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06章 風蕭蕭兮易水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6章 風蕭蕭兮易水寒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06節第206章風蕭蕭兮易水寒

這一天,王國慶書記的視察工作如期進行。一切都很順利,沒有任何的意外情況發生。包括領導們從鳳凰小區里出來上車,也沒有發現任何情況。這就奇怪了,難道殺手真的放棄了行動?或者說真的已經遠走高飛了?

其實,別的領導們不知道,王國慶已經從馬賓士那裡得到了消息,殺手已經斃命,是他自己吞槍自殺的。

根據馬賓士和胡長林的分析,警方果然在白龍江賓館發現了殺手的蹤影。他就住在了賓館最上層的1201房間。看來這個房間也是殺手精心挑選的,一是這裡面朝海天中心,二是這裡就是最高的12層,可直通樓頂,便於迅速撤離。

通過監控錄像,警方發現這個殺手曾往房間裡帶了一個裝有釣魚用具的長袋子,馬賓士推斷,這裡面裝的不會是漁桿兒,很可能就是一把狙擊步槍。

很快,1201附近的房間,包括1202,1203,1204都住進去了便衣警察,就連樓頂上也悄悄地部署好了精幹的警力。在11樓與12樓的樓梯口處也埋伏好了幾名特警,而賓館的電梯也在馬賓士的授意下,停運維修了。

王國慶一行剛進入鳳凰小區,在現場指揮的胡長林就得到了馬賓士的指令——立即行動,一舉拿下。

這時候,一位服務員就上來敲了敲1201房間的房門。裡面有人問:「誰啊?」

服務就說:「你好,我是賓館的服務員,來整理房間的。」

裡面那人就說:「我正在休息呢,現在不用整理了。」

門不開,胡長林他們也不敢貿然破門而入。擔心一旦交火,警員們可能會有人死傷。

胡長林就下來和馬賓士局長商量,此時的馬賓士正坐在賓館的監控室里,看著樓上的一舉一動。聽了胡長林的彙報,馬賓士讓人叫來了賓館的經理,讓他立即按照警方的指示前去落實。

不大一會兒,1201房間的洗手間里突然傳來了呼呼啦啦的流水聲。殺手一看,洗手間的屋頂上可能是水管破裂了,一股巨大的水流正在往房間里傾瀉。轉眼大水就從洗手間漫到了住室里。他連忙去捅下水道,卻發現下水道根本就沒有用,一點水也下不去。看著越來越大的水流,殺手只好撥通了總台的電話。

很快,就有兩名管道工敲門進來了。他們頭戴安全帽,身穿藍色工裝,腳蹬深腰膠皮鞋,手持電筒、管鉗等工具,很像是武裝到牙齒的美國大兵。因為他倆穿著太整齊了,反倒引起了殺手的懷疑。他剛撥了電話,就來了兩位著裝如此齊整的管道工,這可能嗎?

走進房間查看了一下,高個子工人說:「嗨,這動靜蠻大的。」

矮個子工人說:「可不是,我到上面去看看,你在這裡弄弄下水道。」

矮個子工人剛走出去,殺手就迅速鎖上了房門。趁高個子工人正在彎腰疏通下水管道時,他就上前用一根鋼絲狠狠地勒在了工人的脖子上。

工人越掙扎,鋼絲勒得越緊,不久,工人就感到呼吸困難了。殺手從工人的身上搜出一把六四式手槍,他看了看,子彈已經上膛。殺手知道,他雖然制伏了眼前這位假冒工人的警察,但外面肯定還會有更多的警察。這一次,他大概是很難逃出去了。賓館是一個相對封閉的區域,如果他已經被圍在了這裡,他是沒有辦法脫身的。

這就奇怪了,他來到這家賓館那是精挑細選的。他的行蹤也是十分隱秘的,警察又是如何在這裡盯上他的呢?難道真的是如同當年項羽所說的:天要亡我,非戰之力也。

殺手定了定神,用室內的大床結結實實地頂住了房門。他又將倒在房間里奄奄一息的特警隊員用膠帶捆好了,這個人沒有別的用處,只能在沒辦法的時候拿來充作人質了。

這時,外面的特警已經將1201房間圍得水泄不通。胡長林擺擺手,讓隊員們隱蔽在彈道之外的安全區域,他就準備對殺手喊話了。

殺手拉開窗帘,看了看外面,街道上已經拉上了警戒線,幾輛警車正停在下面的廣場上,一群警察已經把守在各個要害部位。從窗子這邊是無法下去了,房門這邊那就更不用說了。外面肯定到處都是黑洞洞的槍口。

