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04章 官道兇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4章 官道兇險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04節第204章官道兇險

這一天,張大彪特意從山陽跑到西山來看黑鐵膽。

兩個閑扯了一會兒,張大彪就說,老大啊,你給出出主意。在咱們山陽,因為有鳳凰山的存在,因此企業當中帶有鳳凰二字的很多,鳳凰這,鳳凰那,我們的鳳凰集團顯得個性不突出了。

黑鐵膽笑笑說,怎麼想改名字了?

張大彪說,就是,可我們幾個一直沒有想到合適的好名字。

黑鐵膽說,噢,原來是這樣啊,讓我想想。

張大彪忙給黑鐵膽點上了一根煙,黑鐵膽抽上煙,把玩了幾下手中的血核桃說,想好了,天天集團。

張大彪說,天天集團?有意思。不知老大有沒有所指啊!

黑鐵膽說,當然有了,名字能是隨便改的。所指一,天天集團,天天向上。這是集團的精神內核。

張大彪說,好好好,雅俗共賞,旗幟鮮明。

黑鐵膽說,這其二,你們的幕後老闆不是杜天堂和王天虎嗎,從他們名字中各取一字,天天集團。

張大彪說,妙啊!我感肯定,這個名字,他們兩個一定會喜歡。

黑鐵膽說,也許吧,對了,僅供參考埃

張大彪說,老大就是不一樣,你太神了,我們以後就叫天天集團了。

接下來,黑鐵膽又從張大彪那裡聽到了王國慶連日來遇到險情的情況。

黑鐵膽就說,這會是誰幹的呢?這麼大膽,一個市委書記他們也敢動?

張大彪說,公安局的馬賓士也在發愁呢,一點有用的線索也沒有找到。

黑鐵膽暗想到,王國慶遇險不會是情殺吧?妹妹阿雪是王國慶的情人,這件事不會與阿雪有牽連吧?

黑鐵膽想了想覺得不會是情殺,為情去動一個市委書記,成本太高。

為錢嗎?更不可能,原因同樣是成本太高,誰這樣搞都不划算。

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仇殺。

黑鐵膽點上煙斗抽了兩口說,大彪啊,我覺得這次針對王國慶的行動,應當是仇殺。

張大彪說,我也感到是仇殺,可誰會跟一個市委書記有這麼大的仇恨,非要置他於死地呢?我知道,一個官員的仇人是有很多,比如那些上訪的群眾,那些**沒有得到最大滿足的官員和商人。但這些仇總不至於到了要幹掉他王國慶的地步吧?

黑鐵膽吐了一個煙圈說,是這樣。這麼大的仇恨會因何而起呢?大彪啊,你覺得會不會與這次提拔副省長有關?

張大彪一拍大腿說,是啊,肯定,肯定與這有關,這就是一起官場上狗咬狗的戰爭。不過,你說,這會是誰指使的呢?

黑鐵膽說,這次提拔副省長,主要有三個人在競爭,一個是王國慶,一個是山陰市委書記李大海,一個是我的博士生導師、新州大學副校長。從目前競爭的結果看,齊天俊已經退出了,而李大海也因為假文憑的事落敗了。

張大彪說,老大,你是說這起事件的背後,要麼是齊天俊指使的,要麼就是李大海指使的。

黑鐵膽說,應當是這樣。不過,齊天俊這個人我了解,他不可能找殺手來行兇。

張大彪說,那就只能是李大海了。

黑鐵膽說,百分之八十是他指使的。李大海是白沙集團李大白的堂弟,我聽李大白提起過,說李大海這個人性子傲、膽子大、不服輸,綽號是「李闖王」。這次他落敗了,肯定不甘心。因此,他要魚死網破。

張大彪說,有道理,太有道理了。對了,老大,你的這番分析應當給馬賓士講講。

黑鐵膽說,我這只是憑空推測的,沒有一點真憑實據,只是咱們兩個之間說說罷了。對外,誰也不要講。

張大彪說,好好,也不知道馬賓士他們想到這一層沒有。

黑鐵膽也在想,看來,當初齊天俊主動退出副省長的競爭,背後也一定大有文章。還有那個已經落敗的李大海,雖然只因一張小小的假文憑,背後也一定很不簡單。現在,王國慶又是險象環生。看來,官道真的是兇險無比啊!

