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20章 真假姐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0章 真假姐妹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20節第220章真假姐妹

由這兩個帝國,侯鳴放又聯想到了兩個商業帝國。一個是黑鐵膽的白沙集團,一個是張大彪的鳳凰集團。黑鐵膽、張大彪這兩個人,又都和王國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市公安局的民警阿雪,不,現在已經是省廳的警官了。她是王國慶的情人,這早就是公開的秘密。另據知情人透露,阿雪和黑鐵膽的關係很不一般,開口閉口那是叫「鐵蛋兒哥」。至於這種關係不一般到啥程度,侯鳴放眼下還不得而知。

至於張大彪,他和王國慶的關係也不一般。侯鳴放知道,王天恩是王國慶跟前的紅人,而王天恩的弟弟王天虎則是鳳凰集團的幕後老闆。

侯鳴放就在想,在官場上,有一大一小兩個帝國,帝國之外的人很難有大的作為。而在商場上,同樣有白沙和鳳凰這兩個帝國,別的人也很難同它們抗衡,想有大的作為,也是難上加難。

另外,黑鐵膽還有一個讓人側目的靠山,他是省長韓華華的准女婿,這已經不是含金量高低的問題了,簡直就是鑽石之身了。

侯鳴放想,自己和弟弟侯小放以後想要有大的突破和進步,既要拉近與王氏、宋氏帝國的關係,又要同黑鐵膽、張大彪這些人成為好朋友。

侯鳴放自我安慰說,這可不是我侯鳴謝勢力,還不是他們給逼的。

山陽的幹部調整不久,韓冰就給黑鐵膽打來了一個電話。

韓冰說,蛋蛋啊,你找個時間到市裡去見見姑姑嘛,祝賀一下。

韓冰口裡的這位姑姑不是別人,正是新上任的山陽市委書記韓冬梅,她是省長韓華華的親妹妹。

黑鐵膽笑笑說,我去祝賀,級別太低了吧。人家是市委書記,我是縣委的副書記。

韓冰說,怎麼,見外了!?

黑鐵膽說,冰冰啊,要不這樣,那天你來了,咱們一塊兒去見韓書記。

韓冰笑笑說,你啊,想的太多了。

黑鐵膽不能不多想啊,自己雖然與韓冰已經確立了戀愛關係,但畢竟還沒有成家。自己現在如果像別人那樣忙不迭地去找韓冬梅祝賀,似乎有巴結或炫耀的嫌疑。

另外,黑鐵膽對人習慣於雪中送炭,不喜歡錦上添花。

比如,到省城去看李大海,黑鐵膽還是很樂意的,因為李大海畢竟是在困境中嘛。而韓冬梅就不同了,眼下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可以想見,前去祝賀的人多如過江之鯽。黑鐵膽才不想去湊這個熱鬧。

當然了,大部分人的想法與黑鐵膽的相反,現在的人大多都喜歡錦上添花。

比如西山縣委書記郭紅梅就是在第一時間去向韓冬梅表示祝賀的,同時也有表忠心的成份。

在與韓冬梅的談話中,郭紅梅還很自然地帶出了她與韓冰是干姐妹的關係。

郭紅梅笑著說,韓書記,以後在私下的場合我是問你喊姐呢,還是叫姑呢?論年齡,咱們兩個差不多,應當叫你姐。可論輩分,我與韓冰是一樣的,又應當問你叫姑姑。

韓冬梅笑笑說,紅梅啊,還是各喊各叫吧,你就問我叫姐吧。我是冬梅,你是紅梅,本來就是姐妹嘛!

