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18章 難以啟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8章 難以啟齒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18節第218章難以啟齒

在新州,李大白作東請李大海的老婆方大姐、女兒李小菁,還有李小菁的老公朱大軍在一起吃了一頓飯。這頓飯,黑鐵膽作陪。

席間,方大姐不停地抹眼淚。

李大白知道方大姐的心中很苦,這種苦又是說不出來的苦。

這幾年,他們家算是走上背運了。

1998年的那場大洪水,把時任河陽的市委書記朱天亮送進了大牢。那個時候,朱天亮的兒子與李小菁尚未完婚,還過,這倆孩子是發小,青梅竹馬的那種。為了給朱天亮寬心,在李大海的主持下,2000年的時候,朱大軍就與李小菁正式舉辦了婚禮。

這件事,大家對李大海和方大姐的評價不錯,說他們講信譽,沒有忘本。

朱大軍還算爭氣,眼下已經是河陽市公安局的副局長了。

李小菁呢,工作手續是在省文化廳,可她並沒有去那裡上班,平日里就在山陰與河陽兩地打理她的煙酒專賣店。

因為她在山陰與河陽有著特殊的背景,因此李小菁的收入那是相當可觀的。

不言而喻嘛!

李大白深知方大姐心中這說不出來的苦。

丈夫李大海發瘋了,親家朱天亮入獄了,兩個曾經響噹噹的市委書記居然都落到了如此下常而這樣的下場,又是難以啟齒的。

李大白就給方大姐寬心道,弟妹啊,今天我和黑總去見了大海,依我看,他的問題不大,我估計,他要不了多久就能出院了。另外,他身體無礙后,組織上肯定還會給他一個正確的說法。你看,現在大軍和小菁都已經長大了,大軍這都是公安局長了,小菁嘛,那也是千萬富翁了。因此,弟妹啊,你要想開,要堅強,車到山前必有路。

李小菁就說,是啊,我伯伯說得對,媽,這不是還有大軍和我嘛!

黑鐵膽也說,今天我們去看了李書記,我看他的精神狀態不錯。只要好好配合院方的治療,他很快就能回來與你們團聚了。

方大姐抹了抹眼淚說,我知道,我知道。

方大姐就在想,想當年,李大海、朱天亮和王國慶都任縣委書記的時候,可是號稱k省政壇上的「鐵三角」。後來,他們三個也相繼擔任了市委書記,在k省的政壇上引人注目,他們三個又被人稱為「金三角」。但眼下呢,一個瘋了,一個判了,只有人家王國慶當上了副省長。

一樣能幹的人,結局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差距呢!簡直就是天壤之別啊!

在吃飯的時候,黑鐵膽的手機響了,一看是韓冰打來的。

黑鐵膽起身不好意思地說,你們慢用,我出去接個電話。

走出雅間,黑鐵膽笑著說,是冰冰啊,怎麼,想我了?

韓冰故作生氣地說,想你個頭!怎麼,到了省城,你也不來找我報到?!蛋蛋啊,你是不是有新情況了?

黑鐵膽說,冰冰啊,竇娥冤,冤竇娥。我這不是今天才到嘛,你就原諒我吧,這樣吧,我晚上請你吃飯。

韓冰笑笑說,蛋蛋,這還差不多。對了,蛋蛋啊,你們山陽的王國慶,省委常委會已經通過了,副省長,馬上就要宣布了。

黑鐵膽說,是嗎,這麼快。

韓冰說,恐怕人家王國慶還嫌太慢了呢,官場上的事,夜長夢多啊!

黑鐵膽說,那也是。

中午吃罷飯,黑鐵膽就跑到花店賣了一束玫瑰花。

李大白見了笑笑說,黑總啊,你們年輕人可真浪漫。

黑鐵膽說,大白兄,你當年和嫂子不也互相送禮物嗎?

李大白說,送,也送。我送過她一本《**語錄》,她送過我一支鋼筆,對了,還有一個筆記本。

黑鐵膽說,大白兄,不管是語錄也好,鮮花也好,都有鮮明的時代的印記啊!

李大白感嘆道,那是,那是,人活著不能離開了時代。

買罷鮮花,黑鐵膽就給白沙集團中原戰區的總代理李春山打了一個電話。

黑鐵膽說,是春山吧,你好,是的,是的,我在省城呢。是這樣,你把車開過來吧,在新州大酒店門口。這車嘛,今天我要用一用。

李春山高興地說,黑總,你啥時候到新州的?你應當早點通知我,我好為你接風啊!

黑鐵膽說,都是自家人,不用這些了。好了,見面再說罷。

李大白說,鐵膽啊,你既然有活動,那我就自己到市場上去溜達溜達了。

黑鐵膽知道,李大白所謂的溜達,其實就是到白酒市場上去考察。

黑鐵膽笑笑說,大白兄,辛苦你了。

李大白說,干自己喜歡的事,那根本就不會累。

時間不長,李春山就開著他的賓士車到了。

李春山見黑鐵膽手裡捧著一束鮮花就笑著說,黑總,有約會啊!

黑鐵膽說,是啊,談戀愛可不比工作輕鬆。

李春山說,那是,那是。

李春山本來想請黑鐵膽在一起吃晚飯,但黑鐵膽另有安排,就攔了一輛出租先走了。

好久沒有開車兜風了,黑鐵膽正想叫上韓冰到市郊去轉一轉,省財政廳的老同學劉飛飛卻又給他打來了電話。

劉飛飛說,我的老總大人,我知道你在省城,今天晚上我約了幾個老同學為你接風。

黑鐵膽笑笑說,怎麼,今天晚上我們的石大秘書不去了?

石大秘書指的是石磊,早些時候,同學們聚會,石磊只要能脫開身,也總是參加的。自打韓冰與黑鐵膽確定戀愛關係后,凡是黑鐵膽到場的,石磊一定不參加。時間長了,只要聽說石磊參加,黑鐵膽也只能找借口推脫。

尷尬啊!

因為韓冰的關係,石磊與黑鐵膽這對鐵哥們就這樣遠了,想了想,黑鐵膽也覺得很沒趣。

黑鐵膽就想,如果是自己的女朋友選擇了石磊,他決不會像石磊這樣小氣。

聽了黑鐵膽的話,劉飛飛呵呵一笑說,石磊總是忙,如果他能脫身,他會來為你接風的。

黑鐵膽說,飛飛啊,不巧啊,我今天晚上要約見一位重要的客戶。

劉飛飛說,算了吧,什麼客戶,不就是韓冰嗎?你帶她一塊兒來吧。我們,她又不是不認識。

劉飛飛說的不錯,韓冰與石磊已經談了好幾年,像劉飛飛這樣的比較活躍的老同學,韓冰當然也在石磊的帶領下見過。

黑鐵膽說,你小子是神算啊!

劉飛飛笑道,那當然,我能不知道你心裡的小九九。你直管給韓冰說,我知道,她是一個大氣的女生。要不,我給她打電話吧。就說一幫老同學要請你們倆。

黑鐵膽說,算了,還是我給她說罷,看她能不能參加。

劉飛飛說,好啊,今天晚上,你如果不能把韓冰叫來,那你將來可是一個怕老婆的主兒。

黑鐵膽說,是嗎,這麼嚴重。那行,我背也要把她給背過去。

劉飛飛說,哥們兒,這就對了。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