

這時,他才想起秦嶺雪的名片來。他連忙按上面的信息在網上查了起來,經過搜索,這個在北京的公司是存在的。他連忙撥了撥名片上公司的電話,卻始終是佔線。按照網路上顯示的公司電話,他打了過去。有一位口齒伶俐的姑娘接了電話,他就從側面打聽了一下他們公司的那個名叫秦嶺雪的副總裁,問她現在是不是在北京。對方的回答是,他們公司根本就沒有姓秦的女副總裁。

齊天俊真想打自己幾個耳光,早點幹什麼去了,如果能提前在網上查一查,他還會陷的如此之深嗎。看來,在**主導下的理智,那是近乎於白痴的。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