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39章 欲血沸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9章 欲血沸騰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39節第239章欲血沸騰

白鵬舉縣長抬眼一看,進來的竟然是沙鎮文化站的站長小米。

白鵬舉笑笑說,小米啊,你也沒有下山?

小米說,白縣長,大家讓我留下來好好照顧你。帥民王書記說了,這是我的政治任務。

白鵬舉說,好好,不過,小米啊,辛苦你了。

小米上前一步說,白縣長,看你說的,我又不是外人。

白鵬舉說,好,那以後你就管我叫哥得了。

小米有些激動地說,哥,我一切都聽你的。

小米放了托盤,白鵬舉一看,上面放的是一支雞腿,一塊烤羊排,一瓶酸奶,還有一碗湯,不知是什麼。

小米就說,這是一碗蟲草湯。

因為白鵬舉剛才睡覺時,下面只穿了一件三角褲頭。他只好坐在床上進餐。他看了看小米,發現她並沒有走的意思。

白鵬舉就說:「小米啊,要不,你先回去吧。」

小米說:「哥,我得看著你吃完。」

白鵬舉不由得仔細打量起小米來,小米長得很標緻,身材也很棒,胸部前凸,臀部后翹,眼睛又大又亮,很像是某個明星。噢,對了,蔡依林,絕對像蔡依林。唯一的不同是她要比蔡依林高一些。

白鵬舉只好笑笑說,那行,我就開始吃了。

小米雙手捧著香腮坐在一旁說,哥,你吃,你吃。

因為中午喝酒太多,白鵬舉沒有吃多少東西就沒有胃口了。

在小米的勸說下,白鵬舉總算把那碗蟲草湯給喝完了。

白鵬舉站起身想到衛生間去方便一下,不成想,腳下仍有些發軟。小米看見了,忙上前失著他。

來到衛生間的門前,小米並沒有鬆手的意思。白鵬舉說啥也不讓她進到裡面去。

白鵬舉在衛生間里方便時,感到下面竟有些反應,他就感到很不好意思。

等他打開衛生間房門時,小米已經是半裸狀了。姑娘看了一眼白鵬舉的下面,有一個小帳篷已經撐了起來。

這個時候,白鵬舉的大腦其實仍沒有真正清醒過來。小米伏在他的身邊,輕輕地揉搓著他的小帳篷。白鵬舉感到渾身的熱血都在突突地往下涌。小帳篷突得更遠了。

白鵬舉更遠地將身子突向前面,嘴裡喃喃道:「小米啊,噢,妹子啊1

小米笑了笑說:「哥哥,算你說對了,現在不少人都叫我蔡依林,現在我真正的名字已經沒人叫了。」

白鵬舉神智不清地叫道:「噢,好,好,蔡,蔡,蔡依林1

「蔡依林」就將白鵬舉的褲頭褪到了腳邊,用一雙纖纖細手套弄起他的寶貝來。

白鵬舉一把將「蔡依林」的腦袋摟到自己的跨下,小米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就張開櫻桃水口,一下子就含了進去。

白鵬舉感到一陣天旋地轉,他忍不住噴發了。

……

這天晚上,白鵬舉和小米床上床下弄了好幾次。白鵬舉總是閉著眼睛,叫著蔡依林的名字,好像他真的是在享受超級明星蔡依林在為他服務。

小米聽著蔡依林的名字,一點也不吃醋,她只想服務好白鵬舉這個縣長,並通過白鵬舉來改變自己的命運。

當白鵬舉摟著小米睡下時,已經凌晨兩點多鐘了。

天放亮的時候,白鵬舉又讓小米跪在地上,他從後面又狠狠地幹了一常這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噢,太爽了!

這天晚上,白鵬舉是興奮的,而同住在這鳳凰山賓館里的李大海卻相當鬱悶。

就在這同一個晚上,青龍縣在這裡舉行一個招待酒會,目的是請在外的老鄉們回來聚一聚,為完成市裡定的招商引資任務再衝刺一下。

青龍縣不比西山縣,這裡要窮得多,不過,青龍縣在外邊打拚的人卻並不比西山縣少。據初步統計,軍界少將以上的將軍有六、七個,政界部級以上的有3人,廳級以上的數十人。商界億萬跡千萬級的有上百人。但這次應邀回來的並不多,只有一個退下來的將軍,兩個廳級幹部,十幾個老闆、經理。

會上,老首長李大海碰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但大多叫不上名字。大家對他很客氣,像對待外賓一樣,不卑不亢,不熱不冷,恰到好處。老首長看了看,只有他身邊還專門安排了一個縣委辦的秘書,幾乎是寸步不離,前前後後地為他服務,上個廁所也跟著。老首長很感動,心想同志們到底還沒有忘記我,這次還是我享受的待遇最高埃

這天晚上,還有一個對剛剛成立的「對外聯絡局」剪綵儀式。剪綵的時候,會場氣氛熱烈,被叫到名字的貴賓上台去剪綵。老首長李大海聽不清楚,但據他的經驗,那個老將軍出於禮節應是第一個上台,他則絕對是第二個。果然,老將軍在一片掌聲中健步登上了主席台。

李大海便在一片掌聲中也站了起來,正要邁步時,卻被身邊的秘書死死拉住,並被不動聲色地固在了坐位上。

李大海不解,但抬眼細看,上台的卻是中組部的一位司長。隨後,李大海努力的支起耳朵細聽,但主持人始終沒有念到他的名字。剪綵結束了,李大海心想:縣裡的工作粗心到這種程度,竟漏掉了一個副省級幹部。這是一個嚴重的政治性錯誤埃值得反思。本來自己準備了一個熱情洋溢的講話,質量很高,是要談三點意見的,可惜了。

在酒宴上,書記、縣長輪流給客人敬酒,當他們來到李大海面前時,敬酒環節已近尾聲。

書記說:「老首長氣色不錯,要多休息。」

縣長說:「老首長要多關心、指導我們的工作。」

老首長說:「你們幹得不錯,組織上很滿意。不過,工作上還應再細心一些。細節決定成敗埃」話還沒有說完,但見二人已向別人敬酒去了,老首長的心裡便有些不悅。欠火候,不成熟,政治上。

他對身邊的秘書說:「辦公室既是指揮部,是參謀部,也是後勤部。溝通上下,協調四方,無論是辦文、辦會還是辦事,都要滴水不漏,細之又細。馬虎不得,馬虎不得埃」

秘書一副側耳傾聽的樣子:「那是,那是。」

小姐上菜的時候,很仔細地盯了老首長一眼。老首長也注意到了她,是個小嘴微翹的機靈姑娘。姑娘回到傳菜口,對一個服務生指了一下老首長,服務生便面帶微笑地看著他。老首長挺了挺胸坐直了,心想我在群眾的心目中還是很有威望的嘛,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這天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間,李大海翻天覆地睡不著覺。自己這樣一個剛剛卸任的市委書記,一個即將上任的副省級大員,居然被如此忽視了。

難道,這個世界真的已經發瘋了!?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