郭紅梅有些激動地說,那好,姐姐,以後還請多多關照你這個不長的妹妹了。

韓冬梅說,哪裡話,互相關照吧。紅梅啊,在咱們山陽,你可是最具實力的地方大員。縣委書記,兼市委常委,姐姐以後還要靠你多多支持呢。

郭紅梅說,以後無論與公與私,姐姐你只要發話,妹子我肯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韓冬梅說,好好,姐妹同心,其利斷金。

這次來之前,其實郭紅梅也想了很多。

來祝賀,總得有表示吧。以前她同王國慶之間比較隨便,總是送給王國慶一張銀行卡,王國慶也沒有推辭。當年因為有王國慶在,郭紅梅對韓冬梅只是在過年過節的時候,拿些比較貴重的禮品去看望,並沒有給她送過錢。現在想來,以前送的禮物是有些輕了。但韓冬梅當上市委書記后又是自己第一次來看望,直接送錢吧,又怕有點露骨。思來想去,郭紅梅最後在山陽市最豪華的那家「紅都服飾城」換了3萬塊錢的購物卡。這一次就給韓冬梅送購物卡,等以後關係漸漸熟絡了,再給她送現金卡,這樣才比較自然。

兩個人又說了一番親近的話,郭紅梅就起身告辭了。

郭紅梅說,韓書記,不打擾你了。我知道,最近你工作比較忙。姐,湊個時間,到我們西山去看看,指導指導工作。

韓冬梅說,西山,我最近是要去的,那是妹妹的領地,也是咱們山陽的第一強縣嘛!

郭紅梅笑笑說,姐姐,妹子我可是隨時恭候啊!

郭紅梅臨走的時候,就把那張卡放在了韓冬梅的辦公桌上。

韓冬梅說,紅梅啊,你這是幹什麼?

郭紅梅說,姐,這只是一張「紅都」的購物卡。沒有別的意思,妹子我來見姐姐,買件衣服總是應該的吧?

韓冬梅說,紅梅啊,姐我有衣服穿啊!再說了,你看看,我穿衣服可不講究,這張卡你還是拿回去吧!

郭紅梅說,姐,你是市委書記,但也是女人,以後穿衣打扮可得注意以下。你不是凡人啊,你可是咱們整個山陽的領袖和形象大使啊!

韓冬梅說,說到形象大使,我覺得紅鳳你們姐妹倆才最合適。

郭紅梅說,我們倆可不行,我們只知道幹活,基本上是粗人。

韓冬梅說,兩個縣委書記是粗人?那天下還有沒有雅人了?

兩個人又互相稱讚了一番,郭紅梅就告辭。

雖然韓冬梅一再推讓,但那張卡,郭紅梅卻沒有拿走。

坐進自己的小車裡,郭紅梅就給姐姐郭紅鳳打了一個電話。

郭紅梅問,姐,韓冬梅書記那裡,你單獨去沒有?

郭紅鳳說,只是參加了一個集團的見面會。在會上,韓書記特彆強調,嚴禁迎來送往,也不讓人們去市委祝賀。

郭紅梅說,姐,那都是場面上的話。我剛剛去見過她了。對了,我給她送了一張「紅都」的購物卡。

郭紅鳳小聲問,那,那,她收下了?

郭紅梅興奮地說,收了,收了。

郭紅鳳問,送了多少?

郭紅梅本想說是兩萬,可又不願姐姐卡上的錢數等於或超過自己,就對郭紅鳳說,姐,第一次嘛,我覺得數目不宜大,我送的是兩萬元的金卡。

郭紅鳳說,好,我知道了。

郭紅鳳就想,既然妹妹郭紅梅的購物卡韓冬梅已經收下了,那她去送,韓冬梅也應該不會拒絕。

可自己送多少合適呢?郭紅梅說她送了兩萬,自己總不能比她少吧。想了想,郭紅梅覺得自己還是送一個整數,也就是5萬元為好。

第一,她郭紅鳳是鳳凰區的區委書記,錢少了,拿不出手。第二,妹妹郭紅梅已經擔任了市委常委,走在她這個姐姐的前面了。郭紅梅拿兩萬可以,她郭紅鳳拿兩萬就不行了。因為,她得抓緊進步啊!

最後,郭紅鳳就給韓冬梅書記送了一張5萬元的「紅都」購物金卡。

想想有點可笑,郭紅梅在那個假姐姐韓冬梅的面前說的是真話,在真姐姐郭紅鳳的跟前說的是假話。

這都是玩的啥心眼兒?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