說真的,馬賓士還真沒有想到這一層,他眼下最關注的就是必須儘快把那個可怕的殺手緝捕歸案。不過,老謀深算的王國慶倒是得出了和黑鐵膽相同的結論。

王國慶考慮到如果這件事公開的話,肯定會鬧得沸沸揚揚。雖然他是受害者,但對他的仕途也許並沒有好處。他決定暫時不向上級組織報告,先讓山陽市的警方暗中調查。

馬賓士對此事高度重視,他抽出了一批精兵強將,並把他們分成兩個小組。第一組負責王國慶書記的人身安全,必須做到萬無一失。第二組負責對案子的偵破,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破案。

最後,馬賓士還進一步強調,基於犯罪分子非同小可,如果在短兵相接時不能生擒,可就地正法。這無疑也是對那名職業殺手下達了一道「必殺令」。因為生擒了,法院會宣判他的死刑。如果被當場擊斃,那就不用說了。

眼下的形勢就是「必殺令」對「必殺令」了,關鍵看誰能佔得先機。

根據眼下情況的危險性,如果不是特別重要的活動,王國慶就儘可能地深居簡出。他也在暗自盤算,這事件的背後,究竟會隱藏著怎樣的秘密呢?

是情殺?不可能。因為他在外面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阿雪。阿雪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說白了就是一隻雞。誰會為她來殺掉王國慶呢?是謀財害命?不可能。天下有錢的人多了,更何況要去謀害一名**的市委書記,是不是犯罪的成本也太大了?想來想去,只能是仇殺。

可誰會與他王國慶有如此不共戴天的仇恨呢?非要致他於死地而後快?這種仇恨一到了無法調解的程度,只有以死相見了。這似乎只能是古人說的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了。但這些事情,在王國慶的一生中還沒有發生過。他為人還是很寬厚的,特別是對於持有不同意見者。

想來想去,王國慶覺得只有一個人能下得了這樣的毒手。這個人,就是山陰市的市委書記李大海。

在前一段省紀委調查組的調查中,已經落實了李大海用假文憑欺騙組織的事件。這件如果放在領導的酒桌上,那只是一件小小的趣事。但如果放在領導的辦公桌上,那就是一件無法原諒的原則**件。

「假文憑」事件不僅使李大海的副省長之夢徹底泡湯,就連他市委書記的帽子也不一定能保得祝李大海是一個霸氣十足的人,天不怕地不怕,他怎麼能咽下這口氣。

王國慶想,雖然李大海目前還找不出一點王國慶和他過不去的證據,但李大海絕對會把這筆帳記在他王國慶頭上。因為李大海的失敗,他王國慶將是最大的受益者。不懷疑他,還能去懷疑誰?

李大海當然也聽說了另一件事情,那就是新州大學的副校長已經主動放棄了副省長的爭奪,能有這麼巧,三個后選人就有兩個出了情況。只有他王國慶安然無恙?又聽說省里為了副省長差額選舉的事,已經又找了兩個人來湊數,但這兩個人無論在資歷還是能力上,都根本不是王國慶的對手,純粹就是個擺設。這讓李大海更是一肚子的怒火,特別是對王國慶簡直就是恨之如骨了。

李大海上述的心態,王國慶把握得相當精準。在這樣的心態下,李大海很可能會挺而走險,和他王國慶來一個魚死網破、同歸於荊聽馬賓士介紹,那個職業殺手身手了得,如果是李大海乾的,他又是從哪裡找到這樣一個殺手的呢?難道李大海還會和黑道有聯繫?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