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29章 與民爭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9章 與民爭飯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29節第229章與民爭飯

副鎮長江一英正在台下聽戲,她的手機突然響了,一看是省城的八叔江草原打來的。

江草原是省政協的主席,當政協主席之前,他是k省的省委副書記。汪大洋還是從他手裡接過的省委副書記的權杖。

江一英連忙說,八叔,你好!

江草原說,你這裡在哪兒啊,這麼吵?!

江一英小聲說,八叔我到外面給你講,這裡正在唱戲呢!

江一英跑到一個較為偏僻的地方說,八叔,不好意思。

江草原說,沒事,今天啊,我給你說個事。就是根據上面的精神,每個縣裡都要配一名非黨的女副縣長。你是符合條件的,我已經同咱們市裡的韓冬梅書記,縣裡的郭紅梅書記分別做了溝通,她們兩個都支持你上。不過,據我所知,咱們西山縣還是有競爭的。我的意思是,你最近去見一見這兩朵梅花。

聽了八叔的話,江一英相當激動。真的?她這個副鎮長有可能當上副縣長了?我的天啊!

江一英強抑著內心的激動說,八叔,太感謝你了。

江草原說,感謝個啥,一家人。

江一英說,八叔啊,去見郭紅梅書記,特別是韓冬梅書記,怕不妥吧,我的級別太低了,才是個副鎮長。

江草原說,沒事,我已經同她倆溝通過了,你只管去見她們就行。這只是一個禮節。

江一英說,好好,八叔啊,我一定完成任務。

江草原笑笑說,九斤啊,這就對了。

九斤是江一英的乳名,她滿月的時候也才只有九斤。

關了手機,江一英仍然沉浸在巨大的興奮之中。回到戲檯子下面,紅臉、黑頭那高亢激越的唱詞,她一句也沒有聽明白。

這股巨大的興奮和幸福,她真想和黑鐵膽分享一下,可事情八字還沒有一撇,她只能把這投甜蜜強摁進肚子里。

因為帳篷已經被老鄉們搶佔了,攆又不好攆,張炎元在與王帥民、白明遠等人溝通后,就給鳳凰山賓館的胡經理打了一個電話,說中午備兩桌酒席,其中一定還要那個最大的房間——呂洞賓廳。

胡經濫,好的,中午沒事,晚上就不行了。晚上嘛,青龍縣政府在這裡有一個招待酒會。

張炎元說,沒事,晚上我們就不用了。

好不容易,一出大戲才結束。

白明遠找到白鵬舉說,白縣長,情況哪有一點變化,今天中午咱們就不在這裡吃了,上鳳凰山。

白鵬舉說,在這兒挺好的,與民同樂嘛!不要太會奢侈了,讓老鄉們說閑話。

白明遠笑笑說,白縣長,沒有想到,今天的活娜蘇餉炊啵這裡已經坐不下了。咱們好獃有一官半職,總不能與民爭飯吧。

白鵬舉也不由得哈哈笑了起來,聽主過與民爭利,這與民爭飯還是第一次聽說,有意思,那咱們就不爭了,上山!

車隊很快就沿著蜿蜒的山路來到了鳳凰山賓館,胡經理已經站在那裡迎接了。

一行人下得車來,卻見不遠處有一個頗有官體的人在散步。

黑鐵膽眯眼一瞧,似乎是李大海。

黑鐵膽就有些吃驚,李大海已經出院了,病好了?

上次他同李大白一道兒去省人民醫院精神科去看李大海,覺得李大海病得可是不輕啊!

黑鐵膽正在想著心事,就聽見李大海大聲地說道,那不是小白和小黑嗎?你們今天怎麼也上山了?

李大海原來在山陽市任過市委副書記,後來到山陰市擔任了市長、市委書記。白鵬舉,他是認識的。想當年,還是通過他的手把白鵬舉提拔為山陽市團市委的副書記。

白鵬舉和黑鐵膽一聽到李大海在叫他們,趕緊跑了過去。

白鵬舉上前握住李大海的手說,噢,是老首長啊,真沒想到,在這裡能遇到您。我們今天在白沙鎮的白家川搞了一個調研,中午吃飯也不想麻煩老鄉們,這才上了山。

李大海說,凡事不能擾民,你能做到這一點,就說明你已經成熟了。小白啊,現在還在團市委?

