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38章 少兒不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8章 少兒不宜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38節第238章少兒不宜

縣長白鵬舉敬酒,你說在座的誰能不喝?誰敢不喝?

來到江一英面前,白鵬舉說道:「請江鎮長賞臉。」

「我哪能和你們老爺們兒比,我用小杯。」她端起自己的門杯,用櫻桃小口泯了一點兒。

白鵬舉說,這可不行,姓江的那不是海量,怕也是江量吧!

江一英拿過酒杯大聲地說,好,我今天就拼一吧了。不過,下不為例,以後任誰再敬,我也不喝了。

白鵬舉說,好,以後的事我不管,先把眼前的手續辦了。

江一英頭一揚,頗為豪氣地就幹了這一大杯酒。

一杯酒下肚,江一英的臉色立馬變得桃花一樣。

輪著小米喝了,白鵬舉笑笑說,小米啊,你今天辛苦了,跑前跑后,又是拍照,又是錄像,我得好好給你敬一杯。

小米端過酒杯激動地說,白縣長,能為領導們服務是我的榮幸。不過,白縣長,我的酒量可不得江鎮長,我……

白鵬舉說,沒問題,你隨便喝,盛下的都是我的。

小米有些撒嬌性質地把杯子里的酒分為兩杯說:「謝謝白縣長,來,碰杯1

兩人碰杯時都爭住讓自己的杯子往下走,以至於酒杯都落到了飯桌的下面。二人的頭就碰在了一起,白鵬舉彎腰時從小米低胸的上衣領口處就看到了兩堆白白的**,又圓又鼓,還像兔子一樣顫動不已。

白鵬舉就感到這酒勁兒一下子就上了頭,眼花耳鳴起來。他直起身忙說道:「都是自己人,哪裡來的這麼多禮數。我幹了。」他心裡想,啥時間一定要將這個小妖精搞到手,這個尤物,真是又聰明又風騷,能幹上她,付出什麼代價都不枉。

接下來的人,根本不用費什麼口舌了,他們對白鵬舉敬的酒那都搶著喝的。

黑鐵膽心中盤算了一下,估計今天白鵬舉已經喝了半斤以上。便說道:「白縣長真是好酒量。」

可能真的是喝的有點高了,白鵬舉毫不謙虛地說,人逢知己千杯少。再說了,我畢竟是船爛還有三千釘,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這時,白鵬舉面前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手機不悅地說:「嗯,嗯嗯,不是給你們交待了嗎,只要不是市裡主要領導找我,你說就說我下鄉了。噢,噢,還是那個上訪的死老頭兒?我不是說過了嗎,這人是一個釘子戶,絕不能縱容,必要的時候要對他採取措施。」他將手機咚地一聲拍在桌子上說:「煩死了。你們看,我又不是信訪局長。」

「進行到哪兒了?」白鵬舉問身旁的黑鐵膽。

黑鐵膽說,你剛敬完酒。

白鵬舉就把酒瓶子往黑鐵膽的面前一推說,鐵膽啊,下面你敬酒。

黑鐵膽說,我就不敬了吧,今天是為老白家的事搞的活動,下面還是讓明遠和東風他們敬酒吧。

白鵬舉說,那可不行,今天中午,咱們這一白一黑可得唱出角。白加黑,才是一個完整的世界。

黑鐵膽說,那行,我也多喝少倒。

黑鐵膽敬酒,自然從白鵬舉那裡開始,白鵬舉很豪爽地接過酒杯一飲而荊

小米看了,不由得鼓起掌來。

這天中午,白鵬舉有些興奮,黑鐵膽敬的酒他喝了,下面,其他人敬的酒他也幹了。特別是兩位女士,他後來還主動出戰碰著喝。

白鵬舉還要和小米猜枚喝酒,小米就對白鵬舉說:「白縣長,我真不會猜枚。」

白鵬舉說,不會猜枚,那咱倆出寶,猜有沒有。」

白鵬舉便擰下一個香煙的過濾嘴說,小米啊,你說,咱倆誰出?

小米接過煙把兒說,我出你猜。

小米出寶果然有兩下子,白鵬舉猜有的時候,她手裡是空的。當白鵬舉猜無的時候,卻偏偏是有。如此下來,24杯酒小米只輸了7杯。這一陣戰罷,白鵬舉的舌頭明顯變大,說話也不是很利索了。

黑鐵膽笑笑說,唉,英雄難過美人關埃

白鵬舉也自嘲地說,不錯,不錯,我這是英雄難過,難過美人,美人關。沒辦法、沒辦法呀!

這一場酒喝下來,黑鐵膽算了算,白鵬舉至少喝有一斤靠上。眼見他連路也走不成了,黑鐵膽與張炎元商量了一下,就安排白鵬舉住在了鳳凰山賓館。

安頓好白鵬舉后,這一幫子人才擠擠扛扛下了樓。

王帥民今天也喝多了,他醉眼迷離地來到總台簽單。一個40出頭、扮相妖冶的少婦馬上跑了過來,拉著王帥民的手嬌滴滴地說:「王書記,你來了,也不給姐聯繫,我好上去給弟兄們敬酒埃」

王帥民一邊用手摩挲著少婦圓滾的屁股,一邊回頭給大家介紹:「這是老闆娘,姓何,大名我也不知道,光知道叫何,何仙姑。」他又低頭對何仙姑說:「這都是我的親人,我哥,我弟,我妹。」

何仙姑便嗲聲嗲氣地說:「唉喲喲,你的這幾位朋友都氣度不凡,肯定大有作為。以後請各位多賞光,這裡就是您們的家,常回家看看。」這何仙姑雲里霧裡說也一大通,又給每個人敬上了一張名片,這才推著王帥民往外走。

「推什麼?讓我簽,簽單。」

「簽什麼簽,要簽就簽姐這臉上。」何仙估便將臉益湊到王帥民的嘴巴前。

「少兒不宜吧。」王帥民一邊說著一邊果真在何仙姑的臉上很響亮地親了一口。在朋友面前,他感到自己很有成就,很有面子。

……

白鵬舉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夜裡十點多鐘了。算了算,他已經睡了六個多鐘頭了。張炎元和小米留在山上照顧他,可吃晚飯的時候,張炎元見他睡得這麼香,也就沒有叫醒他。

白鵬舉打開床頭燈,見上面用煙盒壓了一張紙條。上面寫的內容是,如果他醒了,讓他打一個服務電話,夜宵就會馬上送上來。另外,明天早上8點鐘,張炎元他們會過來和他一道吃早餐,然後可以進山去轉一轉。

這時,白鵬舉仍感到頭有些痛。他就吃了一點放在茶几上的香蕉,這才覺得好受了些。

打按照字條上的電話打了過去,果然一會兒,一個標緻的姑娘就端著一個托盤敲門進來了。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