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43章 禪抑或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3章 禪抑或饞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43節第243章禪抑或饞

待黑鐵膽他們坐定后,服務生就給每人上了一杯咖啡。

齊天俊手握咖啡杯問,鐵膽啊,你是啥時候結婚的。上次見面,沒聽你說啊!

黑鐵膽說,齊老師,我和韓冰這是新婚,出來旅行結婚的。

齊天俊高興地說,是嗎?祝賀,祝賀啊!

韓冰笑笑說,多謝齊校長的祝福!

齊天俊說,如果用咱們老百姓俗套的話講,你們兩個那可是天生的一對,地造的一雙啊!誰說老天爺不長眼睛,這一次他老人家看的就挺准。你們兩個這是絕配啊!

黑鐵膽呵呵一笑說,齊老師,我是高攀了。

齊天俊說,鐵膽謙虛了。外在講呢,韓冰是處長,是你董事長,還兼著你們那個縣的縣委副書記。這叫門當戶對。內在講呢,你們兩個都是秀外慧中,一肚子的學問。這叫志同道合。

黑鐵膽笑著對韓冰說,冰冰啊,經齊老師這麼一說,我真的還沒了自卑感呢!

韓冰說,齊校長,這個黑鐵膽可從來也沒有自卑過。狂著呢,你可得多批評他。

齊天俊說,男人嘛,不可無傲氣,但不可無傲骨。鐵膽嘛,可是我最欣賞的學生。

阿雪起身為他們幾個續咖啡,劉天俊也起身說,讓警官服務,不也當啊!

黑鐵膽說,阿雪年齡最小,她服務也是應該的。

齊天俊看了看阿雪的肩章說,阿雪年紀雖小可不一般,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肩花是兩杠一星,那就是三級警督了。在警隊中,這已經是處級幹部了。了不得,不得了。還有韓處長,還有鐵膽你,你們三個可都是處級幹部。你們一家子可是厲害了!

黑鐵膽笑著說,我們三個處級也頂不住齊老師你一個廳級啊!冰冰,阿雪,你們還不知道吧。上次,省里選拔副省長那次,齊校長就是內定的一名候選人。本來希望很大,可是後來他卻主動退出了。

韓冰說,是嗎?還是齊校長的心胸寬啊!

齊天俊笑笑說,鐵膽啊,現在看來,我當初的選擇是極為正確的。你們說,官,當多大算大?我是教授,是博導,我喜歡的是讀書、思考、寫作,喜歡的是與像鐵膽這樣優秀的學子們交流。你們看,我現在的工作和生活很有規律,也比較悠閑。我對自己的生存狀態非常滿意。換一個角度去想,我估計我們的王國慶省長就遠沒有我這麼自由和舒心了。咱們知道,**的幹部整天忙得很,不是會客就是開會,想靜一靜,放鬆一下,就成了一種奢望。這是一種無奈,也是一種悲哀。

因為齊天俊不知道阿雪與王國慶副省長的特殊關係,黑鐵膽怕他再說一些對王國慶不滿的話來,就岔開道,是啊,齊老師常教導我們說,寧靜致遠,淡泊明志。他不僅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學校上上下下對齊老師的人格與學問都極為欽佩。

齊天俊擺擺手說,這也沒什麼。我覺得教書就如同老農們耕作,安心播種就行。別的事,比如當官,因為咱不懂啊,咱為何要去湊那個熱鬧呢?

韓冰說,說的好,人這一輩子能幹成一件自己心儀的事情就很偉大。

齊天俊說,韓處長這話我愛聽。

黑鐵膽說,我常對集團的員工講,做人要做大寫的人。在我的心目中,齊老師就是大寫的人。

齊天俊說,過獎了,過獎了,我只是做了我應當做的事,過了我應當過的生活。如此而已!鐵膽啊,我事先不知道你和韓處長結婚,在你們這大喜的日子裡,我也沒有備下禮物,實在是不好意思。這樣吧,我剛出版了一部新書《詩意的禪宗》,就送給你們,權作你們新婚的禮物。

韓冰說,齊校長,這可比送紅包更有價值啊!

齊天俊就從公文包里掏出三本還散發著墨香的書本,在座的三個人每人一本。

齊天俊拿出鋼筆,在給黑鐵膽及韓冰的書籍的扉頁上用瀟洒的草書寫道:賀鐵膽及韓冰新婚誌喜,願絕世雙碧珠聯璧合攜手同走人生路!齊天俊書於壬午年暮秋。

齊天俊在送給阿雪的書上寫道:阿雪警官雅正!

韓冰翻了翻書說,好,好書啊!

齊天俊有些自得地說,我也希望人們都能過上一種禪意般的詩意生活。

韓冰說,就是,眼下的人們太浮躁了。

齊天俊看了看阿雪說,阿雪警官,能不能留個電話,我在公安系統的朋友太少,辦事很不方便。

阿雪笑了笑說,齊校長,你找到了我鐵膽哥,就能找到我了。

阿雪的心裡在笑,什麼詩意的禪宗?看你色迷迷眼中帶鉤的樣子,簡直就是屎意的饞宗。想要我的手機號碼,做夢去吧!饞死你!

齊天俊有些尷尬地說,好好,有事我就找鐵膽了。

這時,阿雪也掏出了一個精緻的盒子對韓冰說,嫂子,一件小禮物,不成敬意,祝福你們了。

韓冰打開一看,頓覺眼前一亮,原來是一顆璀璨的裸鑽,足足有3克拉。

韓冰往阿雪的身前推了推說,阿雪啊,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阿雪笑笑說,嫂子,你們大喜的日子,作為妹妹,總得表示一點心意吧!

黑鐵膽說,冰冰啊,這是阿雪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韓冰伸開手指對阿雪說,阿雪啊,你看,你哥送給我的結婚鑽戒,你看,上面的這顆鑽石只有0.3克拉。還自稱是資本家呢,這也太摳門了。

阿雪說,就是,把這一顆換上去。

黑鐵膽笑笑說,乖乖,阿雪送的原來是一顆鑽石啊!這麼大,是我送給你嫂子的10倍了。還真是,我也太摳門了。不過,冰冰啊,我這可是千里送鵝毛,禮輕人意重。

韓冰說,算了吧,阿雪這才是禮重人意更重。你說是不是?

黑鐵膽說,是是是,就是。

阿雪也笑笑說,哥,就你送的這鑽戒,我嫂子也答應嫁給你了。這,這也太便宜你了。

韓冰說,就是,我算是被這個黑鐵膽給騙苦了。

黑鐵膽說,齊老師,你看,這一個冰,一個雪,聯起手來,我一下子就掉進冰雪世界里了。我,我現在可是渾身冰涼埃

齊天俊說,看看你們幾個年輕人又說又笑的,我真的覺得自己是老了。

黑鐵膽說,哪裡,哪裡,齊老師,用咱們學哲學的人眼光來看,青春更多的是一種精神。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