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27章 七爺與七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7章 七爺與七品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27節第227章七爺與七品

今天這個活動雖然是鬆散型的,但大致也有個程序。

接下來,白明遠副縣長就小聲問白鵬舉縣長,白縣長,下面是不是就可以捐款了?

白鵬舉說,好,你要強調一下,這捐款完全是自願行為。不過,所有捐款人,咱們都是要落下底子的。將來在白氏宗祠中,那是要刻碑銘記的。

白明閱,我明白。

白明遠回頭對王帥民和張炎元小聲交待了幾句,馬上就有鎮政府的工作人員抬上來了一隻巨大的捐款箱。

李士珍還在一旁攤開了登記薄,他今天要執筆落底子了。

見一切準備就緒,白明遠就對著話筒說,同志們,父老鄉親們,下面咱們舉行為「白氏宗祠」的捐款儀式。這次捐款完全是自覺、自願的行為。捐與不捐不做統一要求,另外,捐多捐少我們都是要記下底子的,將來在白氏宗祠中樹碑立傳。好,下面我宣布捐款儀式正式開始。

白明遠的這句話剛說完,台下下面的人群立即散了一大半。這當中還有不少的白姓人。

老鄉們只知道今天有戲看,甚至還管飯,這才一直沒有走。沒有想到今天還要捐款,不少人就頓作鳥獸散。

見台下的人群紛紛散去,白老虎感到臉上有些發燒,他大聲地叫道,鄉親們,大戲馬上就要開演了。另外,中午還有飯,是胡一刀的手藝。紅燒肉啊!

白老虎吼了幾句,果然就有一些人又返回到戲台之下。

那一邊,在檯子角上,捐款儀式已經開始了。

只聽李士珍一邊寫,一邊大聲地吆喝著,縣長白鵬舉同志捐款1萬元……縣委副書記黑鐵膽同志代表白沙集團捐款1萬元……副縣長白明遠同志捐款1萬元……白沙鎮黨委書記王帥民同志捐款5千元……小石橋鄉黨委書記白東風同志捐款5千元……

白老虎聽到黑鐵膽代表白沙集團捐了款,不由得佩服起來。黑鐵膽這一捐,今天到會的老白頭、白崇光他們就一分錢也不用拿了。

另外,作為當事人之一,白老虎自然是提前知道今天捐款這個事,他本來也很積極,想一上來就帶頭捐款。可人家這都是1萬、5千的,他只能耐住性子往後等。他今天準備了500塊錢,只有聽到有人捐1千元之下時,他才能站出來掏錢。不過,因為今天這次活動是在他白家川的地面上進行,他可不能閑著。

於是乎,白老虎就跑前跑后地張羅著。

他雖然在四下張羅,但他的耳朵卻始終「咬」住鎮委副書記李士珍的話。

白老虎聽得真真的,縣直單位的一把手,還有外鄉鎮的書記、鄉長們雖然大多沒有來,但在捐款的時候,卻聽到了他們名字。比如縣財政局長金鑫,縣衛生局長岳當歸,殺虎鎮黨委書記胡小雲等等。看來這些人是提前商量過,捐的都是兩千塊錢。

白老虎也看到,這些錢是胡小雲代為操辦的,看來,她今天是作為那一幫人的代表前來的。

好不容易聽到了白沙鎮副鄉級的捐款數,每人是1千塊錢。

又好不容易聽到了白沙鎮政府中層人員,也就是七所八站的頭頭兒們捐的錢數,那是800塊錢。

白老虎想,好了,好了,終於可以站出來了。

白老虎整了整衣服,掏出5張嶄新的老頭票,自豪地來到了捐款箱邊。

當他聽到李士珍唱道——白家川村支部書記白老虎同志捐款500元時,這才揚眉吐氣地走了下來。

白老虎捐罷錢,白沙鎮轄區里的其它27個村的村支書也魚貫上台,他們捐的錢數是300元。

當然了,野牛嶺村的村支書黑明理本人並沒有來,他的錢是黑鐵膽代他捐獻的。

接下來,就輪著普通的群眾了,有些人也想捐,特別是那些白姓的老人,可他們手裡沒有多少閑錢。這些白姓的老人們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想第一個走上台去。因為剛才外村的村支書們每人捐了300塊,你接著去捐,如果是十塊、八塊的,反差太大,拿不出手啊!

白老虎自然知道這些老頭、老太太們的心思,他瞅了瞅人群說,多少都是個心意嘛!1萬塊錢不嫌多,1塊錢也不嫌少啊!貴在參與,貴在參與嘛!

白老虎就在人群中四下里在找他的白七爺。

白老虎大聲地喊著「七爺哩,七爺哩?1

他是想讓白七爺帶個頭兒,白七爺在白家川歲數和輩分都是最長的,用鄉下人的話來講,白七爺那就是老族長。

有人說,七爺剛才還在啊!

有人又說,走了,走了,我剛才見七爺氣呼呼地走了。

白老虎說,七爺不能走,七爺怎麼能走呢?他可是老族長啊!

白七爺今天雖然已經90多歲了,但身體很好。今天這個活動,他也聽白老虎提前給他說過,總體上講,白七爺對這事是支持的。至少,他死了以後,牌位可以擺到白氏宗祠中比較顯眼的位置上。

其實,七爺是一大早就來了,但他對今天活動的安排卻相當不滿。他是老族長啊,應當坐到主席台上,這才對口啊!可主事的人卻把他晾到了一邊,請到主席台上的儘是些官員。其中,還有相當一部分根本就不姓白。比如黑鐵膽,他可是姓黑啊,怎麼也能坐到姓白家的主席台上呢?

這黑鐵膽可真是鐵嘴鋼牙,硬把白與黑說成是一家,是親兄弟。這不是屁話嗎?到啥時候,白就是白,黑就是黑。

還有,白鵬舉縣長說了那麼一大通老白家的光輝家史,可那都是些與白家川八杆子打不著的地方和人物。白家川的老族長可就在眼前,白縣長怎麼就不提一下呢?就這水平,也能當縣長?而且,還是正的?

還有,白鵬舉縣長不知道他白七爺也倒罷了,可白明遠、白東風、白老虎這些人平日里見著他也是七爺、七爺地叫著的,今天怎麼好像都把他給忘了,統統圍著那個毛還沒有出齊的白鵬舉在轉。白鵬舉有什麼能耐,他不就是一個七品芝麻官嗎?

在白氏宗祠這麼神聖的地方,七爺那是遠比七品金貴。這一點,他們都不懂?真的見了七品就忘了七爺?!見了縣太爺真的連自家的爺也不認了?

既然是這樣,還搞什麼白氏宗祠!乾脆給白鵬舉建個生祠算了。

白七爺又想,按禮說,白鵬舉他們來到白家川,首先就得向他來請安。雖說不用跪拜吧,但總得來作個揖、問聲好吧!

白七爺越想越氣,實在是在人群中呆不下去了,就讓小孫子攙扶著,氣呼呼地回家去了。

今天白七爺過來,口袋裡是揣了一張嶄新的100塊頭,肚子里也想了幾句文縐縐的話。這錢,他是要帶頭捐的。這話,那是要等著大家邀請他發言時講的。可這話沒地方說,這錢當然也沒有心情捐了。算了,算了,人心不古,這100塊錢還不如自己買只王八燉湯喝。

想到王八,白七爺忍不住罵了一句,這群王八羔子!儘是些認不準爺的主!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