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05章 引蛇出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5章 引蛇出洞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05節第205章引蛇出洞

這件事,黑鐵膽有黑鐵膽的分析,王國慶有王國慶的分析。作為山陽市的公安局長,馬賓士自然也在馬不停蹄地分析。

警方掌握的線索還十分有限,在打鬥現場檢到的那把土耳其彎刀,因為殺手戴有防割手套,所以在彎刀的手柄上沒有留下指紋。但通過殺手留下的腳印和步幅來分析,殺手的身高應當在1米70左右,體重大概在70公斤上下。這樣的推斷不會有太大偏差,因為這也和在現場胡長林他們的目測很接近。通過市委家屬院的監控探,警方找到了當晚那個職業殺手的身影,但因為是晚上,所以殺手的面目顯得模糊不清。

警方又繼續通過過沿途的監控探頭,一點一點地拼出了殺手來時的路線圖。倒著往回推,殺手是這樣一個軌跡:

凌晨1點半,在市委家屬院外面的一條大街上,一家夜店還燈火通明。殺手提著一個旅行包走出了一輛計程車,計程車的車型是天津夏利。此人轉身似乎是要走進那一家夜店,等計程車走後,殺手卻只是從夜店的門口慢慢地向前走去。走了一段,他就又轉身向市委家屬院這邊走來。

他在一處大樹的陰影下,停了有半個鐘頭。等他再次出現時,已經換上了夜行的黑衣,頭上也戴上了面罩。2點10分,黑衣人手腳麻利地攀上了王國慶書記家的圍牆。

繼續查找計程車的蹤跡,警方發現,殺手是在凌晨1點出現在位於市中心的金太陽大飯店的門口,並在這裡攔下了那輛夏利車。

難道殺手就住在金太陽大飯店,這對於警方來說,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但通過繼續對監控探頭的分析,卻發現殺手是乘坐另一輛計程車來到金太陽大飯店的,這輛捷達計程車剛走,他就攔下了那輛夏利車。

這不符合常理啊,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殺手為了轉移視線,不讓人們,包括計程車司機摸清他的來路。

再追看那一輛捷達計程車,發現殺手是在濱江路的一處沿街樓房前攔的車。通過分析,殺手是站在樓房入口的陰影處,他究竟是藏身在這裡呢,還是從別的地方過來的?警方立即對這棟建築進行了偵查,卻發現這棟樓房是一處即將拆除的庫房,除了平時有一個看門的老頭外,這裡就再沒有人居住了。

但這個殺手是從哪裡跑到這裡來攔車的,查遍了附近所有的監控錄相,卻再也沒有發現這個人的蹤跡。這就奇怪了,莫非他有土行孫的土遁之術?

監控探頭的對此人的追查也就到了這裡,通過查看錄相,警方發現這個殺手很有自我保護的意識。他頭上一直壓著一頂帽子,從計程車也從不坐在前面,反覆查對各種影像,也沒有看清此人的面目。根據錄相上的內容,警方開始查找捷達和夏利這兩輛計程車,希望能找到有用的線索。

幾天過去了,警方還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線索。兩名計程車司機雖然找到了,卻對那位乘客卻沒有什麼具體的印象。只是覺得那個人不愛說話,聽口聲像是山陽本地人,但也不是十分肯定。

這幾天殺手雖然沒有動靜,卻讓人更擔心。他如果不出手,你就無法找到他的破綻。接下來,你也不知道他會在什麼時候,在什麼地點,以什麼樣的方式對王國慶書記下手。這可真讓馬賓士局長頭疼,這個非同小可的神秘殺手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在山陽市能有這樣一個頂尖的人物嗎?

