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44章 客座教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4章 客座教授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44節第244章客座教授

阿雪現在雖然已經相當有錢了,不過,黑鐵膽見她的腕子上仍戴著黑鐵膽當年送經她的那副玉鐲,這讓黑鐵膽覺得阿雪對他這個不稱職的哥哥還是蠻在乎的。

在阿雪的張羅下,大家在一起又喝了一會兒咖啡,服務生就按每個人的吩咐端上來了西餐。佐餐的是法國波爾多藍山酒庄30年的紅葡萄酒。

韓冰品了一口紅酒說,阿雪啊,這可是好酒,我已經很久沒有喝到這麼醇正的紅酒了。

阿雪笑笑說,嫂子,只要你喜歡就好。

看阿雪與韓冰聊得挺投機,黑鐵膽感到很是欣慰。

大家便吃便聊,氣氛越發活躍。

齊天俊說,鐵膽啊,明年夏天你就能拿到博士畢業證書了。我想你畢業后,咱們新州大學聘請你做客座教授,不知你意下如何?

黑鐵膽笑笑說,齊老師,不妥吧,我的第一學歷才是中專,如何能當教授?

齊天俊說,你的第一學歷是中專不假,但你馬上就要拿到博士畢業證書了,到時候,你就是名副其實的博士。其實,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國企的董事長,以你的經歷和閱歷,以你的眼光和休養,遠比其它博士更有真知灼見。我相信,你如果到大家搞講座,肯定比我更受歡迎。

韓冰說,齊校長,怎麼可能呢?

齊天俊說,鐵膽既有理論造詣,又有實戰經驗,他的課肯定受大學生們的追捧。

韓冰說,齊校長,你說這黑鐵膽還真可以站到三尺講台上。

齊天俊說,那是當然。

黑鐵膽也笑笑說,那好,如果咱們新州大學還看得上我,我就來做客座教授。

齊天俊說,就這麼定了。

韓冰端起酒杯調皮地說,做夢也沒有想到,我的老公居然是教授。來,為我們的黑大教授干一杯!

齊天俊也高興地說,就是,來,干一杯!

黑鐵膽說,好,好,哪一天我失業了,我就去教書。

齊天俊說,教書是一種開心的職業,不管別人怎麼看,反正我是離不開這一行了。人人都說當官好,但上次和我一道競爭副省長職位的那個李大海。對,就是原山陰市委書記李大海,因為在競爭中落敗,聽說被送進了瘋人院。你們說,這了當個副省長,把自己變成了神經病,這值不值?!

韓冰說,現在的社會是價值多元化,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但我是支持咱們齊校長的。

黑鐵膽說,那當然,我也支持。

阿雪笑了笑沒有吱聲。

齊天俊又說,阿雪警官如果有時間也可以到我們大學去講講課,現在的大學生雖然自視甚高,卻沒有多少自我保護的意識和辦法。鐵膽啊,想必你也聽說了。咱們英語系的那個博士生,對,就是小英,居然被一名不識字的鄉下姑娘販賣到了深山老林里。悲哀啊!

見韓冰與阿雪都有些愕然,黑鐵膽就解釋說,那個小英,是被人販子以到農村考察支教為由頭騙走的。到了那裡,小姑娘,就是那個人販子就以3000塊錢的價格把她買給了一位50多歲的放羊老漢。

阿雪問,還有這種事?怎麼沒見報道呢?

黑鐵膽笑笑說,這種事,沒法見報埃學校丟不起這個人。一個博士被一個文盲拐賣,天下奇談啊!

韓冰有些憂心地說,是啊,是得加強對大學生們的綜合教育。一個人才,不單單是他的分數與專業技能。

齊天俊說,就是,就是,因此我想邀請阿雪警官在方便的時候,不妨到大學里去講一講。

阿雪笑笑說,我是不行的,沒有這個水平。但齊校長如果有要求,我們省廳會派專家去的。

齊天俊連聲說好。

阿雪問,齊校長,我也想弄一張本科的文憑,但我的基礎太差,不知道能不能在短期內取得咱們新州大學的本科文憑。

齊天俊說,咱們學校採用的是學分制,只要你的學分累計夠了,就能結業。也就是說,你如果在一年內把學分積累夠,就能拿到本科文憑。

阿雪說,噢,是這樣啊!

齊天俊說,阿雪啊,以你的冰雪聰明,拿到一張本科文憑根本不成問題。

阿雪說,好,我如果想繼續讀書,那就要麻煩齊校長了。

齊天俊笑笑說,哪裡話,我們大學啥都怕,就是不怕有學生來求學。

黑鐵膽說,說的好。

這頓飯,因為開心,他們幾個在8號包間里坐的時間相當長。

分手以後,黑鐵膽與韓冰在新州稍作停頓,兩個人就乘火車一路向北。

到北京后,他們又停留了幾天。

黑鐵膽並沒有陪著韓冰去逛頤和園,也沒有陪著她去爬長城,而是一頭扎進了酒類批發市場,高、中、低檔酒樓、賓館,他在調研白沙老酒的市場佔有率,以及人們對白酒口感、質量、檔次、品味的新追求。

後來,他才通知了白沙集團駐京辦主任李秋水,想聽取一下近期白沙老酒在華北地區的銷售情況。

黑鐵膽對韓冰說,秋水是當初我們醉八仙的老小,是八妹。

李秋水上前拉住韓冰的手說,嫂子真漂亮!

韓冰說,秋水才是真漂亮,我嘛,算是一般般吧!

兩個女人互相誇了一般,李秋水就開始彙報工作了。

她興奮地說,黑總,經過努力,在整個華北地區,我們的白沙老酒已經成為8個地級市的政府接待用酒,而整個華北地區一年的銷額已經突破了20個億。

黑鐵膽聽罷高興地說,秋水啊,你乾的不錯,你是我們白沙集團的中堅和驕傲。你的辦法最多,他們把你稱為「酒妖」,你是實至名歸。

李秋水笑笑說,黑總,其實,我做的還很不夠。白沙老酒在華北地區的佔有率還可以進一步提升。

黑鐵膽說,已經很不錯了,也不要把自己的神經的那麼緊,市場營銷是一場不見硝煙的持久戰。以後嘛,在鞏固中逐步提高就行了。

李秋水說,好的,黑總。

韓冰在一旁打趣說,我說你咋這麼漂亮呢,原來是酒妖啊!

有一次在吃飯的時候,李秋水還請到了一位身份有些神秘的客人來陪黑鐵膽。

這位客人叫任我行,據說是中央某位領導的妻弟。

其實上次在白沙集團,黑鐵膽與任我行已經有過接觸。

nul