黑鐵膽說,李書記,鵬舉縣長現在是我們西山縣的縣長了。

李大海聽了高興地說,是嗎,好啊,小白啊,這幾年你進步很快嘛!

白鵬舉說,那還不是老首長一直對我關注的結果。

李大海擺擺手說,哪裡,哪裡,這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

白鵬舉說,老首長,今天中午咱們就在一吃頓便飯吧。

李大海說,本來是可以的,但我今天晚上還有一個活動,就是青龍縣的招待酒會,招待青龍籍在外地工作、創業的同志們。我估計還會有講話任務,因此嘛,中午就不和你們一起了。我知道,咱們要是坐在一起,這酒是非喝不可的。

黑鐵膽說,李書記,這酒,你可以不喝,你只管給我們倒。

李大海說,不行,不行,這不是我的風格。這樣吧,隨後吧,還有機會。這一段時間,我就在這鳳凰山賓館休假。

白鵬舉說,是嗎?那太好了,老首長啊,找個時間到我們西山縣去轉一轉嘛!

李大海高興地說,好啊,我會去的。見到你們在成長,我很欣慰。

黑鐵膽回頭找到王西山問,西山啊,你車上還有多少酒?

王西山說,那20箱白沙王都扔在白家川了。我車上還有4箱白沙鑽。

黑鐵膽說,好,今天中午咱們這裡是兩桌,留下兩箱就夠了。那兩箱一會兒搬給李大海。

王西山說,好,不夠的話,我隨便再往山上拉。

黑鐵膽說,好,先這麼著,隨後再說。

黑鐵膽便讓自己的秘書鄧玉傑,司機豹子每人搬了一箱白沙鑽來到了李大海身邊。

黑鐵膽說,李書記,不知道你也在山上,今天我帶的酒不多,這兩箱白沙鑽你先留著,隨後我再給你安排。

李大海高興地說,鐵膽不錯,鐵膽沒有忘本啊!

黑鐵膽說,李書記,看你說的。一直以來,你對我,對我們白沙集團都相當關照。再說了,我和你們家小菁,還有大軍,那可是中專同學啊!

李大海說,我常聽小菁提到你們當年的那班同學,我知道,你們現在混的都不錯。中組部有個江白帆,省委辦公廳有個石磊,省財政廳有個劉飛飛。當然了,依我看,你比他們強,比他們實惠。你是董事長,還是縣委副書記。

黑鐵膽說,其實你們家小菁和大軍那才叫發展得好。大軍年輕輕的,就已經是河陽市公安局的副局長了。還有小菁,經商這些年,早就是千萬富翁了。

李大海擺擺手說,他們兩個不行,還很幼稚。

李大海現在怎麼會在這鳳凰山上呢,有必要簡單補充幾句。

李大海在省人民醫院的精神科治療了近三個月的時間后,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李大海便找到省委書記白中傑及省委組織部長羅豐良,訊問組織上對他的職務安置情況。說實在的,李大海僅僅是因為畢業文憑做假的事就被降職,省委也感到很可惜。不久,組織上就恢復了李大海正廳級的待遇。不過,他現在卻無處任職,只好掛在了省委組織部那裡,成為了一名後補的幹部。

白書記通過羅部長向李大海提示,現在還是好好養病,等省政協換屆的時候,讓他擔任副主席,因為李大海畢竟是為山陰市的發展做出過重大貢獻。雖說和他王國慶還不一樣,人家是現在的副省長,他是將來的省政協副主席。

即使是這樣,李大海已經是非常滿足了。畢竟,作為一名副省級的幹部,那在k省這個地方,可是首長埃

自此以後,在精神科別人喊他的元首稱呼就此了結。

李大海是先前的市委書記,也是將來的省政府副主席,他眼下對外還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官稱。不過,他喜歡人家稱他為首長,如同在部隊一樣。

從醫院出來以後,李大海對老伴說他要回老家鳳凰山去住一段。方大姐說要陪他一塊兒去,但被李大海堅決拒絕了。他說他現在又沒有什麼病,只是去散散心。誰也不用陪。沒辦法,方大姐聯繫好車以後,只能讓李大海獨自一人回鳳凰山了。

李大海的老家也在鳳凰山區,不過和王國慶不同,他的家在鳳凰山的北麓。他出生的那個地方就在山陰市青龍縣的青龍鎮。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