一連幾天,便衣警察們雖然在市區的各個角落都增加了搜尋的力度,可始終也沒有發現這位職業殺手的蹤影。

此時的馬賓士相當緊張,因為敵在暗,我在明,王國慶書記的人身安全仍受到極大的威脅。

此時,王國慶書記正好有一個外出考察學習的任務,他原本不打算去,因為競爭副省長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

但眼下身邊有殺手的威脅,他就決定出去了。這一次外出考察是省委統一組織的,考察團的成員都是k省的高級領導幹部,考察的地點是西歐。

王國慶想,這個殺手就是再厲害,也不可能追蹤到歐洲去吧。

馬賓士認為,通過上兩次殺手的行動,可以肯定他接受的是一項針對王國慶書記的「必殺令」。綜合其他的一些因素,這項「必殺令」應當在王國慶書記當選副省長之前完成。

如果王國慶如期到國外考察,而考察結束后很可能就是副省長的宣布之時,那留給殺手的時間就不多了。

因此,馬賓士的推測結論是,這個殺手應該會在王國慶出國前再次下手。而且這次行動很可能就是殺手最後的一次機會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殺手有可能會無所顧忌、冒險實施。

通過和王國慶書記溝通,社會上就傳出了有關王國慶書記的一則消息,那就是他要在兩天後到市內的龍鳳小區查看工程的進展情況。這一消息無疑是真實的,因為山陽市鳳凰區的區委辦公室已經接到了市委辦公室的正式通知,要他們提前做好準備。之所以要提前兩天通知,一方面是要鳳凰區做好準備,一方面也是要殺手做好準備。

如果殺手這次要動手,會選擇在哪裡呢?

馬賓士手裡握著一張山陽市區的地圖,看了一遍又一遍。他又拿出鳳凰小區的平面圖反覆地研究,最終也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他就打電話讓重案大隊大隊長鬍長林過來一塊兒分析。

胡長林來到馬賓士的辦公室以後,兩個人就坐下來一道進行分析。

站在警方的角度看不出個究竟,他們就站在殺手的角度,看在哪個時間,在哪個地點下手最好。

馬賓士就問:「大林,假如你是殺手,你會怎麼干呢?」

胡長林考慮了一會兒說:「馬局長,如果是我,我肯定會在警方想不到的時間和地點下手。」

馬賓士說:「噢?」

胡長林說:「也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在最易被人忽略的地方下手。」

馬賓士說:「說的好,具體一點。」

胡長林說:「根據這樣的逆向思維判斷,時間就應當選在視察回去的時候,這時候人們容易放鬆警惕。地點應當定在人多的場合,這樣殺手容易逃脫。」

馬賓士主說:「長林,很有道理。咱們再根據你說的這兩條原則,在地圖上圈定一下殺手可能動手的地方。」

兩個人又埋頭查看了一下,最後兩個人指向了一個共同的地方,那就是鳳凰小區外面的海天購物中心。

這個地方一是整天人流不斷,二是王國慶的車應該也停在這裡。領導們是從這裡下車後步行到小區裡面視察的,如果在王國慶返回到這裡的時候進行伏擊,效果肯定會比別的地方更理想。哪殺手會採取什麼樣的手段呢?

用刀?不可能,在這個地方他無法近身埃用槍?對,很可能是用槍。應該還會是狙擊步槍,一擊必中的那種。如果是用槍,那殺手就應當提前藏身到海天中心附近的一個制高點上。而這個制高點的選擇,是既要便於隱蔽,又便於察看下邊的整個場面,還應當有利於行動結束后的迅速撤離。根據這樣的分析,兩個人又在地圖上找到了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海天中心對面的白龍江賓館。

在這家賓館,可以俯瞰海天中心下面廣場與街道的全局。作為一名住宿的客人,殺手可以很好地在此隱蔽。如果行動結束,他又能很快從這裡脫身,因為賓館的前後左右都是馬路,交通十分便利。

任何事情,只要你事先想明白了,你就會胸有成竹。再複雜的問題情,只要你抓住了事情的關鍵,你就會迎刃而解。

通過上述的分析,馬賓士和胡長林覺得,殺手應當現身了。只要他現身,這一次就一定讓他束手就擒。

接下來,馬賓士就開始了緊鑼密鼓地警力部署工作。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進行,一切也都在掌控之中。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