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14章 不習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4章 不習慣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14節第214章不習慣

李大海享受夠了,這才穿上鞋襪要走出足浴中心。

下面的服務生卻客氣地向他提醒道:「先生,付款在這邊。」

李大海真的是忘了還有付款這件事。原來他也曾多次洗浴或按摩過,那基本上都是別人請的他,他沒有操心過錢的事。個別時候,他也請上級的領導出入一些娛樂場所,但那都是由接待中心出面安排的,他更不用操心錢的事。別說付錢了,他連字也沒有簽過。說老實話,他每月多少工資,他根本就不清楚。多少年了,他從來也沒有自己到銀行領過。家裡的一切,全都由方大姐掌管。你要是突然問李大海家裡有多少存款,他還真的回答不上來。錢,在他心裡沒有概念。

經人提醒,他才明白,來這裡消費是要買單的。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可他翻了一會兒自己的口袋,就再也笑不出來了。因為,他身上一分錢也沒有帶。這是他多年養成的習慣,出門不帶錢。到哪,都有小車跟著,一切花銷都由市委機關事務管理局支付。吃的,喝的,吸的,玩的,一切的一切都有組織上包下來了。他用不上錢,因此就不用帶錢。

可今天他才發現,人是一刻也離不開錢的。服務生看李大海的穿著和氣質,不像是故意來搗亂的。就勸他先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回憶一下自己的錢是不是忘在哪裡了。身上有卡也行,這裡可以刷卡。李大海知道,根本也不用回憶,他壓根就沒有帶錢。卡也一樣,一張也沒有帶過。沒有辦法,李大海只好打開了手機,和方大姐通了電話。方大姐焦急地問他現在是在哪裡,他就讓服務生接過電話,告訴了他現在所處的位置。

很快就有一輛車停在了足療中心的外面,不過來的不是一輛小車,而是人民醫院的一輛救護車。李大海看見,方大姐和李小菁都是急匆匆地下了車。讓他沒有料到的是同行的還有5名身穿白大褂、嘴上捂住白口罩的醫生。

一行人進到大廳里,李大海還沒有顧上說話,就有兩個年輕的醫生上來扭住了他的胳膊。

李大海說:「放手,放心,我不會跑。」

有人敢扭他李大海的胳膊,這讓他感到震驚。除了小時候和同學們相互扭打過以外,多少年了,誰敢扭他的胳膊埃他也看到過扭打,那都是警察為了維護市委門前的安寧,才把那些圍堵市委大門的上訪群眾扭走的。沒有人扭過他啊!誰敢呢?噢,對了,和他扭打過的,還有那位美女副市長宋小娟。可那種扭打,是甜蜜的扭打啊!哪裡像是這樣,完全就是專政嘛!

但醫生們根本不聽他說的話,一直把他扭進了救護車裡。進來以後,兩名醫生仍是死死地扭住他。在他的前面和後面又分別坐上了一名醫生。等方大姐她們結了款,救護車就迅速地離開了。

來到精神心理科,救護車就直接開到了裡面的封閉病區。人們架著李大海下了車,李在海一看眼前的鐵門,就知道這一次是要被關起來了。他並不掙扎,而是心平氣和地說:「我不會跑,你們就放手吧,我自己走。」

一直被架到了三樓,李大海發現方大姐和李小菁都被攔在外面了。他被安置在303房間,裡面已經住進去了三個人。

和這麼多人住在一起,李大海很不習慣。多少年了,他出門在外都住的是套間,最起碼也是一個標間。只有在黨校學習的時候,才是兩個人住一間。他在自己的床上躺了一會兒,就有些著急,他便開門走了出去。

他拍了拍護士站的鐵門,有一個女護士就在門的那邊問:「李大海,有什麼事?」

別人叫他李大海,他也很不習慣。多少年了,還真的沒有聽到過有人直呼其名。周圍的人總是叫他「書記」或「老闆」,而且還都是畢恭畢敬的。就連省里的領導見到了他,也不會叫他李大海。而是客氣地叫他「李書記」,或是親切地叫他「大海」。

李大海聽人叫他「李大海」,心裡就覺得很不高興。沒規矩,太沒規矩了。

他強忍著心中的不快對那位護士說:「開開門,我要出去走走。」

護士說:「李大海,要聽話。現在不是出去的時候,快回你自己的房間去。」

李大海說:「你還不知道吧,我是書記。請你打開門。」

裡面就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你是書記?你要是書記,我還是總統哩!李大海,別鬧事,快回去1

李大海說:「快開門吧,現在可有手機定位,我的那些部下早就知道我被你們關在這裡了,說不定一會兒就過來了。到時候,你們不開門能行嗎?那時候開門,你們可就被動了。」

護士說:「好了,好了,李大海,快回去吧。我們還要寫病例呢,別再搗亂了。」

李大海發怒了:「我這是搗亂?我不過是想出去散散步罷了。快開門,再不開門,我就撞門了。」

裡面的男醫生這時也走到鐵門附近說:「好,你撞,你撞!李大海,還反了你了。」

李大海真的就在門上撞了幾腳,鐵門發出了咚咚的響聲。引出不少病人們前來圍觀,有幾個還拍著巴掌叫起好來。

「好好,快把門撞開,我們都出去轉轉。」

這時,鐵門突然被打開了。從裡面走出三個凶神惡煞一般的護工,他們二話沒說,上來就將李大海撲倒在地上。其中一個人還扼著李大海的喉嚨說:「李大海,你也太猖狂了,你知不知道這裡是啥地方?」被人扼著了喉嚨,李大海乾張嘴卻說不出話來。見他已經沒有了反抗的能力,三個人就把他抬到了床上,並用帶子將他的手和腳,還有腰部都牢牢地捆在了床上。

其中一個人問:「怎麼搞的,他的腰帶和皮鞋帶沒有抽掉?」

就有人上前將李大海的腰帶和鞋帶都拿走了。這時候,一名護士進來給李大海打了一針。李大海一開始還罵罵咧咧的,但過了一會兒,他就癱軟在床上,漸漸沒有了意識。

第二天醒過來之後,李大海終於明白,在這個地方,他一個市委書記,也只能屈從於命運的捉弄了。

在這裡,李大海是極為陌生的。他只能慢慢地觀察和適應了。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