看看沒有辦法,殺手只好挪開大床,打開了房門。他一手托著裡面的那名特警隊員,一手用槍指著他的頭部。

殺手叫道:「讓開路,在下面給老子備一輛車。不然,就一槍斃了他1

胡長林擺擺手,讓警察們讓出了一條路。因為殺手手裡的人質已處在半昏迷的狀態,所以走起來相當吃力。

胡長林就說:「老弟,放下人質,交槍投降吧。在你的腳下,已經沒有別的路可走了。」

殺手揚起自己高傲的頭哈哈地大笑起來:「我死不足惜,可惜的是死在你們這幫無名小卒的手裡,污了老子的名聲。」

胡長林說:「老弟,你已經是窮途末路了。願賭服輸,交槍投降吧。坦白從寬,爭取給自己創造立功的機會吧。」

殺手問:「兄弟,一個殺掉28個人的職業殺手,你說他還能被寬大處理嗎?」

胡長林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了。好傢夥,已經殺了28個人。這個殺手可真是一個毫無人性的殺人惡魔。

馬賓士說:「兄弟,還是放下槍跟我們走吧。把你的故事給我們說說,你在江湖上還能留下一點名聲。」

殺手又是一陣哈哈大笑:「你可真會開玩笑,像我這種人,留下名聲又有何用。我得人之恩,受人之託,沒有把事辦好,我已經是無地自容了。如果我再向你們公安上透露出點什麼信息,那我還算人嗎?」

馬賓士說:「兄弟,不要再說什麼江湖道義了,江湖道義害死人埃你就放下槍,和我們走吧。你有什麼話想交待,想見什麼人,我們都可以給你安排。包括你的家人……」

殺手昂起了驕傲的頭顱,似乎是在說,又似乎是在唱——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馬賓士還想上前勸降,卻聽到了一聲沉悶的槍聲。原來是殺手將手槍伸進自己的嘴巴里,開了一槍。登時,站在對面的馬賓士的臉上和身上都被濺上了大量的鮮血。

看到這樣的場景,馬賓士也感到了一絲悲壯。這個殺手雖然十惡不赦,但他也絕對一條漢子。一個講江湖道義、守殺手信條的人物。可惜了,可惜了!

在賓館的房間里,警方果然找到了一支中國產的85式狙擊步槍和5發子彈。其它的東西都毫無價值,殺手的身上和室內都沒有發現手機、通訊錄、筆記本之類的重要物證。除了床頭柜上放了幾張報道有王國慶書記相關活動的《山陽日報》外,再也沒有發現哪怕是一張帶字的紙片。

馬賓士在心裡大罵,他媽的也太專業了吧。人一死,就連一點線索也不給警方留下。他是屬於哪個殺手組織的,他這次來是受何人僱用的,他和那個殺手組織又是如何聯絡的,這一切都成了無法解開的秘密了。

殺手死了,王國慶也就沒有辦法據查下去了。雖然他敢百分之九十九地肯定,買兇殺人的幕後指示就是李大海,可沒有人證,一切也就無從談起。算了,算了,還是給李大海留一條生路吧。畢竟,對副省長位置的爭奪才是重中之重。現在,李大海已經被取消了副省長的備選資格,依他的脾氣,這無疑就是對他最大的懲罰。

殺手死後不久,王國慶他們就出國了。當王國慶從歐洲歸來時,就接到了省委的通知,讓他立即移交山陽的工作,到省委塞已經被任命為省政府黨組成員,並被提名為副省長人眩當然副省長的正式任命,還需要等到省人大常委會的最終宣布。

王國慶就把手頭的一些重要工作整理了一下,移交給了韓冬梅市長。不,現在應該叫作韓書記了。

王國慶到省政府上班不久,就聽說山陰市的市委書記李大海被降職為河陽市的副書記了。

又沒多久,就傳來了李大海精神失常的消息。

王國慶就想,老夥計啊,你也太剛直了,缺乏彈性。你這種心態,還能做什麼大事,能幹到市委書記就已經很不錯了。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