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40章 情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0章 情債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40節第240章情債

因為這一天在鳳凰山上自己不是主角,黑鐵膽的酒喝得並不多。

黑鐵膽回到家裡,攤開筆記本卻一個字也寫不出來,因為他想起了白如玉與杜天紅。

這兩個女人對他黑鐵膽實在是太好了,如果她們當中有一個明確表示對他黑鐵膽不放手,那他就真的不好辦了。

因為,他欠著人家的情債呢。

可這兩個女人一聽說他與韓冰訂婚了,都主動撤了出來。

這讓黑鐵膽深感自己是幸福、幸福的,又讓他覺得自己是自私、自我的。

他只能在心裡默默祝願白如玉與杜天紅都能找到一個比他黑鐵膽更合適的對象,還有,如果這輩子白如玉和杜天紅有了什麼困難與問題,他黑鐵膽一定兩肋插刀,眼睛也不會眨一下。

也不知道她們兩個現在過得怎麼樣,黑鐵膽想打電話問問,可說什麼呢?現在這個時候,似乎說啥都是矯情的。因為,他與韓冰馬上就要結婚了。

2002年深秋,韓冰和黑鐵膽的婚禮如期舉行。

兩人決定,婚事絕不張揚。一方面,韓冰的身份特殊,如果大家都知道了,以她省長女兒的身份,那該收多少紅包啊!她可不想為這事給父親韓華華製造麻煩。另一方面,黑鐵膽在西山縣那也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白沙集團的老總、縣委副書記,若是領導、朋友、部下都來捧場,擺上200桌怕也難以承受。如果公開舉行婚禮,是可以收到一筆可觀的禮金,但影響到底不好。因此,兩個人商量到最後,決定悄悄地出去旅行結婚。

到哪裡去呢,韓冰說,還是到人少的地方去。

黑鐵膽說,冰冰,那咱們就到東北去吧,去看看那裡的白山黑水、冰天雪地。

韓冰說,好啊,我最喜歡爬山,東北有大小興安嶺,有長白山,到那裡去,實在是太棒了!

對於韓冰對自己的愛情選擇,老父親韓華華既不表示反對,也不表示支持。說實話,他想讓女兒找一個政府的官員。不過,黑鐵膽作成為一家在型國企的董事長,也配得上他們家韓冰。更主要的是,韓冰對這個黑鐵膽那是情有獨鍾,非他不嫁。作為一個父親,哪怕你是省長,你又能說什麼呢?以韓冰的個性,別說你是省長,你就是總理又能如何呢?

還有一點,韓華華總覺得自己的女兒有些瘋瘋癲癲,人又老大不小了,早就該成家了。

黑鐵膽是不打無準備之仗的。對於這些到東北去,他事前做了精心的準備。一方面通過網路和書籍,他查閱了大量東北的景點介紹以及當地風土人情、特產小吃。另一方面,他又購置了一些必要的外出的物品,比如相機、筆記本電腦、電筒、刀子、帳篷、急救藥品、指南針等。結果,等他著車到省城新州與韓冰會合時,韓冰就笑他是一個鄉巴老,把家當全帶上了。

在與韓冰攜手出行前,黑鐵膽也抽出時間去看了妹妹阿雪。

沒想到,阿雪的住宅居然是一處諾大的別墅,這讓黑鐵膽著實吃驚不校

原來,早在王國慶升任副省長之前,阿雪就被省政法委書記武士龍提前調到了省公安廳。

當時,阿雪這個開心果、性伴侶到省里去,山陽市委書記王國慶書記還真的有一點舍不了。

但他仔細權衡,認為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一方面,在他和山陰市委書記李大海競爭副省長的關鍵時刻,阿雪能攀上武士龍書記,那是對他有好處的。按照慣例,副省級幹部的最後定奪,都是省委常委在一起集體票決。雖然這裡面水分很大,可做的工作很多。但有一位常委能竭盡全力地為自己說話,那對自己來說,可是一種良好的態勢。

另一方面,他考慮到自己和李大海各方面的對比,勝算只能是五五開。他最大的擔心就是和阿雪的這層關係,如果被曝光,那他王國慶就必定是前功盡棄了。現在阿雪離開了他,雖然只是形式上的,但阿雪對他已經不存在威脅了。你想想,追查阿雪勢必要牽涉到武士龍書記,誰還會再查下去呢?

這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阿雪臨行前,王國慶專門來到阿雪的住所,兩個人非常投入地愛了一會。

阿雪同著王國慶的面,將自己脫得一絲不掛。她又命令王國慶道:「哥哥,你也全脫了1

王國慶還真的沒有在阿雪的面前徹底暴露過,這時,他看著阿雪那豐滿多姿的誘人**,感到渾身的熱血都在奔涌。他便對阿雪說:「阿雪啊,哥哥我就交給妹妹了,一切聽任妹妹的擺布了1

阿雪緊緊地擁著王國慶,將自己的舌頭深深地纏入到王國慶的口中,兩個人便瘋狂地親吻起來。過了一會兒,王國慶書記的下面就起了變化,慢慢頂在了阿雪的小腹上。

阿雪便放開王國慶,讓王國慶靠在牆上。她伏下身來,從王國慶的腳趾開始吮起,一點一點地往上親吻。王國慶哪裡受得了如此的刺激,他只好閉著眼睛叫了起來。

當王國慶的下面被阿雪灼熱的櫻桃小口反覆吮吸時,我們的書記大人再也控制不住了,一下子就噴了出來。

王國慶不斷地叫著,嘴裡含糊不清地喃喃著:「阿雪,阿雪,噢,寶貝,寶貝1

當王國慶全身上上下下、前前後後都被阿雪啃食一遍后,他就像是被阿雪抽去了全身的骨頭,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當王國慶想到不久以後,阿雪啃食的將會是省政法委書記武士龍時,他真的心裡有了一股淡淡的醋意。但為了手中的權力,頭上的帽子,一個女人的**又算得了什麼呢。

事畢,兩個人考察赤身擁坐在床上。阿雪給王國慶點了一根煙,自己也叼上了一根。

王國慶說:「阿雪啊,這次你能到省廳去,我很高興。但也真的是舍不了你。」

阿雪說:「哥哥,妹妹我更舍不了你埃」

王國慶說:「不過,從省城到咱山陽,走高速也只不過是三個小時的車程,我們來往還是很方便的。這一處房產已經過戶到你的名下了,這裡就是你的家,你隨時都可以回來。」

阿雪說:「哥哥,我知道。我到了省城,哥哥在省城同樣也有了一個家。一個只屬於咱倆的家。」

兩個人又聊了很久,最後,王國慶又來了興緻。他讓阿雪穿上警察制服趴在沙發上,又從後面幹了一次。王國慶覺得,干一個身穿制服的女人,特別是身穿警服的女人,很能滿足一個男人的佔有慾。

這一次,真的是過癮,非常過癮!

接下來,王國慶對阿雪到省廳、到武士龍書記身邊應該注意的事項一一給她做了交待,又給她留下了一張銀行卡,兩個人才依依不捨地暫時分別了。

是啊,為了更大的利益,只能忍痛讓西施前往吳國,昭君出塞到匈奴、貂禪侍奉董卓老賊了。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